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五章:怕什么来什么

  郑月月一脸不敢置信:“所以你的意思是爸爸替儿子在追求你,这也太扯了吧?你见过人吗?难道他儿子长的很丑拿不出手,或者是个痴呆不会来事?”
  季翎摸着下巴认同的点了点头:“有道理,不然干嘛要让爸爸出面,小米,这种事就算那家再有钱,你也别答应,这要是跳进去了可就是火坑,咱们还是好好接戏拍戏,脚踏实地靠自己啊!”
  邹小米简直不敢想象要是这些话传到陆凌谦的耳朵里他会气成什么样,说他丑就算了,还痴呆:“我知道的,今天试戏成功了,让我等通知进剧组呢!”
  “恭喜恭喜,我就知道你一定是我们中间最争气的那一个,你都被公司签下了,我们两都还没着落呢!”季翎抱着邹小米羡慕不已:“那你什么时候从宿舍搬出去啊?你奶奶什么时候过来?我们一起去接她啊!”
  郑月月赶紧举手:“我可以开车帮你拉东西,还可以去火车站接奶奶,我爸爸换车了,正好把之前的车给我开了。”她们三个人就郑月月家庭条件最好,算得上是一个小小的富二代,不过身上完全没有富二代的习性。
  听到奶奶邹小米的脸上瞬间拉了下来:“明天收拾收拾东西,我们一起吃顿饭,后天搬吧!奶奶暂时不会来和我一起住了,到时候欢迎你们常住。”
  “之前不就是说好奶奶过来才要搬出去么?怎么不来了?”季翎松开手疑惑的问道,郑月月拉起她使了使眼色:“我和翎翎去把晒的衣服收回来,你赶紧整理一下我们一会一起去看电影,最近上映的那部喜剧评分很高呢!”
  门一关上郑月月就敲了敲季翎的脑袋:“没看到小米不高兴了,估计奶奶不想过来,年纪大的人不喜欢城市里的生活,很正常的,你那么问小米不是戳她的伤心处嘛。”
  “就你最贴心懂事了!”季翎笑着和她打闹跑远了。
  邹小米坐着发了一阵呆,这才起身收拾起来,终究是要离开学校开始自己独立的生活,也算是一件很有意义的大事,不能因为这些节外生枝的事情扰乱了自己的计划。
  三人约着看了电影,出来后准备在商场里吃了晚饭再回去,可是还没走出多远,就听到商场里传来一阵盖过一阵的欢呼声。
  郑月月拉住一个跑的飞快的女孩子好奇的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大家都在往那边跑?”
  “是陆凌谦出现在商场里了,我得赶紧去看我男神,松手松手!”
  郑月月赶紧松开了自己的手,一脸兴奋的回过头:“我们也去看看吧,那可是陆凌谦真人啊!这么难得的机会都被我们遇到了,怎么也不能错过啊!”
  季翎也是充满了期待:“天啊!居然是陆凌谦,赶紧走,他可也是我男神,小米,你也很喜欢他的,赶紧走吧!别一会人家离开了,可就见不到了。”
  邹小米确实一点也兴奋不起来,这是不是就叫冤家路窄,以前怎么就没有这么巧的事,一遇到就巧合不断的老是碰到,她才不要去凑这种热闹。
  “哎呀,我肚子突然好疼啊!你们赶紧去帮我先看着,记得帮我多拍几张照片,我得去厕所,你们快去快去,一会电话联系。”邹小米抱着肚子朝着另一边快速的跑开了,季翎和郑月月也没觉得哪里不对,赶紧拉着手朝着人潮涌动的地方跑了过去。
  邹小米坐在马桶盖上一阵郁闷,掏出手机无聊的准备打上一局小游戏消磨时间,准备怎么也要等到陆凌谦离开商场后她才能出去。
  厕所门被人推开了,邹小米为了避免尴尬赶紧把游戏关了静音,然后居然听到了一个有点耳熟的声音:“你死哪去了?赶紧过来找我,我被包围在商场里了,躲在三楼的厕所里,老爷子是不是疯了,让我回家,我回去了他又不在家,现在又把我约到这么多人的商场里,他又说自己有事已经离开了,干嘛,想要耍我就明说,何必这么绕来绕去的!”
  陆凌谦是真的怒了,因为是要来和陆佑年见面,他没带着人,谁知道一进商场就暴露了,不过他敢确定,分明就是有人故意把他泄露出来的。
  邹小米真的是想要一头把自己撞晕算了,她都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在女厕所还是男厕所了,难道刚才她匆忙的跑错了?绝对不会,那么就一定是陆凌谦跑错了。
  其实也真不是陆凌谦跑错了,而是被汹涌的人潮给逼的只能跑进这里了,如果陆凌谦知道邹小米此时就在里面,就会明白这一切都是被人故意安排的。
  而此时安排这一切的陆佑年正惬意的喝着茶,笑眯眯的从秘书手里拿过手机,手机画面上正是商场的事实监控视频:“这两人怎么还没从里面出来啊?”
  “要不我再安排一下,把他们给逼出来?”秘书很是尽职尽责的辅佐着陆佑年的一切事务,现在他的工作自然也包括了陆凌谦和邹小米的事情。
  “不用,那就真的太刻意了,把我手机拿来给小米打个电话,她应该要接的。”秘书无语,这难道就不刻意了?
  邹小米换了一个姿势,陆凌谦到底还要在这里呆多久啊!她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简直太煎熬了,手机不期然的震动起来,虽然她关了静音,可是忘记震动了。
  安静的空间里震动的声音清晰无比,邹小米看着陆佑年的号码简直是欲哭无泪,这不是怕什么来什么?
  “谁在里面?”陆凌谦才是最震惊的那一个,他进来就问过有没有人在里面,可是没人出声,自然的就以为里面没有人了,关键是都过去这么久的时间了,是不是也太能忍了。
  邹小米知道是待不下去了,不得不从里面走了出来,尴尬的挥了挥手:“陆老师,又见面了,你先别说话,我接个电话,陆叔叔,有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