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三章 相伴而行

  等沈芣苡和沈曦二人回到客栈,那里早换上了一幅热闹的景象。不仅沈氏,林氏和陆氏都在。各自占据了一方座位。
  “师兄,小姐。”沈氏弟子见两人进来,纷纷站起来行礼。沈芣苡明明和他们讲过的,出了铜陵就随性一些,不必时时刻刻记着舅舅的那些礼教唠叨。这一行人行礼,确实有点起眼,弄得沈芣苡不知道怎么办。这些人也真是的,肯定是看见沈曦才这样的,否则平日里和自己玩得哪里会知道什么礼教。都怪沈曦平日里和舅舅一个样,大概是个翻版舅舅。
  于是,沈芣苡转向陆氏那边,正准备行个礼再拒绝他的“好意”呢。沈曦就抢在他之前开口了:“也好。我家师妹性子活泼这一路上多个朋友也是好的。”
  哈?性子活泼?多个朋友?也是好的?沈曦这番话可把沈芣苡惊到了,一向喜欢安安静静的沈曦居然就这样答应一起走了?
  “那我也要凑一凑这热闹了。”林子言也来了,啊,这下好了,这一路上,最不缺的就怕是热闹了。就是苦了自己,要在这众人面前“端端正正”的。
  “嗯,那这便启程吧。”翻版舅舅果然还是看重这一套的。
  “沈兄,要不一起走吧?”这沈氏一众弟子还没反应呢,陆归时这小子就在后面道,“这马上就要到栾城了,你看我们遇都遇到了。是吧,兄长?”他边说还便看向陆即墨,像是征求他的意见。那一声“兄长”听起来也是别有意味。他那兄长也不回应他,只是冲着沈曦端正地点了个头。
  回想昨天他说话时的表情和语气,沈芣苡可是看出来了,那是他让他哥给他说话呢,才不是征求什么意见。拉上那么多人一起走,他肯定是想要干些什么。
  可沈芣苡觉得沈曦是特别的。他不像陆即墨那样难以接近,他只是对旁人话少,在铜陵他还是那个关心众子弟的大师兄。而且沈曦可比陆即墨笑得多了。
  果然,林子言那家伙和陆即墨聊天不成,又不敢去招惹陆归时,这不就雄赳赳气昂昂地朝着自己来了嘛。沈芣苡还没想好怎么与他周旋呢,要是他听出自己的声音怎么办。
  这时,一袭蓝衣急忙走到自己前面,拦住了林子言。是沈曦。沈芣苡记得以前他从不穿蓝色的衣服的。只是这次拜礼沈氏一族总得穿得整齐一些,也不知道怎么就定了这蓝色,她还以为舅舅会让他们跟着沈曦穿得一样呢。
  沈芣苡侧头去看沈曦,后者却像是做了什么坏事似的,也不看她。
  “也好?”也好?陆即墨这说话的语气怎么跟沈曦一个样?都不知道拒绝一下吗?林子言这人不是离他越远越好吗?怎么一个个都答应了呢?沈芣苡觉得出了这铜陵,真是事事物物都奇奇怪怪的。不过好像有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也挺好的,就比如街上的卖的糖人,就很好看又很好吃。
  反正无论怎么样,三路人还是一起继续向前路出发了。一路上倒也没有发生什么事情。林子言刚开始还一直想和陆即墨搭话,可没聊几句,也就默默退后了。想必和一个话少的人聊也是很难啊。就比如沈曦。沈芣苡一直觉得沈曦和陆即墨这两人有些地方真是像啊。特别是他两人说话,若是一起聊天......
  沈芣苡听着这话,心里默默笑他。
  “师哥,拜礼过后,我也能和你们一起去修灵了吧?”听见沈芣苡叫自己师哥,沈曦倒是一惊,这是她第二次这样叫自己。“可以。”听到肯定答案,沈芣苡真是掩不住地高兴。
  这修仙之人有了一定的能力,就会去降服作祟的妖魔鬼怪,来提高自己的灵力,称之修灵。沈芣苡觉得这名字起得真是不好,不就是打打杀杀嘛,和“修灵”这两字一点不符。
  他总是穿着褐色的衣服,沈芣苡还经常嘲笑他就快和铜陵的土混为一体了。幸好啊,舅舅眼光还是不错的。
  “林公子。”沈曦率先开了口。怕是没想到沈曦会突然冒出来,又想到沈曦说话和陆即墨一个样,林子言也只能是讪讪地走开了。
  “我总觉得接下来的路不太好走,所以......”沈曦见林子言走开,放慢了脚步,等到沈芣苡走到自己身前了,又跟上步伐,话说到一半,又不知道怎么接,“你要是不喜欢,我便陪你走在这后边。”生硬地转了个弯。明明不喜欢热闹的是他吧?
