舞若小说网

第七章 睚眦必报

  沈芣苡深知这李黎书肯定要为难她一番,她可是出了名的睚眦必报。
  于是,她被带着去了李黎书的院子,还没走近就看到了门前的那块牌匾“黎苑”。这李黎书是有多喜欢这“黎”字,名字里有,院子名里也有,就连她那边剑都以“寒黎”为名。
  “沈小姐,我家小姐还在里面等你。”见沈芣苡看着那牌匾不动,那侍女不得不提醒她。
  进了院子,里面的陈设倒也简单雅致,和李黎书的形象颇不符。踏进那间主屋,李黎书就坐在正面的长桌前等着她。她什么话也不说,似乎在等着沈芣苡行礼。那她可真是想错了。
  “算了吧,我那一鞭可是只用了三成力。”说着就转身要走,“看来李小姐是没有其他事了,我就不打扰了。”
  “沈小姐,你可知如今家父在哪?”沈芣苡不理她,她就继续道,“帝都山出了动乱,各世家家主都已经聚齐在帝都山了。”
  “沈小姐,听闻你颇擅茶道,今日请你前来,还请你露一手,也让我尝尝呢。”见沈芣苡站在面前,不行礼也不说话,她只好先开口。
  “我的茶太烈,不适合李小姐这样柔媚的女子。”李黎书第一次听到有人这样说她,看来她是遇到对手了。“沈小姐的鞭子都挨下来了,我定是受得住的。沈小姐,请吧。”
  “我们又不是有意要去那禁地,是有人设计让我们误入的。还有那奢比怎么会在你家禁地之中......”听到奢比,李黎书有些诧异,立刻又平静下来,站起来,打断沈芣苡。
  “我们李氏的规矩是,不得令入禁地者废双脚。”李黎书一直笑着,就好像从她口中说出的要毁别人双脚是件多美好的事情。“就算你们是无意,可我遵父命守家,对他们‘盘问’也是合理的。”
  “李小姐可还有别的事?”
  “沈小姐可知,此刻这李氏府邸中是谁做主?”见沈芣苡停了脚步,她接着道,“这沈公子和陆小公子因你擅闯我家禁地,着实应该受到一些惩罚。”
  “李黎书!”沈芣苡转身就看见李黎书站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满脸笑容,勾人得很。
  “陆氏不能动,但是沈氏嘛,蛮夷而已。少了一个弟子,大家也不会有疑议。”
  “你要问便问,事实如此。”
  “只是不知那野小子受不受得住一些刑罚。”
  李黎书拿起鞭子,细细地看,“我原以为是什么上品武器,没想到啊,我李黎书居然被一条普普通通的鞭子打伤了。这样看来,这条鞭子我是不能留它在这世间了。”
  “你不准动它。”沈芣苡开始挣扎,链子被带得发出刺耳的响声。却没有半分作用,手上的链子还更加紧了。
  沈芣苡化出鞭子,正想要动手,这屋顶上不知哪里窜出两条大粗链子,牢牢锁住了她的手。她竟然一点力都使不出来。
  “沈小姐,这里是李氏,容不得你随便放肆。”李黎书走了过来,抢过了她手中的鞭子。“就是这鞭子打伤了我。”
  沈芣苡挨了四鞭,硬撑着一声没吭。这女子下手可真重啊。
  “李小姐打也打了,可还满意?”
  “我也只是开个玩笑罢了。你打了我,我打回去便是了。何苦拿这鞭子撒气。”说罢,李黎书拿着鞭子朝着沈芣苡的手狠狠地甩了下去。
  皮开肉绽。接着,她又狠狠挥了三鞭。都是右手上,只因沈芣苡伤她的也是右手。
  “小平,送沈小姐回住处吧。”刚才的那侍女立刻站出来。
  “不必。”她还是去牢里找沈曦和陆归时吧。
  “自是十分满意,可惜没喝到沈小姐的茶。”一边说,一边把鞭子塞回沈芣苡手中。
  随即,那链子就撤了。沈芣苡踉跄了一下,立即站稳,道,“若李小姐无事,我便不打扰了。”说罢,收了鞭子,就再次往外走。
  沈芣苡觉得他们都快走出李氏府邸了,那侍女小平还是没有停下脚步,她也只好跟着。终于,到了一处偏远,看起来有些废弃的院子,小平这才停下脚步开口道,“到了。天色不早了,沈小姐早些休息吧。”说罢,便走开了。
  推开门,沈氏的子弟们正忙着打扫呢。许是住惯了蛮夷铜陵,沈氏子弟倒是也没有抱怨。见她回来了,几个弟子迎上来,“小姐,你回来了,没事吧?”
