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二十三章:奇怪

  几人一起到营地后,米蓝坐在那里整理草药,她得整个人得灵魂都是空灵得,可能还沉浸在鸟儿得叫声中。
  而张晨女士在帮宇默整理包扎伤口,蜜蜂蛰着也许是小事。但在山中一些小伤口也要注意,因为很有可能会发生感染。​张晨女士帮他简单在一点一点地清理着伤口,而这时的宇默望向远处的子雅。
  张警官抱来可前几日捡来的柴火,它们也已经晒干了。
  他帮着张晨女士生活做饭,这时大家适合喝一点热的东西了,天也渐渐地凉了。哪怕是一碗寡水,喝起来热的也是好的。
  也许这时夜色的黑寂正需要这样一碗又清又淡的水来补充,冲走这刺凉的黑夜,给人的心一种温暖。
  夜晚的黑寂衬托出一种新奇,黑夜中的星星点点成为若隐若现的光亮,一闪一闪地很是引人。
  张警官和张晨女士望着这变化的天气,沉寂的黑夜,互相感叹到今晚的夜恐怕会格外的凄凉。
  这天中午大家的心情伴随着昨晚漆黑的夜也随之而过。米蓝没有了昨日的那份忧愁的心情,但整个人的精神状态和前几日来是有很大改变的。
  张警官一直想找个机会问温存为什么米蓝自从回来之后变成这样的,温存也像缄默不口。但他想了想还是把这件事情和张警官说了。温存想张警官知道这件事未免对米蓝不是件好事。
  张警官听完温存的话后,他点了支香烟望着远方,嘴中吐出的香烟变的缭绕,慢慢地充斥在两人的面前。远方的路好像被这一团迷雾缠绕,变得不是很清楚。
  这时的温存看到张警官的表情,问他是不是想到了什么。张警官犹豫了一会说:“温存,你还记的吗,前几天我们在上山的时候,在一个坡度很陡的地方休息了下来,那是我们坐在上面的几块大石头上。”
  温存说:“记得,有什么事吗?”张警官望向了温存,过了好一会说:“那些石头我如果猜得不错的话,应该是人为放在那里的。”
  这时的张警官把头转向了温存,而这时温存的表情并没有吃惊的样子,好像他似乎已经知道了,只不过他是怎么知道的,张警官在想温存可能是猜出来的,或者说早有疑问。
  张警官说那条路可能是他们上山的必经之路,现在想想他们一路走到这里,而那路上的石头确实可能是人为的。
  现在细想想而沿着石头走的那条路,看似像一条新开辟的路上,但只不过常年路上长满了杂草,可能掩盖了那条路,他们走过时路上的的泥土确实要比平常地方的泥土要踩的踏实一些,踩过的泥土的确实和周围疏松的土有差别的。
  温存可能之前就想过这个问题,但他一直没说吧了。这次张警官对他说的话让本来有点疑心这回更加感兴趣了。
  张警官这时回过头来注意到了远方的宇默正在注意着一个人,而宇默并没有注意到他,他在一直望着宇默,不知道宇默在想什么。
  米蓝突然换了一下手中的动作,这时的她抬起头看向了大家,虽说看向了大家,但她最先注意到温存,而并没有注意到宇默。宇默低下了头,看到自己的鞋带突然开了,弯腰去系它。
  这边的张警官被宇默的这一个动作吸引了,他的眼睛瞟向了宇默的这边,宇默手中系鞋带的动作不快也不慢,好像很熟练的样子。
  米蓝望向了温存之后,注意到了张警官好像在注意,张警官的神情中流露出一种疑问。
  当米蓝这时刚转向宇默时,宇默刚好结束了手中的动作,但他的手还在鞋子上面。这时的米蓝好像看到什么,她看到了宇默鞋带的系法,这种鞋带的系法,就是在蝴蝶结上面又打了一个结,而这个结和那条她在药瓶上发现的打结方法是一样的。
  米蓝的神情恍惚了许久,张警官好像看到了这一幕,便和温存走了过来。
  张晨女士在筹备接下来几天的粮食,这时的他们几人的粮食加起来也没多少了,虽然粮食比较少,但米蓝在山里也找来了不少吃的,有野果,有的药草也可以吃。
  张警官这时在帮张晨女士,他问米蓝这附近还有没有什么可采摘的野果。米蓝这时望着张晨女士手中洗的果子,便笑着说:“这些我能够摘到的,而且仔细辨别过的没有毒的摘回来的。”
  张警官回答“我们可不可以多摘一点?”米蓝说:“这山里面的果子是不能随便采摘,有些果子是有毒的,我想毒性也不会太小。山里的果子一般都比较小,不会太多。如果遇见大的而且书上比较多的,很有可能是人种的。”
  米蓝的一番话,张警官笑着说也不敢胡乱想了。这时的宇默拿起了地上张晨女士洗好的果子,但他并没有吃,而是认真看了看。
  米蓝这时说,你们吃的时候要小心,因为我也不知道上面有没有虫子,可能检查的有漏掉的。这时的宇默拿起果子当着米蓝的面开始吃了起来,米蓝看着他一口一口的嚼着,好像很甜,很美味,证明这个果子没问题似的。
  米蓝并没有和宇默说什么,而是转身走向了温存和张晨女士。而温存和张晨女士正在清洗一些米蓝整理好的药材,只不过这些药材是可食用。米蓝在背后看着温存,认真地注视着温存,这时温存帮张晨女士整理药材的背影看起来很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