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十七章 花儿与少年

  罗葶二十五岁,和本地女孩子一样,小鼻子小眼睛,身材窈窕,如果稍微打扮一下,至少七十分。
  可是,这姑娘的妆画得很浓,大眼影,腮红,烈焰红唇,泪痕妆,大波浪,在热风中灿烂如开放的大丽花。
  姑娘脾气不好,上车之后先是质问小罗来接她的时候为什么迟到,然后抱怨车里怎么没空调,热死了热死了,开窗弄一身灰尘。
  又叫,怎么这么大噪音,吵死了。
  小罗还能说什么呢,只得唯唯诺诺,一味讨好。
  罗亭说话的时候习惯抬头望天,还好她鼻孔不大。
  车到地头,进了餐厅,大家自去取食物。
  小罗凑到宋轻云身边低声问:“宋哥,怎么样,漂亮吧?”神色中难免有点得意。
  本市男多女少,生态不平衡,女孩子又凶,能够脱单,且女友颜值在线确实是一件很让人欣慰的事情。
  宋轻云一笑:“兄弟,就怕你HOLD不住。”
  小罗:“爱情不是战争,不需要谁HOLD谁,我要用我的诚心换罗婷的真心,宋哥你俗了。”
  “得,你自己加油,还不快去和罗婷说话,老跟着我做什么?”
  之所以选择吃自助餐,宋轻云主要是考虑到时候他们俩聊,他自己找吃的,也不用长时间坐位置上旁听卿卿我我那么尴尬。
  为了消磨时间,他每次取菜都取得很少,还会选上半天才回座位。
  罗婷:“你每次只吃一点,这么贵的饭,那不是亏了吗?”
  宋轻云:“我有点选择困难。”
  “又有什么困难的,你挑最贵的选,能吃多少就吃多少。”罗婷对小罗不客气,对宋轻云也不给好脸,从头到尾都用鼻孔怼人,名字也不喊,直接一个“你”字。
  “好象很有道理,但贵的不等于就好吃呀,各人口味不同。”宋轻云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这姑娘教养不太好啊,你跟我凶什么,要凶冲小罗去,我又不是你男朋友。
  一个人的教养体现在和人说话,体现在吃相上。
  罗婷吃东西的样子实在不好看,又猛,三文鱼、生蚝、小龙虾在盘子里堆成一座小山。
  最后实在吃不完,就偷偷倒进旁边的垃圾篓子里。
  餐厅服务员来善意提醒,她反发起火来,把人骂得面如土色。
  最后还是宋轻云道歉了事。
  看时间差不多了,老这么在餐厅乱逛也不是办法,宋轻云看罗婷打起了饱嗝,就又坐在一起,准备和聊得正上劲的二罗说几句话便告辞而去。
  罗葶还在抱怨刚才那辆破车,说她现在浑身都是灰尘,吃东西的时候牙齿里都有沙。市区就这么大点,到处都是熟人,让人看到我坐破车有面子吗?小罗我警告你,明天如果还开那车,就别来找我。
  小罗不住道歉,说这是我的错,今天本来要开宋哥的车的,不巧的是他的车在做美容。改天我再借,罗婷我跟你说,那车真漂亮,开起来真过瘾啊!
  见罗婷不信,小罗就掏出手机,找到宋轻云发的朋友圈给她看。
  刚买新车的时候,宋轻云老娘让他和新车合影,又抢过儿子的手机选了九张照片发了个所有人可见。
  宋轻云大惊,说,妈你这是做什么,我是公务员,炫富不好吧?
  老娘道,就是要炫,知道你有钱,别的姑娘还不乌泱泱生扑?宋轻云,你就不能让我少费点心,都快你气死了。警告你,不许删。不然,我连夜开车过来骂娘。
  宋轻云道,你骂我娘不就是骂你自己吗?
  老娘的威力他是知道的,自然不敢惹。
  罗婷是认识车的,顿时眼睛亮了,平视宋轻云,这下终于不用被她嗤之以鼻孔了。
  看女朋友留意,小罗来了精神,开始吹嘘宋轻云。
  宋哥可了不得了,富二代,住的是别墅,开的是豪车,个人资产达九位数。又是公务员,现在派去驻村做第一书记。他工作能力强,将来必大有可为。关键是宋哥人品杠杠的,是我最好的哥们儿云云……
  小罗之所以这么夸宋轻云其实也可以理解,无论从哪一方面看,小宋书记都算是职场精英,家境也好,虽然他这人很活泼,有的时候不太正经。和这样前途不可限量之人是铁哥们儿,岂不显得自己人缘广?
  罗婷笑颜如花,和宋轻云互加了好友,又端起可乐与他碰了一下,嗲嗲道:“宋哥哥,小妹敬你一杯。”
  她就是个虚荣的人,宋轻云对这人很没好感,不觉皱起了眉头,心道:这小罗是二货吗,你追求人家不表扬和自我表扬,扯我宋轻云做什么?
  ……
  终于到下班时候了,这两日前进街有饭馆商家把桌椅摆到人行道上,搞得路上全是厨余油渍。城市管理局去吼过几次,结果被几个大妈给骂得满头冷汗。
  文明执法,不好用强,只能耐心做工作。
  城管局的同志希望街道能够配合一下,宋轻云被临时抓了丁。
  他也没办法,见天和大妈们吵,又耐心说服,甚至买了水果登门和人掰扯。
  饭馆老板刘大妈十分感动,然后狠心地拒绝了他。
  最后还是街道主任陆老板亲自出马,给刘大妈儿子打了电话,对方才给了面子。
  宋轻云累坏了,准备明天去红石村呆上一周,把引水的事情办了,他也想在那风景优美的地方散散心。
  陆主任同意了,说民以食为天,市里刚下文,让各街道乡镇今冬明春大干农田水利基本建设,红石村海拔高,山大,冬天来得早,得走到其他乡镇前头。
  正要走,突然有人喊:“宋轻云快递,我给你送来了。”
  说话的正是同事乔安,她手中捧着一大捧红玫瑰,红得热烈。
  乔安同志表情精彩:“宋轻云你老实交代是不是谈恋爱了,这花儿老贵了,人家一送就是几十支,请客请客。”
  宋轻云一头雾水:“我谈什么恋爱,莫名其妙。”
  其他人又都笑:“对,请客,请客。”
  乔安:“哈,你还搞地下工作,真不老实。”说罢就拿起卡片高声念起来:“甜有100种方式,吃糖,蛋糕,还有每天98次的想你,宋哥哥,我是罗婷。”
  还有音乐卡片,乐曲悠扬,《转角遇到你》,好在不是《寂寞女人心》。
  鼓掌,同事们鼓掌。
  宋轻云寒毛都竖起来了,他从窗户看出去,就看到烈焰红唇就等在街道办公楼路边转角。
  心叫了一声“拐了!”
  光速收拾好东西朝后门跑。
  乔安伸手欲拉。
  宋轻云:“我发红包给大家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