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十九章:沐漓心对战火清影

  看到君莫寒后,坐在座位上的马超突然站起,破窗而逃
  君莫寒刚要追去,面前袖影一辉
  “轰”
  一道雄浑的内力呼啸而出,面前的酒桌拦住去路,满桌的菜肴碗碟立刻裂成碎片
  老者的声音喝道:君少侠,请留步
  君莫寒惊叹来人内力稳健雄沉,目光所至,一位身穿剑袍的老者看着自己,老者两鬓斑白,一身白色剑袍,背后背着一柄木剑,算得上是仙风道骨
  在老者身后,站立七位持剑中年人,每人都身背长剑,冷然的看着君莫寒
  君莫寒冷声道:还请行个方便
  说完后,君莫寒便要闪身离去
  就在君莫寒要动身的顷刻间,长剑挥舞,从各个不同的角度刺出,好似一座简易剑阵,再度将即将离去的君莫寒拦下
  君莫寒看出这些人并非魔教中人,便疑问道:阁下是谁,为何三番两次阻拦
  老者道:老夫羽云剑宗宗主,羽青凡!
  掌羽青凡身后,第一人道:宗主何必跟这等武林败类彬彬有礼
  羽青凡看着君莫寒道:老夫无意阻拦君少侠,还请君少侠归还本宗宗主剑
  君莫寒道:我已对一元剑宗宗主剑傲亦说明,现在身有要事,此时无法归还
  羽青凡听君莫寒提起一元剑宗剑傲亦讨剑之事,立刻想到剑傲亦断剑受伤之事,微怒道:这可由不得君少侠
  君莫寒微怒道:难不成你想试试
  羽青凡道:正有此意
  君莫寒道:先让你的徒弟们退下,以免我误伤他们
  羽云七子,顿时脸色大色,目光凶狠的看着君莫寒,各个手持长剑,大有大战一触即发之势
  羽青凡知道君莫寒不是说大话,更何况这里地方狭窄,人多反而不利,于是他让七子退后,羽云剑宗宗主,羽青凡,和一元剑宗宗主,剑傲亦一样,亲自出手阻拦君莫寒
  突然,人影闪烁,以快到模糊的速度进行对战
  “砰,砰,砰,”
  强悍无比的掌力,让在场的羽云七子感到压抑无比
  内力的对拼,让整座酒楼受到了极强烈的震动,酒楼不停的战颤摇摆
  轰--
  酒楼最终没能承受住羽青凡和君莫寒的内力对拼,最终爆裂,栋折梁摧,土崩瓦解,振耳欲聋的坍塌巨响,整座酒楼坍塌大半,好在没有人员伤亡,只是可惜了这座繁华酒楼,在顷刻间之间,化为一片废墟
  漫天灰土下、迷人双眼的尘土中--
  七道身影,当先纵出,正是未能出手的羽云七子
  紧接着,君莫寒凌空三折身,飘然落地
  但却不见羽云剑宗宗主羽青凡的身影
  此时,羽云七子心中胆战心惊,怒急的看着君莫寒,身影闪动,七人以羽化飞升剑阵的阵法围住君莫寒
  君莫寒面色一寒道:我无意与诸位动手,快些让开,不然
  君莫寒的话还未说完,君莫寒面前持剑的中年人率先出剑,君莫寒只能被迫应敌
  顿时,剑气四射,寒光一闪,剑气纵横宛若一道道灵蛇般,七子中央围着一道看不清身影的人快速出剑
  百招之后,君莫寒心中烦躁,暗道:“羽云剑宗的羽化飞升剑阵,果然非同小可,不过这种打法,不知道要纠缠到什么时候,但是如果施展剑指天地碎,这羽云七子非死即伤,看来只能这样了
  君莫寒心念一动,一道冰冷剑芒闪过,紧接着便是叮当的长剑相击之声,七道银白寒芒闪过
  只见羽化飞升剑阵突然向外一散,羽云七子手中只剩下半节断剑,羽云七子各个兵刃被断,每人脸上怨愤之色极浓,随后将手中短剑丢掉,运作内力,看样子是要拼死一战了
  突然
  坍塌的废墟之下,露出一个人头,羽青凡灰头土脸地爬了出来,脚步踉跄,嘴角处血珠点点,粘满灰尘,冷喝道:七子不可冒犯,快退下
  然后羽青凡悲愤地说道:君少侠,七日后,我在风雷石等你,你可敢来
  君莫寒道:七日后见
  羽青凡道:老夫事先声明,那天在场的还会有几位好友,到时候可别怨我们以多欺少
  君莫寒大笑道:不管多少人,我君莫寒何惧
  羽青凡意味深长的打量了君莫寒一眼,随后率领羽云七子离开
  君莫寒轻叹一声,在周围看了看,早已没了马超的踪影,身后就站着一个哭哭啼啼的妇人,看样子就是这座酒楼的掌柜
  君莫寒知道马超短时间是找不到了,便转头对女掌柜问道:有没有人受伤,
  女掌柜说道:受伤的倒是没有,只是本店
  君莫寒不等她说完,从怀总拿出两锭黄金递交给女掌柜道:这两锭金子就给你作为赔偿吧
  女掌柜大喜,连忙感谢
  君莫寒匆匆赶回,走到房内,只见房中空无一人,沐漓心已不知去向,桌子上面留有一张字迹娟秀的纸条,字条上写道:我去黑海荒岛找一人
  君莫寒心中甚是无语,看着看着笑了出来
  但随后又想到,火清影虽然个性淳厚,但却不是软弱之人,像沐漓心这样娇纵性格,肯定发生冲突,好在羽云剑宗所订之战还有几天,我还是先把她追回来吧
  君莫寒如离弦利剑,追出一百里,依旧不见沐漓心的身影
