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25.“互殴”

  阿隆失神了很久,看着倒地的优雅猫和大狼犬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被击败。他紧握着拳头,感觉头晕目眩。他并不在意损失的积分,区区五十个积分对他而言不算什么…只是这种碾压式的输法让他难以接受。
  阿隆突然愣住了,他看到路德腰间的三个精灵球,联想起刚才路德放出精灵时的操作,他眼睛一亮,突然想到了什么。
  路德想要抚摸一下梦妖魔,好好谢谢梦妖魔帮着自己拿下一场积分战,一个精灵球从背后砸中了梦妖魔,梦妖魔化作一道红光被精灵球收了进去。
  路德瞬间变得愤怒起来,他冲向那个滚落在地面的精灵球,阿隆却高声大喊。
  “既然你还没有收服她,自然谁收服就归谁。”
  路德很想一脚踩碎那个精灵球,但是又怕因此伤到了梦妖魔。
  路德意识到,是自己腰间的三个精灵球让阿隆觉察到了梦妖魔的野生身份。
  他的训练家信息里只记录了三个精灵的信息,这是登陆联盟对战平台必要的信息登记,三只基础精灵。自己腰间挂着三个精灵球,正好对应了场上的拉鲁拉斯,玛丽露和毽子棉。
  “太阳伊布,使用影子球,打碎那个精灵球。”
  阿隆诧异地看向身为裁判的紫衣男子,太阳伊布从精灵球中一跃而出,影子球蓄势待发。
  没有等待影子球发动,梦妖魔挣脱了精灵球的束缚,几乎是满脸怒火地出现在了场地中心。来自梦妖魔的影子球先发动了,她的目标是还在地上跳动的精灵球,巨大的爆炸声中,精灵球四分五裂。
  梦妖魔的怒火依旧没有平息,如同那一晚一样,她的哀嚎中充斥着难以言喻地失望。
  路德很清楚梦妖魔现在的戾气有多大,虽然治疗好了她的损伤,但是心灵上的伤害却没有那么简单可以恢复。她对于外界的抵触就像是一块被绷带掩盖的伤疤,阿隆却想要撕开绷带,揭开伤疤看看里面。
  梦妖魔暴戾的样子让其他人忍不住远离场地,只剩下跃跃欲试的阿隆,路德,以及身为裁判的紫衣男。
  也许阿隆这个人脑子里不仅没写进情商两个字,甚至智商也没有写进去,他命令清醒过来的优雅猫和大狼犬向梦妖魔发动攻击。
  这还发动个锤子…没看到你的精灵害怕成什么样子了吗?
  作为你的精灵在你直面梦妖魔时候都犹豫是否上前保护你,就很能说明问题了。
  为了不让阿隆这个二百五继续刺激梦妖魔敏感的神经,路德冲上去抱住梦妖魔,贴着她,轻声地安抚着她。
  抚摸似乎是大多数精灵都喜欢的,与自己训练家亲密的行为,梦妖魔也不例外。
  在梦境里,路德不止一次看到梦妖魔享受着抚摸带来的舒适,腻在女孩身边不愿离去。
  感知到梦妖魔粗重的喘息逐渐平稳,太阳伊布紧绷的身子放松了下来。
  紫衣男看了看自己的太阳伊布,对于梦妖魔的力量有了新的评估。
  “你并没有收服她,作为野生精灵的梦妖魔我有权利收服她。”阿隆示意路德离开,他已经拿出了第二个精灵球。
  自己好不容易才让梦妖魔稍微走出了阴影,这个二百五一个精灵球差点毁了梦妖魔对于人为数不多的信任,现在还想继续?
  路德也很喜欢梦妖魔,但是对于梦妖魔的接触他依旧保持着谨慎,小心地态度,为的就是让梦妖魔不会产生过激反应。
  路德青筋暴起,他尽量压抑住不快,恭敬面向紫衣男子,小声问:“悟松先生,请问训练师互殴,会怎么样?”
  “不好说,如果你有合适的理由,可能只是会被口头教育,如果单纯的毫无理由殴打别人,可能会被处罚。”
  “什么样的处罚。”
  “你现在是图鉴持有者,视情况而定,你可能会被暂时没收图鉴,然后向发放给你图鉴的研究所做一份事件报告,总之流程很烦人。如果我是你,会更聪明一些,学个黑雾,在野外罩住他爆锤一顿。”
  “你要是没有合适的精灵,我不介意借你一用。”悟松显得很大度,精灵球掏了出来。
  路德笑了:“隔夜仇报起来不痛快啊,而且,我当多大的事呢,不就写份报告吗,我还以为抢我鸡蛋呢。”
  路德把图鉴放在地上,拍了拍手,大跨步冲到阿隆的面前,抬手就是一击勾拳打在他的鼻梁上。
  训练家解决矛盾一般都以精灵对战形式完成,路德觉得没必要让自己的精灵再上场教育他,这种人应该训练家亲自来教育。
  路德热血上涌,随着第一拳命中阿隆,他觉得窝在心里那口气一下顺畅不少。
  阿隆没有想到路德会采取这样粗暴的方式,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直接对自己下手。等到阿隆想要还手时候已经晚了,鼻子上挨了一拳的他视野里全是星星。
  路德没有停手的意思,直接一脚踹倒阿隆,骑在他的身上,每一拳都朝他脸上招呼,打人不打脸?那打人还有什么意思?
