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二十二章:惊险

  而米蓝和张晨女士还在刚才采花的地方,米蓝在这个地方同时也发现了大量的药材,它们和花混合长在一起。而这时的米蓝听到温存在叫自己,告诉她宇默被蜂蛰住了。而这的米蓝反应也很镇定,她把手中的草放了下来,摸了摸其中的几棵草便把他们拿起来就走了,跟在温存的后面。
  而这时的宇默仍然躺在地上,他好像在忍着疼痛,但表现的并不是很明显。而旁边的张警官焦急的状态看起来比宇默本人还要担心。好像宇默知道自己被蛰的蜂不会有事一样。张警官这时想那个角度掉下来的蜂窝怎么会在宇默的旁边,张警官提前找好角度,以避免蜜蜂伤人。
  如果宇默故意想被蜜蜂蛰着,那他的目地又会是什么,被蜂蛰着会对他有什么好处。
  张警官真的想不出来,但他一直记在心里并未说什么,他知道宇默的伤口可能是他自己弄得到。
  米蓝看到宇默伤口处有於点的伤斑,先给她把刚才拿来的草药揉碎敷上,其中有一棵是温存认识的是蒲公英,其余的温存也不怎么认识。通过一段时间后,大约二十分钟后,米蓝看到宇默的伤没有明显得变化,这才放心。蛰宇默的不是毒蜂,不然伤口就不会这么轻了。
  听完米蓝的话后,张警官更加坚定自己的想法,蛰宇默的蜂不是毒蜂,而是一般的蜂。
  米蓝在给宇默上完药后,突然间眼睛眨了一下,而这时的她望向那堆蜂窝。又看了看自己手中的草药,她不明白这是巧合还是什么,怎么可能会这么巧,宇默这边刚被蛰着,而那边自己立即找来了草药,关键是这种药离蜂窝的距离不远。
  而刚才米蓝采来的蒲公英和半边莲,还有七叶一枝花,又叫七叶莲,这些在这里恰好都汇集到了一起,米蓝心里想。而这些也是防治蚊虫订咬的药,而旁边不远处就是蜜蜂。
  张警官说这不是很正常吗,并没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在它的旁边找到这些药材,也许山里别的地方也可以找到这些药材。
  米蓝的感觉告诉她没这么简单。这些药材刚才和花朵混在一起,如果不是编草帽,自己也不会走到里面去看,用手摘花时,拔出下面的根时,看到了药材。
  很显然这些药材原本可能是有人种的,只是长时间没被打理,被花掩盖了,还有就是这里的药材是成片分布的,数量的集中生长并不像野生的。
  米蓝没说什么,这时她给宇默涂完药后,便又一个人一句话不说地背着头走了过去,离大家而去。
  这时的米蓝走到刚才那个采药的地方,她注视着这上面的花海,而说是花海,只不过是零零碎碎的小花比较多。
  这时的温存走了过来,他好像看懂了米蓝的心事,便说即使这是人种的,那我们也不知道会是谁,好了,别想这么多了。
  温存这时知道米蓝在想什么,因为他那一次在米蓝的家中庭院中也看到过这几种药草,而听米蓝的爷爷说这药草是米蓝的父亲种的。
  两人虽然没有太多的言语交流,但他们两也许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而这时的米蓝眼中露出一种愁思,并没有直视温存。
  温存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在旁边看着。
  这边的宇默的疼痛已经没有刚才那么厉害了。这时这边的米蓝和温存抱来了他们刚才采的一些药材,这时坐在地上的宇默看着慢慢走过来的两人。张晨女士问他们两人怀里的是什么时,米蓝说是一些药材,她想近几日大家也许可能用的到,于是便和温存抱着药走在了大家的前方,这时的宇默也被扶了起来,慢慢地跟上。
  米蓝和温存这时两个人在前面,头一直没回。他们几个慢慢地跟在了后面。张警官感到诧异地说,今天这两个人怎么了,也不等等我们。而张晨女士望着前方的两个人,这时也开口说,温存的脚今天看上去好多了。
  宇默仍然在慢慢地跟着,他拿着刚才米蓝给他揉碎的草药捂在伤口上,这样会好受多了。
  这时的他看见米蓝急促的步伐,不禁的想起什么了,她抬头看着前方加快步伐行走的米蓝,这时感到自己用力捂着的伤口也在急剧加痛。
  这一路上只有张警官和张晨女士了了的几句,大家都没怎么说话,可能大家都感受到米蓝的不对劲了吧。
  宇默跟在温存的后面,看着温存望着米蓝的眼神,不知道为什,感觉浑身上下都在有一种侵蚀,他不知道这具体是什么感觉,他也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只觉得很奇怪。
  这时的温存抱着药草慢慢地跟宇默并排走在了一起。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样做,可能是为了躲避,但躲避什么呢,他自己也不清楚,总感觉这时应该给米蓝留点空间。
  米蓝一个人这时在前方慢慢地走着。
  而大家这时又不敢去打扰她。宇默这望向旁边的温存的眼神,慢慢地抬起头,侧着脸看像温存,有点像僵尸,很恐怖的样子。而温存好像也感觉到了,但他把眼神躲避了。
  后面的张警官和张晨女士,两个人一直走在后面,看着这帮孩子。总感这些孩子跟刚来时有点不一样了,个个稀奇古怪地,这时张晨女士跟张警官开玩笑地说。
  此刻的空气很宁静,只有充满几声回荡的空灵的鸟叫声。叫声在这时显的格外的响亮,格外的引人。
  米蓝听到鸟叫,慢慢地停下了脚步,她站在那里向着四周环望,声音很清脆,就像小时候父亲给她带回来的鸟时,声音好像也是这样的,也是这么的欢快。
  很多年过去了,这样的鸟她再也没见过,今天在这里又遇到了。她抬头寻找,并没有找到这种鸟。
  鸟儿声仍在回荡,几人前后不同的就这样慢慢地走着,这时的他们好像就是一幅行走的画,画里面有人,有物,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