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4.光速被拒

  等到路德再次醒过来时,大巴已经距离双叶镇非常近了。
  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仅仅过去了一个半小时,路德美美地伸了个懒腰,这次睡眠很好的补充了昨晚熬夜过度透支的精力。
  懒腰伸到一半,路德的动作变得小心翼翼起来,他突然发现露力丽和拉鲁拉斯睡得很香甜。
  看了一眼肉眼可见的双叶镇站牌前,路德拿出精灵球把两个小家伙暂时收进去,然后检查了一圈自己是否有什么东西因为睡姿不正滑出口袋。
  “双叶镇,双叶镇,请目的地是双叶镇的乘客注意不要错站。”大巴车司机把车停在站牌前,然后开始用广播提醒。
  和路德一起下车的人不多,最初上车时候,这辆终点站是黑金市的大巴坐满了三分之二,大多数人都在双叶和真砂之间的几个站点下了车,停靠在双叶时,车辆已经空空荡荡。
  原本路德还在思考下了车该怎么找到山梨博士的研究所,结果下车之后,路德第一眼就望见了站牌对面山丘上一座占地极大的圆顶建筑。
  路德走近才发现,研究所的建筑虽然不多,但是区域却大得惊人。研究所的第一扇铁门在研究所近一公里外,从这个距离开始的半径范围都属于研究所所有,在这片区域里大量研究所的精灵在活动着。
  路德按下大门上的可视通话按钮,过了一会,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短发女研究员就出现在屏幕上。
  “我是双叶镇的路德,奇蓝院长帮我预约了今天和山梨博士的见面。”
  出发前一晚路德就委托了奇蓝院长通过私交联系上山梨博士,他很清楚一块好的敲门砖能起到的作用。
  前世因为社交恐惧的缘故,路德和他人相处一直很痛苦,这也导致了他深刻清楚,人脉的作用有多大。每个圈子对于外人的友好程度都不同,但是你拿到一个圈子内人员的引荐,情况就完全不同了。
  “路德吗…”女研究员拿起一份类似传阅板的东西查看了一番,然后推了推眼镜,把头贴近屏幕仔细打量了一下路德。
  确认完毕后,电子锁“咔哒”一下打开。
  “沿着大门的路直走,山梨博士在研究所的大厅等着你,哦,顺便…”女研究员看了一眼路德,“我听说你有神奇宝贝恐惧症?”
  “之前有。”
  满足了女研究员的好奇心,路德走进研究所。
  路德好奇的东张西望,研究所内大部分可见精灵以水系,草系,飞行系为主,零星可以见到岩石和钢,其他属性不知道是不是在其他区域,至少路德一只没有见到。
  路德打量着远处一只照顾小型草系神奇宝贝的热带龙时,霸王花领着臭臭花和走路草大队穿过研究所的草场,浩浩荡荡的行进大军挡住了路德前进的步伐。
  路德突然想起了什么,把精灵球里的拉鲁拉斯和露力丽放了出来。
  在把拉鲁拉斯放到肩膀上后,拉鲁拉斯明显变得有些兴奋。这个从出生就只在疗养院附近行动的小家伙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神奇宝贝一起活动。
  露力丽张着小嘴,眼睛了闪着光,据奇蓝院长说,这只露力丽是刚孵出来不久,现在应该是对这个世界最好奇的时候。
  走在队尾的走路草抬头看了一眼居高临下俯视它的拉鲁拉斯,突然停住了步伐,两只精灵呆滞的互相观察着对方。
  路德看了看拉鲁拉斯,又看了看那只可爱的走路草,觉得有必要询问下正宫拉鲁拉斯的意见:“你觉得队伍里加一个走路草如何?”
  走路草进化成霸王花后,草加毒的属性虽然烂大街,但既然是动画世界线,那么对战很大概率不会是回合制,虽然存在种族值,个体值,但是努力值似乎不存在,或者换句话说,直接就是训练师与精灵的羁绊。
  就在路德思考是不是要拐走这只走路草时候,领队的霸王花怒气冲冲的折返回来,眼神不善地看了路德一眼,带着走路草飞速离开。
  这是被鄙视了?