  每当阿隆想要努力起身,路德就会在他的腹部补上一拳,直接打散他的力量。
  大狼犬和优雅猫甚至蔓藤怪甚至不敢上前帮忙,梦妖魔和太阳伊布像两座门神,卡在他们身前。
  悟松在一边忍不住地来回劝说。
  “好了好了,不要打了。”
  “行了行了,快住手。”
  “这样不好,这样不好。”
  话说地很多,但是就是没有要上前分开两人的意思。
  阿隆自从第一拳打在脸上之后就一直耳鸣着,他听不到悟松在说什么,只是本能的觉得悟松急切的想要开解路德,而路德不管不顾依旧使用暴力。
  路德没有耳鸣,他听得非常仔细。
  悟松在自己旁边不停地小声低语。
  比如,“你这样打不对劲。”
  “打下面一点你好和君沙小姐解释。”
  “他要起来了,补一拳!”
  太阳伊布一头黑线看着自己的主人像是个傻子一样三进三出,虚情假意劝架,实在想不到自己主人有这么腹黑的一面。
  阻止路德是梦妖魔。
  梦妖魔很清楚路德的愤怒是因为自己,路德现在的状况不比失控的自己好到哪去,这让她担忧地靠上来,用精神强念阻止了路德继续挥拳。
  一直找不到“合适机会”分开两人的悟松指挥着太阳伊布用念力把被打得鼻青脸肿的阿隆拖了出来,放到他的精灵面前。
  路德虽然愤怒,但是还是控制好了力道,悟松这个超能系天王在一旁扇阴风,反倒让他的脑子在每一次挥拳后都变得冷静不少。
  阿隆就没法冷静了,他摸了摸发疼的脸,非常想要扑上去痛殴一顿路德,可他不敢。梦妖魔虎视眈眈的样子让他绝了最后一点小心思。
  君沙来的很快,围观的人报了警。
  阿隆和路德分别被带进精灵中心一个房间询问事情经过,悟松陪同着路德。
  路德的解释很简单,他把梦妖魔的经历和梦妖魔痛苦的回忆告诉了君沙。
  路德坚持认为自己和敏隆两个人是在互殴,只不过敏隆身手不好,精灵被自己碾压,手脚也被碾压。
  悟松看着书,告诉君沙和他身边记录的书记员,不用在意他,请公事公办。
  君沙叹了口气,公事公办很简单,明显这算是事出有因,只不过路德的做法出格了一些。
  互殴就互殴吧…
  训练师互殴的事情不是没处理过,类似事故也发生过,最终促成和解也就是处罚殴打的一方赔偿一些医疗费。
  这次的事情,甚至连医疗费都不需要赔偿…按照路德的说法,梦妖魔的情绪十分不稳定,被刺激到了,他这里要求敏隆进行补偿。
  跟踪报道的记者听闻了消息已经来到了精灵中心外,如果敏隆明智一点,就应该选择和路德互相和解,不然按照路德的说法,敏隆估计无法在舆论上讨好。
  最终促成和解的是悟松,悟松建议敏隆扣除三倍的积分赔偿给路德,然后就当无事发生。得知事情闹大的他,不甘心的和路德对刷了手机,然后涂了点药,顺着精灵中心的后门赶紧离开。
  斗殴事件以轻描淡写的方式结束了处理,等到君沙三令五申,对还是新人训练家的路德重复一些禁令后,也带着其余的人离开。
  悟松倚着医院走廊的窗户,把书收了起来,仔仔细细地观察着路德。
  路德很感激悟松的回护,促成和解顺便给了双方一个台阶下,陪同自己一起接受询问,虽然对他来说微不足道,但为路德挡下了很多麻烦。
  “原本我在百代市附近的精灵中心准备前往铃兰岛备战和希罗娜的比赛,结果你遭遇梦妖魔的消息被联盟发布了出来,我就顺便搜查了百代和黑金市附近一带。虽然有你给我提供的一些资料,但是查探的难度依旧很高。”
  这下清楚为什么四天王的悟松会出现在黑金市了,没想到路德和梦妖魔的遭遇甚至让超能系天王特地走了一趟黑金市探寻那个增幅机器的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