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三章:该来的终究会来

  “难道我还能骗你,小姑娘很有天赋,不错,加油额!”邹小米兴奋的在原地蹦了起来,然后深深的弯下腰:“谢谢您,谢谢各位老师,谢谢陆先生。”
  说完就要往外走,一道清冷的生意忽然叫住了她:“等等!”不用回头也知道这是陆凌谦的声音,他又想要干嘛?
  邹小米僵硬的转过身体看向了他:“陆先生,还有事?”
  “你不是说迟到的事情可以解释,我挺想听听你的解释。”陆凌谦站起身居然绕过桌子朝着她走近了。
  邹小米心里却是百转千回,难道她能说自己被亲生父亲绑走,然后还知道了他们之间不能言说的关系?不行不行,这话要是说出来一定会被陆凌谦打死的。
  “怎么了?很难解释?”陆凌谦已经走近了,看着她一脸纠结犹豫的样子继续追问道:“要是为难也就算了,我看你就是态度不端正,行了,走吧!免得让大家还以为是我欺负你。”
  “陆先生,我不喜欢说假话,可是如果说实话只怕会让你很为难的,今天早上的事情和你有关,至于什么事我想你心里很清楚吧?你大可不必为难我,因为我对这件事在今天之前我毫不知情,你还是自己回家先解决好吧!”
  邹小米原本心里就堵着一口气,此时看着陆凌谦对自己的态度,她是真不愿意忍着,这件事她也是受害者,她又没有做过任何伤害别人的事,所以干嘛要害怕陆凌谦。
  “还有其他的事么?没有的话我真走了,对了,希望你不会因为这些毫不重要的私事就用一些不光彩的手段来整我,今天这个角色我可是通过了的,这么多人在场的。”
  陆凌谦简直以为自己耳朵坏了,他听到了什么,这个不是好歹的女人居然敢质疑自己的人品,他会用不光彩的手段整她?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邹小米,你很好!”
  “凌谦,你们难道认识?”一旁等着的经理等人总算是意识到了哪里不太对劲,忍不住出声问道。
  谁知道两人居然异口同声的说道:“不认识!”
  邹小米尴尬的抱着自己的包拉开门跑了,陆凌谦冷哼一声:“不认识,赶紧吃饭去!”
  “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啊!”邹小米坐在公交站台等着车,还是忍不住的嘀咕着,随后掏出手机给奶奶打了电话,反正试戏通过了还是喜事,要先给奶奶说一声。
  “奶奶,您吃饭了么?我今天试戏通过了,上次给您打的钱收到了吧?”
  奶奶坐在一堆老太太中间拿着电话一脸的笑意:“我们小米厉害了,要上电视了!钱收到的,你房子租好了么?”
  “房子差不多了,您放心,等我安顿好就把您接过来,您就不用住破房子了。”邹小米只有奶奶这么一个最亲的人,只想要把最好的都给她。
  奶奶沉默了一下小心翼翼的说道:“小米,有件事奶奶说了你别生气,文龙今天和我联系了,他说想接我回邹家去,这么多年了我也挺想回去的。”
  邹小米咬着嘴角没有吭声,奶奶知道她不高兴了,可是这件事她有了自己的打算:“小米,他也和我提了陆家孩子和你的婚事,这件事奶奶希望你能答应,毕竟陆家能让你以后都过的很好,听说还能帮上文龙大忙,所以陆家会是你最好的依靠。”
  “邹家给你什么好处了?”邹小米红着眼眶说完才惊觉这话太伤人,更何况还是自己最亲的奶奶,赶紧想要解释:“奶奶,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想说邹家不过是把我当成一颗棋子,这您很清楚吧?您又真觉得陆家会对我好?”
  奶奶明显的叹息声通过电话落在邹小米的耳朵里,让她的委屈更加的放大了,却听到奶奶继续带着决绝的说道:“这件事奶奶希望你能听话,你必须嫁给陆家的孩子,奶奶已经答应了你爸爸回去,以后我的事你别操心了,邹家会好好照顾我的,你好好做准备。”
  邹小米气极反笑了起来,她以为自己可以依靠的人终究也是逃不开血缘关系的牵绊,还是选择了自己的儿子:“好,我知道了,那您自己注意身体,邹家我不会去的,以后您要是想见我再联系吧!”
  说完直接挂上了电话,却是抱着自己坐在空荡荡的站台上哭了起来,她这短暂的一生虽然不幸可是始终有一个爱着自己的人,如今这个唯一爱着自己的人也与自己渐行渐远,而这一切都是因为邹家,为了让自己嫁给一个不相识不了解的人,他们煞费苦心,既然都这么迫切的希望她嫁进陆家,那么她就嫁吧,以后再慢慢的和邹文龙算账。
  还没等她缓过来电话又响了起来,没有备注的陌生号码,赶紧擦了擦脸接了起来,还不来得及开口那头已经热情的说起话来了:“小米啊!我是陆佑年,听说你结束面试了,我们一起吃个午饭吧!”
  陆佑年?邹小米对于这个陌生的名字完全没有印象,不过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千禹集团的总裁好像就是这个名字,所以他是陆凌谦的爸爸!
  “陆总,您好,吃饭就不必了吧?我已经吃过了。”开玩笑,她干嘛要去和陆佑年吃饭?她虽然是在考虑同意嫁给陆凌谦,可是也仅仅是考虑,还没做好最后的决定呢!
  “别叫的那么生份,叫陆叔叔就可以了,你往对面看,我在车里等你,过来吧。”陆佑年摇下车窗朝着她挥了挥手,邹小米恨不得钻到地下去藏起来,人家就在那里看着自己的,也不知道看了多久,刚才她还偷偷在哭,还说了假话,一阵不舒服瞬间遍布全身。
  磨蹭的起身走过斑马线来到了陆佑年的车前,气氛紧张又尴尬,邹小米还在想着怎么拒绝这顿午饭,车门已经被人打开了:“邹小姐,请上车吧!”
  陆佑年一脸慈祥和期待的看着她,邹小米叹了一口气,该来的终究会来,他们一起吃的这顿饭是早晚的事,还不如早点去吃完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