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十二章:进山寻茶

  下午没过多久大家都准备得差不多了,这时大家都正准备要走,张警官问温存:“你还可以吧?”
  在张警官问温存的时候,宇默看到瞭他们,便走瞭过来问温存怎么不穿今天上午那双鞋,今天上山,山上的路不好走。
  张警官听到宇默提到这件事,再加上温存是平足,他和宇默便一同劝温存把那双鞋子穿上。
  温存听瞭他们俩的话,没过多久便把鞋子换上了。这边张晨女士和米蓝也准备得差不多,几人接下来便一同前往了。
  这次进山比前几次进山的路程更加远险,艰难,因为他们往美山的里面走了去。
  而对于里面的地势更加复杂难测,天气的变化,以及野生动物的伤害,这些情况都存在潜在的危险。
  他们几人一互相陪伴着,以防路上有什么危险也好照应。就在几人上山的过程中,温存的鞋突然打了滑,差一点摔倒,如果不是旁边张警官的搀扶,恐怕又会摔倒。
  这时的张警官望了望温存开口说:“哎,你的脚现在不适合爬山。”张警官在想温存是平足,再加上近来几天的爬山,路途颠簸,山里的天气又不好,再加上以前可能有旧疾的存在,在想接下来的路程他可能又受苦了。
  这时温存抬头,望了望张警官笑了笑说:“就是滑了一脚,没关系。”这时的张晨女士和米蓝显现出有点紧张温存的脚,争相问向温存的脚怎么样,碍不碍事。
  而这时的宇默也显得出有一点惊慌,他望了望温存的鞋子。这一切张警官也都看在了眼里。
  几个人继续赶路,这时张警官突然开口说:“我们走的这个地方,山的深处,以前难倒没人来过吗?”
  米蓝回了头望向张警官说:“我想可能没有,以前也没听奶奶怎么说起过。”温存望向前方的米蓝说:“可能有,一些野外的探险家,不排出他们的出现,只不过我们不知道罢了。”
  张警官这时转向宇默问了一句话:“宇默,你是从事有关地理方面的,对这个地方你了解多少吗?”这时宇默说:“了解倒不是很多,但是现在的探险家和地理学家的密切配合,我相信像美山这样的地方会逐渐地被人们了解。”
  张警官笑了笑说:“这地方发生命案恐怕也不会好破吧。”这时的米蓝望了望张警官,张警官也看到了米蓝在望向他。在前面领路的张晨女突然回头说:“张警官的职业病又犯了。”
  说完,大家笑了笑,只有米蓝一个人仍然在保持沉默。宇默和张警官都注意到了这一幕,两个人相互望了望,好像在传达什么话语。
  这时走在前面的张晨女士,说让大家坐下来休息休息,于是几个人便坐在了周围有几块石头的地方。
  这石头坚而硬,尽管长年处于山中这样恶劣的天气下,但在坡度这么高的地方找到这么大的石头也是不容易的。
  就在几个人稍坐片刻休息的时候,这时细心的张警官好像看到了什么,他在想刚才他们来的路上。
  几乎每走一步脚下的小石子就往下滑,而他们休息的这个地方,坡度也不算低,石块也不小,可是为什么感觉石块这么稳固。
  就在他们几人休息时,张警官蹲了下来,看了看,这些大石块的低下,看到了一些明显的痕迹。
  这些痕迹可能由于年大久远,周围出现了一些浅而宽的痕迹,但从坡度与大石块的重量来计算,时间是不允许这么大的石块停留太长时间的,但如果石块的底基比较稳固,那就有可能了。
  张警官在猜想很有可能是有人,在石块刚落到这个地方没多久,有人在它稍下方的距离刨了比较深的泥土。
  当石块如果再受到冲击滚落时,就完全有可能有一个比较深的根基了。这时的宇默向张警官走过来,问:“看你一个人在这里,你是不是在想什么。”
  张警官笑了笑说:“你猜对了,看到你突然想起以前你跟我说过的一些东西了。”宇默说:“什么东西。”突然张晨女士这时喊大家开始准备走了,张警官这时背着东西,拍着宇默肩膀笑着说:“你看看石头低下。”
  当张警官走时,他低头看了看石块的底下,他的眼睛凝视了许久,当他再抬起头时,恰巧和回过头来的张警官两人目光相对。宇默似乎在传达着什么,只不过很模糊而已。
  几个人背着行囊前进时,宇默走在最后面,张警官和张晨女士走在了前面。他看到离他不远的米蓝时,突然加快了脚步,可当看到前面和张晨女士在悠闲聊天的张警官时,他又逐渐的放慢了脚步。
  宇默这时一直在盯着张警官看,他对张警官有了另一番态度。这时的温存发现宇默有点感觉不对,便走向他的身旁说:“宇默,你怎么了,你是不是感觉不舒服。”
  是啊,这山越爬越高,越爬越陡,对人的体力和意志力都是一种考验,大家的脚步也放的越来越慢,几个人的距离也渐渐地拉进了。
  这时的张晨女士从草丛里摘下一棵植物时,宇默从张晨女士手中拿过这棵植物问:“这是什么。”米蓝看了看说:“这时一种治疗外伤的药,在山里随时都有可能碰着摔着,用这外敷伤口,可以有所缓解。”
  张警官这时插嘴说道:“米蓝你知道?”宇默在旁边默默的看着这一切。米蓝的面部表情突然转换了一下说:“对,小时候父亲经常带着这些东西回来。”
  这时米蓝又说道:“我当时还比较小,虽然不怎么记事,但我印象比较深刻的就是父亲常年拿着一把镰刀和一个铲子。”这时一旁的张警官说道:“这两个东西是山里采药人必不可少的东西,很正常不过。”
  米蓝回答:“是的,父亲手上也经有拿这些东西磨出来的痕迹,起的茧子也比较厚,但有一次父亲起茧子的地方流了不少的血。”
  宇默这时看似开玩笑的一句话说:“只有使的外力大了,我想还的需要一定的时间作用,才会在老茧的地方流血吧。”说完几个人一起前行,张警官总感觉心事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