  阿爹那次也是心狠,她躺了半月,他也不来看她。后来她去看他,他也不见她,足足过了两月,这事才算过去。至此,她再也不敢说要去修灵。
  后来就连沈曦也很少去了。不过这次拜礼出发之前,舅舅答应她,等她回铜陵,就让沈曦带着她去修灵。
  “芣苡?”沈曦看着身旁这个小师妹,走着路也能分心去想别的事。“啊?”突然从思绪中拉回来,沈芣苡还没反应过来呢,沈曦又道,“看路。”沈芣苡听到这话,就知道沈曦肯定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了,真是的,在他面前,自己就是个透明人。
  自己一直都很想和沈曦他们一起去,可偏偏舅舅每次都不许。她还偷偷跟去过,她还没见到什么呢,就被沈曦抓了回去。被抓回去也就罢了,一向严厉的舅舅还没发火呢。自己就被阿爹罚去断崖那跪一天。
  那天真是奇怪,阿爹对她从来都是温温和和的,他也不管这修仙之事。自己不过就是偷偷跟着沈曦下山去修灵嘛,而且她还没怎么样呢,就被罚了。那断崖上是真的很冷,风吹着,就像是要把人的骨头都剔出来。不过她肯定没跪满一天——沈曦趁着看管的人不注意,给她出了个馊主意,让她装晕。果然有效。虽然没跪满一天,但是那次以后她却再也不敢偷偷跟着去了。
  因为后来沈曦也被罚去断崖那跪了一天,不过他倒是真的足足跪了一天一夜。她那时哭着喊着求舅舅不要再罚她的师哥了,舅舅也不理她,径直去闭关了。她就跑去断崖那陪着他。跪着跪着,她是真的晕了。将她送回房间,他就又被阿爹赶去罚跪。
  “我不会骗你,而且,我只被罚过那一次。”说罢,沈曦还笑了笑他的小师妹,似乎在说,看吧,我可优秀了,一般是不会被罚的。“沈曦,你少来,舅舅平日里对你可是最严厉的,我就不信你没被他罚过!”确实啊,舅舅平日里对沈曦那可真是严厉,沈曦总会犯错吧,那舅舅肯定会重重罚他。
  沈曦也不反驳,也不看她,任凭她在记忆里搜索他被罚的事。但好像,就真的只有那一次。
  “哼。”没记起沈曦被罚的经历,沈芣苡倒是想到了很多自己被罚的经历。比如,打碎了阿爹心爱的茶具,被罚去抄百遍茶经;弄丢了舅舅刚淬炼出的一张弓,被罚去禁闭半月;打伤了自家的弟子,挨了棍罚二十......好像自己混得不太好啊!
  “沈曦,那次你真的在断崖上跪了一天一夜吗?”
  “嗯,确实。”
  “你是不是骗我呢,你怎么知道我说的是哪次?”她偏是要故意激一激沈曦。
  “确实。”
  跟着沈曦走上前的林子言听得云里雾里的。去往栾城就是这条路啊,哪里不对了,这么多人都没看出来,这两人是从哪里看出的不对?
  “陆兄,你怎么看?”知道自己跟不上那两人的节奏,林子言又把目光投向了陆即墨旁边的陆归时。“我看呐,我们走了这么久,按道理来说这里离栾城应该很近了,但我们却连人影都没见到,确实有些奇怪。”
  “停!”沈芣苡正想和沈曦来一番辩驳呢,就被走在前面的陆即墨震慑住了。这声音倒是不大,但很有穿透力。这一路走得好好的,怎么会突然停下来。“你先在这等一下,我去看看。”说罢,沈曦便朝前面的陆即墨走去。两个话少的人要怎么交流呢?
  “陆公子,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无事,只是这路不太对。”
  突然大家都安静了。可以听见的,就只有身旁之人的呼吸声。
  只见陆即墨拔剑向空中劈去,仅仅一瞬,周围的景象都变了。他们竟是到了一片密林里。这下好了,三大世家的人都进了幻境还不自知,如今这是在哪也不知道了。这要是传出去,那真的丢尽脸面了。不过,这时怕是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各家子弟见这般景象都慌了神。原本走的阳光道,怎会一下子就变成了不见天日的密林,还阴森森的,真是晦气!
  林子言听到陆归时这样说,也回想一路上确实没遇到任何人,“那便是我们走错路了。”
  沈芣苡听此真觉得好笑,走错路这么多人会发现不了?
  “林子言你怕是想得太简单了吧?”陆归时倒也不怕林子言,直截了当就否定了他的说法。“那......”林子言也反应过来了,这去栾城的路他也不是第一次走。
  “林公子,我们三家都入了这幻境,想来也不会是自己人动的手脚。”不想让林子言闹事,沈曦只好耐心提醒他。
  “管他是谁!竟然敢给我下招数!”真是脾气大。
  “我们无人察觉,那人定是不容小觑的。但这么久了,他也没什么动作。我们小心些,先找路出去就是了。”还是沈曦脾性好。
  沈曦不动声色地走回到沈芣苡身边。陆归时看着他的小动作,忍不住道,“沈曦,你也太护短了吧。”嗯?护短?沈芣苡不服,什么叫护短啊?
  “自家师妹,自是要护着的。”沈芣苡真的要郁闷了。两人说话,中刀的却是自己。
  “这是谁做的把戏,耽误了拜礼,谁能担当得起!”
  “沈曦分析的倒也没错,那就找路吧。”说着,林子言就带着自己子弟往南边去了。
  “芣苡,我们走这边。”沈曦也引着自家子弟去了北边。
  “沈兄,那我们一起吧。”又来了,陆归时就不能跟着林子言去吗,这一路上,为了舅舅说的那些规规矩矩,沈芣苡可是一路上都端端正正的,不敢像平日里那般撒野。“林子言,你确定要去那边吗?”自己跟着不够,陆归时还要喊上林子言。
  那边的林子言犹豫了一会,觉得自己好歹也是林氏的公子,怎可以被旁人左右。于是,还是带着自家子弟去了南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