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京海风云 第十七章 似花非花

  宋家父子从那神秘女子的房间出来以后,便直接返回了自己的房间,看两人的神情,明显还有些惊魂未定。
  不过一会儿的功夫,整整两大瓶的烧酒下肚,却依旧没能把刚才在神秘女子房中所受的惊吓给压下去。
  而那神秘女子,在和宋家父子碰面之后,就化作了一团青烟消散而去,不知所踪。
  ……
  就在神秘女子消失后不久,一个星辰阁侍者来到接引使者的房间,恭敬的行了一礼,说道:
  “大人!”
  接引使者把玩着手里的青玉茶壶,语气平淡的问道:“人走了?”
  侍者恭声道:“是的,大人。”
  接引使者冷笑一声,说道:
  “这次阁主故意将那件东西的消息散播出去,就是想钓他们出来,没想到啊,他们的胆子居然这么小,外面那些客人呢,如何了?”
  侍者说道:“外面的客人似乎也已经有所察觉了,我们……?”
  接引使者罢了罢手,说道:“你先下去吧,我亲自去解释。”
  “是,大人。”
  ……
  ……
  “奇怪,不是说十里封禁的吗,怎么这船飞了这么久,还没到地方?”
  “是啊,巡天舰号称世间最快的战船,按理说,应该早就到了啊!”
  “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
  从上船开始一直到现在,已经过去了整整两个小时,不过短短十公里的路程,以巡天舰的速度,怎么可能这么久还没到?
  陈西臣和黄小晨从中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味道。
  “不应该啊,难不成真出什么事儿了?”陈西臣有些纳闷的说道。
  不仅是陈西臣和黄小晨,随着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感觉到不对劲了。
  看着陈西臣和黄小晨一脸担忧的样子,陆长生笑了笑,说道:
  “没事的,你们就不要自己吓自己了。”
  “不是啊!”
  黄小晨指了指自己手机屏幕上的时间,说道:
  “你看我们都在船上待了两个多小时了,不会是雾太大,连星辰阁的人自己都迷路了吧?”
  星辰阁的人,开着自家的战船,然后在自家布下的阵法结界里迷路了,这话说出去,恐怕就连三岁小孩儿都不会信吧。
  这要是被外面的人听见,非得笑掉大牙不可!
  陆长生摇了摇头,说道:
  “花非花,雾非雾。
  夜半来,天明去。
  来如春梦不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
  “你够了哈!”
  都这个时候了,陆长生居然还有心情吟诗,黄小晨有些生气的说道:
  “能不能说点儿有用的了?”
  陆长生悻悻的摆了摆手,说道:“放心吧,没事的,只不过,我们要去的地方变了而已。”
  陈西臣闻言,有些疑惑的问道:“那我们现在是去哪儿?”
  陆长生看着船外雾茫茫的那片天空,叹了口气,说道:“星辰阁,总阁!”
  “……”
  陈西臣看着陆长生,被震惊的说不出话。
  黄小晨虽然不知道星辰阁总阁代表着什么,但却依旧有些惊讶,问道:
  “你怎么知道的?”
  陆长生摇了摇头,也不解释,微笑着说道:“你马上就知道了。”
  他的话音刚落,接引使者那略显苍老的声音便突然在巡天舰内响起。
  “诸位,安静!由于这次拍卖会拍品的特殊性,阁主特意将此次拍卖会的地点改为在我星辰阁总阁进行,请各位贵客耐心等待,不要着急,还有半个小时,我们就能着陆了!”
  “……”
  “我们这是要去星辰阁总阁吗?”
  “没骗人吧,星辰阁总阁!”
  “哈哈哈,这次回去,够我吹一辈子了,那可是星辰阁总阁啊!”
  听到这个消息,人群中的议论声顿时更为激烈了。
  星辰阁身为天下第一阁,也是异人界最神秘的势力,其总阁所在,除了星辰阁中人,异人界中知晓的不会超过三个人。
  数万年来,从没有人找到过星辰阁总阁的位置,更没有听说过任何有关星辰阁总阁的消息。
  即便是如今以尽知天下事而著称的天机堂内也没有半点关于星辰阁总阁的情报。
  这简直令人觉得匪夷所思!
  陆长生扫了一眼黄小晨两人,发现他们正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看着自己,顿时笑了笑,说道:
  “你们不用这么看着我,没什么好奇怪的,花非花,雾非雾,似花而非花,似雾而非雾,从这片大雾,其实就能猜出大概了!”
  “这十里雾海,并非只是封禁十里那么简单,以雾海为引,开启一条通往星辰阁的空间通道,这可是大神通,看来花非花的实力又精进不少啊!”
  黄小晨闻言,有些疑惑的问道:“花非花,是个人名吗?”
  “星辰阁总阁主,花非花!”
  回答黄小晨疑问的,不是陆长生,而是陈西臣。
  对于花非花这个名字,恐怕异人界没有谁不知道吧。
  只不过,除了星辰阁总阁主的身份,世间有关于花非花的消息实在是少的可怜。
  作为天下第一神秘势力的主人,花非花的神秘还要更甚。
  “你究竟是什么人?”
  陈西臣看向陆长生,一脸郑重的问道。
  这个问题,他已经问过陆长生很多次了。
  在小语烤鱼店里,刚认识的时候,他就问陆长生是谁,陆长生说,我只是个来吃烤鱼的路人。
  后来,陆长生告诉他冰魂果的事,他又问了陆长生同样的问题,陆长生还是没有回答。
  再后来,陆长生从黄家回来的那天晚上,当他听说了在黄家大院里发生的一切,听到了幻灵草,他又把那个问题问了一遍,陆长生依旧没有回答。
  今天,当陆长生拿出紫金卡的时候,他再次问了这个问题……
  但这些都不重要,因为这些都只不过是陈西臣好奇之下才问的,至于能不能得到答案,这都不重要,他也根本不在乎!
  可现在不同,花非花不是冰魂果,不是幻灵草,更不是一张紫金卡能够比拟的。
  那是花非花,异人界最神秘的花非花!
  他继位总阁主不过才百年光阴,继位之前,没有人认识他,更没有人知道他。
  他继位后,阁中出现了很多反对的声音,他杀了一些,也降服了不少。
  后来,异人高手榜上的诸多高手向他请战,结果对决时连他怎么出手都没看清,便尽数败北。
  花非花一生从无败绩,可以说,他是整个异人界的一个传奇,一个活着的传奇。
  “据说当年的剑魔也曾上门讨教,那是为数不多的见过花非花真容的人,最后两人打了一架却成为了一辈子的至交好友。”
  见陆长生还是不说话,陈西臣沉默片刻,说道:“你,就是剑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