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十八章 钱

  就罗婷和小罗的关系来说,其实这两人也就见过几次面,正处于互相认识阶段。
  看得出来,罗婷对小罗很不满意,估计过不了几天她就会跟小罗说:“你是个好人,我想我们还是做普通朋友吧。”
  婚姻自由恋爱自由,罗婷转而追求宋轻云原本也没什么。
  可在宋轻云看来,罗婷就是个虚荣的女孩子,实非良配,自己对她也非常反感。即便罗婷和小罗还没有确定关系,他也难免有插足嫌疑,这不符合他的道德观。
  连夜逃回红石村之后,回想起下午办公楼的一幕,宋轻云依旧惊魂未定。
  年轻人干劲就是足,打开手机的电筒,小宋书记在村里七扭八拐走了一气,就在一座院门口朝里面喊:“陈建国,陈文书在吗?”
  他是来和陈建国商量灌溉渠一事的,陈建国正在客厅看电视,听到宋轻云的声音,忙拴了狗过来开门,又叫妻子高春容去炒两个菜,说是要和宋书记谈工作。
  基层工作就是这点不好,动辄喝酒,乡镇同志喝成酒精肝和三高的人不在少数,宋轻云忙道,我这人有个特点一喝就兴奋,一兴奋就会失眠,茶也不用泡,有正事跟你商量,咱们就别折腾了。
  听宋轻云说起从新联村五组那边引水的事情之后,陈建国很振奋,说这样就好这样就好,宋书记你可是为我们红石村解决大难题了,以前我们也不是没有想过从他们那边引水,可新联和咱们有仇,那群人脾气又臭,死活不肯,还打过架,上级来协调也协调不好。
  因为本地气候的关系,小麦的产量低,农民都改种了耐旱的油菜,也就懒得去求他们。
  这两年土地轮作,用水一下子紧张起来。
  高春容也是旁边恭维:“我就说宋书记水平高,这么大的难题轻易就解决了,真是年少有为呀!”
  陈建国:“去去去,男人说话女人别插嘴。”
  宋轻云却感觉到什么地方不对劲:“你们和新联以前有什么矛盾?”他真怕修葺灌溉渠的时候再遇到问题。
  陈建国说这事得谈到湖广填西南的时候,当年新联村的几个祖先与红石村的龚、陈两位祖宗移民来这里的时候,两边在路上不知道怎么的互相杀了起来,这仇就此结下。因此,两村虽然只隔了几里地,却因为祖训老死不相往来。
  宋轻云觉得可笑,那已经是三百多年前的事情,两村的人气性真大啊。
  既然要修水渠,必然涉及到物料,归根结底说到钱字上面。
  两人商议明天实地勘察,看那段灌溉渠什么地方需要修补,需要多大的工程量,需要准备多少材料。
  正在这个时候,微信有消息,宋轻云一看,是罗婷的:“宋哥哥,你在吗?”
  这样的消息在宋轻云开车来红石村的路上她已经发了十几条,搞得宋书记精神恍惚,差点把车开下山崖去。
  现在又发信息,宋轻云自然置之不理。
  “原来宋哥哥已经睡了,好好休息,妹妹就不打搅了。对了,宋哥哥,我今天买了件新衣服,觉得有收腰收得不好,显胖。但是,衣服真的好看,我买呢还是不买?”
  宋轻云很恼火,心道:买不买是你自己的事,我又不是你爹,管我屁事。
  可就在这个时候,那边丁丁冬冬发过来十几张搔头弄首的照片。
  旁边,陈建国两口子探过头来偷看。
  宋轻云忙警惕地把手机关掉,红石村人最大问题是没有社交距离,自己在村里走访的时候,村民都会问一些隐私问题“宋书记你结婚了吗”“宋书记你家里几个人”“宋书记你每个月工资多少?”
  得,红石村的情况没摸清楚,小宋书记倒被他们问了个底儿掉。
  灌溉渠的情况比宋轻云预想的好,这段几里路长的水渠虽然荒废了三十年,一尺深一尺高的沟地也长满了草,但还有使用。
  其中有六个地方已经垮塌,需要从沟边山坡上取土石填补。
  看完回到村两委,陈建国是文书,管着帐,他便开始计算。
  “宋书记,我算了一下,需要找八个人,大概五天就弄修好。”
  “五天,可以。要不去十六个,那不是两三天就能做完。”
  陈建国:“话不是这么说的,工作面就那么大点,去多了人也挤不下,并不是增加人手就能提前完工的。”
  “哈,不好意思,说外行话了。”宋轻云有点尴尬。
  手机又有信息传来,依旧是罗婷,“宋哥哥,你起床了吗?”现在都中午十一点了,看来,她和小宋书记的作息不太一样。
  宋轻云只是不理。
  陈建国又偷看了手机一眼:“宋书记,我算了一下,八个人,每人每天三百块工钱。另外,每人一包五块钱的烟。五天下来,总计一万二千二百块。村两委帐上还有两千,得留一千。这样一来,宋书记你要出一万一千两百块。”
  “啥,让我出钱?”宋轻云愕然,老陈你搞错没有,我这是在帮你们红石村。你们感激都来不及,反问我要钱。
  陈建国小心说:“宋书记,现在又不兴排工,不给钱没人肯干的。”
  宋轻云:“倒是,号召一下大家做义工不行吗,毕竟这是一件对大家都有利的好事?”
  陈建国有点丧气:“如果龚支书和刘永华在,或许能够动员,我……我就是个文书……”陈文书这人没有担待,胆子也小,村民都看破了他的色厉内荏,不太搭理他。
  这种派工让大家白干活的事情,也只有村长和支书压得住。
  现在的问题是刘永华人间蒸发,给龚珍信打电话吧,他又被他女儿严格管制,连电话都被没收了。
  陈建国:“宋书记下来肯定是带了钱来的,要不你出了吧?”
  宋轻云苦笑:“我出什么钱,我可没钱?”
  “不可能啊,你不是吗?你那车我问过,咱们八辈子都挣不了这么多钱?”
  宋轻云很不好意思:“老陈我跟你直说吧,我一个月才两千多块工资,这车是我妈送我的。正寻思着把车还回去。”
  他现在是真的穷,工作几年根本就没存钱。老娘虽然暴富,可考虑到年轻人有时候怕控制不住自己走上自我毁灭道路。因此,也没给他现金,只答应每月帮他还信用卡,信用卡的额度也严格控制在八千。
  陈建国:“你带了多少过来?”这钱可不能乱用。
  宋轻云丧气:“三千。”
  陈建国:“……”
  宋轻云提起精神安慰陈建国:“老陈你不用担心,我去发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