  “现在误会解开了,我这就叫人去放了沈公子和陆公子。”这李黎书也太善变了,“沈小姐还是随着小平去吧,不然父亲知道了,怕是要怪罪我了。”
  她都要说放了他们,沈芣苡也只好跟着小平去住处。人在房檐下,不得不低头;况且这屋檐还是李氏的。
  “那肯定收拾好了,这边。”说着,一个女弟子带着沈芣苡去了一间还比较大的房子。“行李都放在柜子里了,小姐是要先休息一会吗?”
  “嗯嗯,真是辛苦你们啦。你们也不用打扫得那么干净了,白白的便宜了李氏,还不如好好休息呢。”
  “没事,辛苦你们了。沈曦一会也就回来了。只是这李氏欺人太甚,看我以后怎么捉弄她!”沈芣苡换回平日里回他们一起调皮的模样,不想让他们担心。
  “那是,可别忘了带上我们!”那些弟子和沈芣苡相处得很好,此时也是口无遮拦。“那要看你有没有把本小姐的房子收拾干净了。”她现在很急,她还要换一身衣服。
  等到沈曦回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他对着沈芣苡免不了又是一番询问。那李氏怎么会如此轻易就放了他们。
  沈芣苡才随着那侍女去了没多久,他们就被放了出来。又被带着回了住处。
  “是。”说罢,那弟子就出了房门。
  沈芣苡这才放开一直用袖子遮盖着的手,小臂上四条整整齐齐的伤口。这衣服也是不能再穿了。
  “大师兄......”这时,一弟子匆忙来找沈曦,沈芣苡正好寻了这空当,赶紧跑出房子,飞身跃上了屋顶。她决定去找陆归时那小子。
  当她站在陆氏住处的屋顶上时,陆归时和陆即墨正坐在亭子中,谁也不理谁。她可不想惹陆即墨,于是坐下来,静静看着那两人。后来,又来了几个弟子,跪在亭子面前。接着又有几个弟子过来,手里拿着鞭子,开始往跪着的弟子身上抽。他们肯定是做错了什么惹恼了陆即墨吧,幸好刚才她没有冒冒失失地下去找陆归时。
  “她嘛,不就是一女子罢了,能把我怎么样,拜礼在即,她也不敢怎么样的。”沈芣苡已经说了不会多少遍了,沈曦还是觉得不对。她连衣服都换了一身。“女孩子嘛,爱美不行吗?”
  沈曦无奈,他拿她真是没办法。
  就在沈芣苡两眼皮开始打架时,身旁响起了声音,“在这屋顶上坐这么久,你也不嫌累。”
  是陆归时,不知何时他已经坐在了屋顶上。“累啊,可你哥更不好惹。”陆归时笑笑。“你来做什么?”
  “我来给你赔个不是。”说着,沈芣苡起身给陆归时行了个礼。“我只是不愿意别人看不起我,一时着急忘了别人也不希望我看起他。”
  “看不出来你还有这番觉悟?”陆归时只是在一旁笑着说。沈芣苡走到离他近一点的地方又坐下来,“我沈芣苡可和一般人不一样,怎么样,要不要考虑和我做朋友?”
  陆归时不说话,还是笑着,似乎真的是在考虑。“那就这样定了,走,我请你喝茶去。”沈芣苡不等陆归时说话,伸手就去拉他。这一伸出右手,她就后悔了,疼!她还不能表现出来,要不是以前被罚得多了,她可真忍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