  一山又一山,一城又一城,又一百里,依旧还是不见沐漓心的身影,他想到沐漓心轻功绝高,踏水面而不起涟漪,人又特别聪慧,她行走的路线肯定不会露出踪迹,让人轻易追到,于是君莫寒掠上一座最高的山峰巍然不懂,一面调戏,一面观察周围动静
  而沐沐漓心此时正好也这树林之,她心中怀着数不尽的委屈心情,全力向着黑海荒岛前行,似乎想早点见到那个女子
  就在她身形疾射中,突然看见林中坐着一个赤脚奇装少女,手上金光闪烁
  沐漓心顿时心中一震,随即收住身影,仔细观看,只见这少女长发及腰,用一根白色束带绑住,眉目如画,身穿一件白色长裙,一双手臂,露在外面,她右腕所戴,正是她追查君莫寒失去的一枚鸿钧连心镯
  沐漓心压抑不住心中怒火,直接走了过去,怒喝道:你是谁
  少女对她也不客气,但并不动怒,微笑道:我叫火清影
  沐漓心道:你可是从黑海荒岛来的
  火清影笑道:对呀,你怎么知道
  沐漓心道:我问你,你右腕处带的镯子是不是君莫寒送你的
  火清影兴奋笑道:原来你认识莫寒哥哥呀,你叫什么名字
  火清影的这一声莫寒哥哥,对沐漓心无异于当头一帮,心中怒火焚烧,简直无法遏制,怒道:我是谁跟你没关系
  火清影疑问道:那么你找我干什么
  沐漓心怒道:找你干什么,我是来找你算账的
  火清影疑问道:算账,算什么账
  沐漓心道:我不许你叫他莫寒哥哥
  火清影疑问道:为什么
  沐漓心道:我有这个权利不许你这么叫他
  火清影疑问道:你是谁,为什么你有这个权利
  沐漓心道:我叫沐漓心,我是他的心儿
  火清影道:奇怪,莫寒哥哥怎么没告诉我,他有个心儿
  沐漓心道:你现在知道也不算晚,快把手镯给我,省得我动手
  火清影黛眉一皱道:这不行,这是我们的
  沐漓心道:你们什么,你们的什么
  火清影道:这是我们的定情信物,决不可能给你
  沐漓心道:狗屁定情信物,给不给由不得你,不给的话
  火清影道:你能怎样
  沐漓心道:那我就打到你给
  火清影道:我不想和你动手
  沐漓心道:你害怕了
  火清影道:这到不是,我是害怕伤了你
  “哈哈哈哈!”
  沐漓心被火清影给气得一阵冷笑,道:那你就接招吧
  沐漓心施展出奇快的身法,向火清影膻中穴点去,速度奇快,火清影不料沐漓心突然动手,直指死穴,身影瞬间腾空,但还是被沐漓心的气机所伤
  “嗑”的一声!
  沐漓心感到手指奇痛,顿时惊骇,原来火清影这件白衣裙,居然有着内力反震的神奇妙用
  沐漓心不知道这件白色衣裙是烈焰天麟蟒的筋膜所制,刀剑不能伤其分毫
  虽说沐漓心第一招没能起到作用,身形转动,准备开始第二招的施展
  火清影后退三丈后叱道:你不必逼我出手,我无意和你动手
  沐漓心气得脸色通红,娇躯乱颤咬牙道:你是不是爱君莫寒?
  火清影点了点头道:嗯
  沐漓心道:其实,我也爱他,所以我们之间不能两立,但是你肯定没有我喜欢他,而且,你在破坏我们的感情
  沐漓心话音刚落,双掌翻动,强而有力的一掌,接踵而至
  火清影闻言不异于利箭穿心,俏脸立刻变色,双掌展开天衍伏灵录中的掌法绝,对拼沐漓心的一掌
  顿时树林中,内力如潮涌,震得树叶纷纷飞舞
  两道身影,纠缠不清,五十招,一百招,两百招,三百招
  沐漓心和火清影势均力敌,不分上下
  沐漓心以灵巧,速度,招式,诡异见长
  火清影以力道,雄浑,稳健,凝练为胜
  突然--
  沐漓心一声清啸,曼妙的身影凌空而起,双脚以刁钻的方向角度进行交换踢出
  火清影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应付,微微一愣,右手呈剑指,指尖微弱的紫芒闪烁
  “蓬”
  沐漓心凌空折腰后退三米,堪堪躲过,怒道:看来,君莫寒连秘不外传的剑指天地碎都交给你了
  沐漓心又以看不清的速度凌空而来
  火清影被沐漓心一语道破,脸颊突现红晕,不好意思再出剑指,就在这一愣神的功夫
  左肩出,被沐漓心连踹两脚
  火清影连退六步,跌倒在地上
  沐漓心得理不饶人,向着火清影死穴处踢出
  火清影看出沐漓心满脸怨愤,杀气重重,心中不禁一震,右腕处的鸿钧连心镯奔腾而出,左手更以十成内力硬接沐漓心的一角
  掌脚相撞,沐漓心被火清影的鸿钧连心镯打在小腹处,沐漓心被震退一丈之外
  “哇”的一口鲜血吐出
  双眸之中越发的红了起来,她心中怒,恨,怨,忿,犹如火山喷发一般
  她被对方掌力撼动,被鸿钧连心镯震乱了内力,这些伤还在其次,最为主要的是,君莫寒竟将秘不外传的剑指天地碎传她,足见感情非同一般,这精神上的打击,不是这点小伤可以比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