  “那只霸王花可是研究所里的明星,草系神奇宝贝都很听她的话,大概是误会你对那只走路草有奇怪的想法了。”
  不不不…她还真没误会我。
  在研究所房子门口围观了事情经过的女研究员忍不住和路德解释了一句,然后就领着路德推开门,来到研究所内部。
  穿过研究所的走廊,女研究员带着路德拐了好几个弯,终于来到了一个宽阔的房间。在天窗投下的阳光里,一个银灰色头发,身着白色研究服的老者正背对着自己,拿着一些器械对着一只无壳海兔测量着什么。
  “博士,这是今天和您预约的路德。”女研究员出声提醒了一下有些出神的山梨博士。
  山梨博士身子顿了一下,缓缓回过头,眼神在路德身上停留了一会,用手抚摸着无壳海兔的身子,说:“也好,今天就到这里吧,剩下的就交给你了。”
  等女研究员把无壳海兔抱离大厅,山梨博士指了指一旁的沙发,示意路德坐下。
  “我从奇蓝那里知道了你的事情,你说想要去旅行,成为训练家,然后…想要一个图鉴对吗?”
  路德点点头。
  “我可能无法答应你这个要求,因为你没有拥有图鉴的资格。”
  路德懵了…自己进研究所到坐下还没有一分钟,自己和山梨博士甚至没有说上一句话,就直接被拒绝了?
  “山梨博士,能告诉我原因吗?”路德不愿意放弃,起初他只是为了一种仪式感而来到这里,试图和智爷一样以图鉴为自己的起点开始旅程。
  但现在不是了,这样简单明了的拒绝让路德难以接受,他十分想知道自己缺失了什么样的东西,会被评定为没有资格。
  山梨博士从身旁的桌子上拿起一份纸质文件:“这是奇蓝给我发过来的,关于你的简介,里面描述了你在疗养院的工作状况,以及你的工作态度。很棒的简介,令人动容,特别是对于一个有神奇宝贝恐惧症的人而言更是难能可贵。”
  山梨面无表情地说着,这样一句夸人的话从他的嘴里说出来却感觉异常严肃。
  “那不是挺好的吗?”
  “是挺好的。”山梨博士严肃的脸上依旧没有流露出别的感情,“对于你疗养师的工作而言。”
  “您的意思是,我无法成为一名优秀的训练家?”路德抓住了重点。
  “奇蓝说你在克服恐惧症前的半个星期遭遇了一次溺水事故,在事故之后你就变得开始敢于挑战自己一直以来都挥之不去的梦魇。克服恐惧症到你做出前去旅行的决定仅仅有半个星期而已。”
  山梨博士看着有些失神的路德,目光锐利:“你真的克服恐惧症了吗?”
  路德恍然大悟,自己犯下了一个愚蠢的错误。
  原厂路德的恐惧症是根深蒂固的,不然也不会长达十余年都无法和神奇宝贝正常相处,但是自己穿越取代了他后,心态转变的速度太过迅速。
  在奇蓝院长看来,自己根本没有完全克服恐惧症,只是在痛苦的试图通过忍耐让自己适应,所以他看破不说破,帮自己铺好了路。
  但是在与自己之前完全没有交集的山梨博士看来,自己做出的决定充满了意气用事,完全就是冲动行事,明明恐惧症没有治愈,却欺骗奇蓝,试图通过忍耐来解决问题。
  这个漏洞完全没有办法解释。这些研究学者明显对于神奇宝贝恐惧症也有研究,他们对于根深蒂固的恐惧症有着大量的了解,用大量实验和临床证明去支持的数据出现了自己这样的怪类明显会被怀疑到底……
  不能解释,通过心态方面的解释只会让自己陷入山梨博士的特长领域,在别人的领域里撒谎根本就是作死。
  “奇蓝说,你溺水时候是拉鲁拉斯救了你,可以看得出你是以被拉鲁拉斯拯救为契机,试图去克服恐惧症,而你又选择了拉鲁拉斯作为你最初的精灵,说明你希望拉鲁拉斯能和你一起见证这一切。”
  路德很想告诉山梨博士,自己选择拉鲁拉斯只是因为奇鲁莉安和沙奈朵颜值真是太棒了…没他想得那么深远。
  但是他不能这么说,他只能顺着山梨博士的思考方式继续帮山梨博士把这个话续下去。
  “是的,我骗了奇蓝院长。我仍然畏惧着它们的存在,但是这矛盾吗?”路德努力扮演出战战兢兢的样子,但是话语却尽量铿锵有力,“拉鲁拉斯的善意让我知道了一直以来畏惧它们是错误的。”
  “我已经浪费了十几年,我拒绝了它们一起生活,拒绝了解它们…拉鲁拉斯给了我勇气,我虽然仍然害怕,但是依然来到了这里,寻找突破自己的机会。难道您判断一个人是否有资格仅仅是通过一张履历吗?”
  “我从不通过扁平的数据去判断一个人。”山梨博士把手中的文件丢到一旁,“但他们具有参考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