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十五章 技能

  觑着沈樾的神色,宋瑾淡淡瞥了一眼那些弓箭,道:“沈大人不打算解释一下吗?”
  沈樾抬头,朝宋瑾看去。
  皮肤白皙,五官精致,一双眼睛乌漆漆的,纵然一身石青色长袍也掩盖不住他娘娘腔的气息。
  抽了抽眼角,沈樾将今日路詹回禀的事,言简意赅的告诉宋瑾。
  当然,掩去了他和大皇子的真实身份。
  一听这话,宋瑾看沈樾的目光,顿时就多了几分鄙夷。
  原来那日,她在丰瀛楼撂倒的那个死士,要刺杀的就是沈樾呀!
  啧啧~
  都重伤了还不忘风流!
  色胚!
  两人彼此嫌弃的看了对方一眼,宋瑾摸摸大黑狗的头,开口道:“所以,今儿是大黑狗救了你的命,然后你刚刚打算打死它?”
  宋瑾说完,大黑狗跃出一步,仰头直直看着沈樾,似乎在等一个答案。
  沈樾……
  你是一条狗,不是一条狗妖!
  然而,他刚刚的行为,的确是有狼心狗肺的嫌疑。
  咳了一声,沈樾面无表情道:“谁能想到一条狗居然会背叛它的主人!”
  纵然你救了我,你也是一条变节的狗!
  大黑狗立刻龇牙,朝着沈樾就露出一个凶残的狗脸,转而大脑袋蹭蹭宋瑾的小腿,张嘴叼起她的衣袍朝外拽她。
  宋瑾不明所以,拍拍大黑狗的头,“你要让我离他远点吗?”
  沈樾……
  大黑狗……
  摇摇头,大黑狗松开宋瑾的衣袍,又叼起小竹篮,然后拿头去推宋瑾。
  万喜立在一侧,摸着下巴偏着脑袋,眼底倏忽冒出一道精光,啪的一击掌。
  “狗子该会不是要带着主子您去围剿对方吧!”
  万喜这话一出,大黑狗也不推宋瑾了,几步走到万喜面前,冲着万喜做了一个点头的动作。
  然后摇摇尾巴。
  万喜的少女心呦~
  怎么禁得住狗子这么撩拨。
  眉眼弯弯蹲下身,拍拍大黑狗的头,“这么说,我猜对了?”
  大黑狗伸出舌头就添了万喜脸蛋一下。
  沈樾看着,嫌弃的皱皱眉。
  好脏!
  不过,这狗居然要带路,领着他们去剿灭那帮死士。
  这变节是不是变的有些太彻底了!
  狗子们不都是最忠诚的吗?!
  该不会是这狗子的圈套吧!
  意识到这一点,沈樾目光带了几分警惕。
  然而警惕的目光一落到大黑狗身上,沈樾面上,又涌起一股……吃了苍蝇般的难受。
  他居然觉得,他被一条狗给下了套?!
  他是不是疯了!
  内心无比扭曲的沈樾,颤着自己的嘴角,轻飘飘吐出几个,“你带路?”
  大黑头转头看他,小眼神赫赫:不然呢?!
  沈樾……
  ……
  纵然再震惊,也抵不住摆在眼前的事实。
  这条大黑狗的确是叛变了。
  它要重新认主。
  虽然搞不清楚狗子的脑回路,但心下确认了这一点,沈樾立刻招来手下,让他们跟着大黑狗去剿灭大皇子的死士。
  大黑狗一走,沈樾负手立在书房小院的廊下,眉宇微深。
  大皇子怕是做梦也想不到,他的死士,会死在他的狗手里吧!
  这条狗,可是大皇子用了很大的代价,从皇上那里讨来的!
  呵!
  宋瑾瞧着沈樾的表情,越看越觉得满脸都是贱!
  嫌弃的撇撇嘴,色胚!狼心狗肺的色胚!刚刚还想杀她的狗子!
  翻了个白眼,宋瑾道:“喂,你刚刚过来,想说什么?”
  沈樾回神,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的娘娘腔,“你爹说,你有闻土识金看山观银的本事,我想请你帮我找个地方。”
  原主的确是有这样的本事。
  宋家生意做得这么大,自然离不开宋老爷的经营有道。
  可宋家做生意的本金,却是宋瑾赚来的。
  那一年,贵人语迟的她,终于在三岁生辰那日,开口说了第一句话。
  当时她爹抱着她在余州清恩寺的后山上。
  至于为什么在那里,宋瑾不记得了,她爹也没说,她爹只说,她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就是:爹,那个土包底下有金子。
  然后……
  她爹就真的在一个小土包底下,翻出了金子,整整一坛子金子,泡菜坛子那么大的坛子。
  鬼知道宋老爷为什么要听信一个三岁女娃的话,跪在地上去刨土!
  原主会的东西,她这个穿越货,自然就捡了个便宜,生而会之了。
  只是,这个本事,一直是他们父子二人之间的秘密,再无外人知道的。
  而宋瑾也只是在三岁那年让她爹刨出一坛子金子,后来也没有用这个法子得过一分钱。
  至于缘由嘛……
  原主从小与她爹拧着来,她爹几次三番要求原主用这个法子发家致富,原主只恨不得把这个能力从自己身上剜去,又怎么会用!
  没想到,她爹居然告诉了沈樾?
  这个沈大人,到底给了她爹多少钱啊,这么卖孩子!
  不怕她这技能被人利用吗!
  挑挑眉梢,宋瑾警惕道:“我为什么要帮你?”
  沈樾就道:“也可以说,是帮王富贵。”
  宋瑾看着沈樾,等他继续。
  “王富贵去状告定国公府,后果是什么,你应该也想到了,最好的结果,就是定国公府三少爷被不痛不痒的处置,可若是在当日升堂之际,有人指出定国公私自开采黄金,你觉得,这事情还一样吗?”
  沈樾不介意告诉宋瑾这些事。
  反正宋家和他,老早以前就是一条船上的了。
  只是宋瑾不知道而已。
  宋定忠,把宋瑾保护的,太好了。
  拇指摩挲着食指,沈樾脑中飘过些许思绪。
  不过,就宋瑾这个娘娘腔,知道的太多,估计能吓尿!
  还是知道的少点好。
  “所以,王富贵只是你们敲开定国公府大门的一块砖?他不过是个诱饵?”
  宋瑾摸摸小下巴,推断着。
  “如果直接对定国公府的金矿下手,凭着这位国公爷的本事,你一定没有把握致胜,所以,你就来个声东击西,明面上是调查定国公府三少爷杀人事件,而金矿才是你真正的目标。”
  沈樾倒是没想到,凭他短短几句话,这个娘娘腔居然能猜到这么多。
  正要点头,就听得宋瑾又道:“可怜王富贵,还以为你是真心实意来帮他的。”
  沈樾……
  “这也叫帮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