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京海风云 第十五章 巡天接引

  “林中起大雾,深似海,五指不可见;陷其中,恐此生难出;
  然,忽闻有船来,远看,似有孤翁立于其上,是为接引。”
  星辰阁乃是地心大陆上最为神秘的异人势力,号称天下第一阁,地位超然。
  星辰阁行事虽说素来低调内敛,亦没有什么夸张惊人的事迹。
  但光凭其有能力设下星辰榜评定天下英豪这一点便可看出,这星辰阁绝非平常。
  陆长生带着黄小晨和陈西臣一大早便来到了落霞山脚下等待,赵明瑞则因为神隐的身份的关系,只能跟在他自己的队伍里。
  落霞山再往前,便是那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雾海迷障,大雾弥漫,延绵不绝,仙气袅袅,此景非人间。
  十里封禁,果然名不虚传!
  现在时间尚早,接引使者还未到来,但山脚下的人却已经到齐。
  只不过,有了前两天的前车之鉴,今日倒是没有人再傻傻的因为等的不耐烦而自以为是的闯入雾海之中了。
  陆长生四周随意的看了看,终于在离自己不远处的地方看到了一个戴着眼镜的熟悉身影。
  神隐这次来的人倒不多,加上赵明瑞也才四个,站在最前面的,是一个体型高大的蒙面人。
  “想必这就是神隐在京海分部的负责人吧。”陆长生这样想着。
  蒙面人的脸上带着一副漆黑的金属面具,只有眼睛以上的部分裸露在外面,一头乌黑浓密的寸头短发,一身淡紫色的古风长袍,再加上他魁梧的身材,尽显磅礴气势,立于这茫茫人海中,如鹤立鸡群,尤为突出!
  就连陆长生也不由的多看了两眼。
  却不知是为何,陆长生越看,便越发觉得蒙面人的背影,有一种无比熟悉的感觉,只是一时间怎么也想不起来这股熟悉感来自何处。
  ……
  ……
  “船来了!”
  人群中,突然有人大声的喊了一句。
  众人顺势望去,果然见到一艘无与伦比的巨船正从雾海迷障中缓缓驶出。
  “咚……咚……咚”
  巨大的钟声敲响,接引使者的身影悄然出现在巨船的船头之上,一道苍老无比的声音从黑袍下传出,如魔音绕耳,响彻天地。
  “诸位久等,依我星辰阁规矩,请诸位过罗天门后,方可登船!”
  说罢,只见他袖袍轻轻一挥,顿时便见三道耀眼的金光撒落在巨船的正前方。
  这便是星辰阁的独门法器:罗天门!
  罗天门并非攻击型的法器,它主要的作用便是用来检验拥有身份卡的客人的身份等级。
  当然,如果是第一次参加拍卖会的客人,罗天门便会检测他的境界修为,只要是修为在三境或三境以上的异人,都能拥有进入拍卖会的资格。
  “喂,陆长生,陆长生!”
  陆长生盯着那个神隐的蒙面人出神良久,黄小晨喊了半天都没反应,只能双手抓着陆长生的肩膀使劲儿的摇晃,一边摇一边喊道:
  “陆长生,快醒醒,我们要登船啦!”
  “哦,啊,那……那快走吧!”
  被黄小晨这么一晃,陆长生顿时惊醒,慌忙之下,竟然一把拉起黄小晨的手,朝着罗天门跑去。
  “……”
  “这真是……像极了爱情啊!”
  陈西臣在后面看着两人牵手的画面,愣了一会,然后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奸笑,暗道:
  “之前还嘴硬,说不是看上人家了,男人啊!”
  对于黄小晨来说,从小到大除了父亲和爷爷,这是她第一次被其他男人这样牵着手,脸瞬间就红到了耳根子上。
  她也觉得奇怪,不知道是怎么了,自己竟然没有要当场甩开陆长生手的冲动。
  “我不会是真的喜欢上他了吧!”
  黄小晨这样想着,小脸变得更加通红了。
  不过,人群里脸色通红的,除了黄小晨以外,还有一个人。
  宋平是跟着父亲宋远江来参加拍卖会的,他和宋远江都不是异人,但却有人给了宋家一张身份金卡。
  本来宋家是打算在拍下醒神花后,以此来跟黄家进行谈判,人财两收。
  宋平都已经想好了,等黄小晨落到自己的手里,一定要好好的款待款待她,让她尝尝飘飘欲仙是个什么滋味儿。
  可就在他要实现美好愿望最关键一步的今天,他居然看到了自己早已预定好的女人,居然和一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野小子牵手了!
  “妈的,这个臭三八,老子和她在一起快一年,手摸都不让摸一下,现在居然……”
  宋平的脸被气的通红,眼睛里的怒火都快要喷发出来了。
  宋远江也看到了这一幕,冷哼一声,说道:
  “黄家,等这次拍卖会的事情结束,整个京海,就只有我宋家了,还有这个叫陆长生的小子,到时候,一起送你下地狱吧。”
  “走吧,一个女人而已,正事要紧。”
  宋远江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淡淡的说道。
  宋平闻言,只能暂时强压下自己内心的愤怒,恭声应道:
  “我知道了,爸。”
  ……
  ……
  巡天舰,是星辰阁所建造的陆空两栖战船,也属于法器之列,除非遇到非常紧要之事,否则一般很少出动。
  巡天舰以其大小划分共分为日、月,星三个等级,星级为最小,月级稍大,而日级,据说大到足以容纳一座城池。
  而此刻众人脚下的这艘,便是规模最小的星级巡天舰。
  不过即便只是星级巡天舰,想要乘载个千把号人却也是不在话下的。
  “不愧是星辰阁,果然大手笔!一场拍卖会居然动用巡天舰。”
  陆长生站在船头,由衷的感慨道。
  巡天舰作为战船,虽然威力巨大,速度也远非寻常可比,但同时,消耗也是极大的。
  巡天舰的动力来源于一种名叫天风石的矿石,这种矿石价格相当之高,一块鸡蛋大小的天风石,便足以买下四分之一个像黄家这样的家族。
  而一块这样的天风石,在巡天舰上根本就用不了多久。
  “这才是真正的财大气粗吧!”陈西臣感叹道。
  接引使者闻言,笑了笑,恭敬说道:
  “今日如此多贵客驾临,区区星级巡天舰,还望陆先生莫要见笑才好。”
  陆长生看了接引使者一眼,笑着点头示意,却没有说话。
  对陆长生来说,他可不希望一上船就因为接引使者对自己的态度,而使自己成为所有人胡乱揣测的对象。
  接引使者见状,自然会意,躬身行了一礼,转身离开。
  对接引使者来说,对方虽然身份尊贵,但毕竟境界尚浅,示好这样的举动,点到为止便足够了。
  而且,现在这艘战船上,身份尊贵的客人可不止陆长生一个。
  ……
  ……
  “这小子是谁?”
  “不知道,看上去来头不小。”
  “是啊,星辰阁的接引使者都对这人这么恭敬,来头能小吗?”
  “……”
  众人看到接引使者居然如此恭敬的对待一个年轻人,顿时有些诧异,忍不住小声议论了起来。
  要知道接引使者跟他们说话的时候,总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哪里有这般客气。
  宋家父子远远的看着这一幕,听着船上这些人的议论,脸色顿时难看到了极点。
  尤其是接下来的一幕,宋平的肺都差点被气炸了。
  他眼神怨毒的看着陆长生一行人的背影,双拳紧握,额头青筋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