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二十七章 漫长的手术

  祁王的寝卧大门紧闭。黎盏候在床前,轻轻掀了帘子瞧了祁王一眼,他气色比昨日还要糟糕许多,苍白里泛着青紫。
  “许侍卫,我已经准备好了,现在就差些东西。第一,是和祁王匹配的肝脏,第二,是和祁王契合的血液。这两样准备好了,我没问题。”
  换肝换血的问题,黎盏早就提过,许骁早有准备,只见他点了点头,有下属押着一个长发披肩的男人跪在地上,带着手铐脚镣,显然是个死刑犯。
  “通敌叛国的死囚,姑娘尽管用。”
  “就一个人?”
  许骁不解:“怎么?一个人还不够吗?”
  “我没办法保证能一次性匹配成功。”
  “匹配?姑娘这是什么意思?”
  “人的血型是不一样的,血型不匹配会有溶血反应。肝脏也是同理,如果不匹配,是无法移植成功的。”
  她尽可能简单的阐明道理,许骁却搔了搔头,一点也听不懂。好在她是唯一的希望,说什么,许骁也只能照做。
  许骁毅然道:“这个姑娘不用担心,祁王府的死侍有的是。”说罢,侧头交代了下属几句,不过一会儿就来了二十多个亲卫,个个挺如标杆,强健壮硕。
  黎盏摸了摸手上的镯子。
  “主人有什么吩咐?”
  黎盏背过身去,小声道:“我需要鉴别血液和测试肝脏匹配。”
  “血液检测开启,肝脏匹配开启,请与需要检测的人体进行接触。”
  接触……
  “怎么接触?”
  “肌肤贴合三秒以上。”
  “咳咳……”
  不是她害羞,如今有了鬼医的记忆,和病人接触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只是这这次的对象是祁王,他要是不肯配合可怎么办?她还能对他用强不成?
  罢了,管不了这么多。如果猥*亵祁王会死,那医治不好祁王更会死!
  黎盏暗暗下了决心,幽幽朝祁王伸出了爪子。
  “你要做什么?”祁王蹙眉。
  说时迟,那时快,趁着他没反映过来陡然掀开褥子,一把逮住他的掌心。
  二十来个亲卫瞪大了眼睛,喉头同时一滚。从来不喜女色的祁王居然被一个乡下丫头给强占了便宜?
  祁王的脸色很难看,尽着自己微不足道的力气拼命挣脱。
  好家伙,封住心脉还能动弹?
  镯子发话了:“滴滴滴……测试失败,请注意在肌肤贴合过程中,务必保持稳定。”
  “女人,你在玩火。”祁王冷道。
  黎盏怒了,直接俯身,两手压在他的肩上:“王爷麻烦你配合一点!别想歪了,我不喜欢男人。”
  “那你这是在……”
  “闭嘴,我在给你把脉!”
  ……
  有这么强按着人家肩膀把脉的吗?
  祁王冷冷扫了她一眼。这女人敢叫他闭嘴?她到底在玩什么鬼把戏!若这次他能活下去,必要叫后悔都来不及!
  “滴滴滴……检测成功,可以开始寻找匹配血源和肝脏。”
  在祁王愤怒的目光中,黎盏豁然松了手,看都不再看他一眼的朝着那二十几个亲卫走去。
  祁王讶然……她女人,刚才还一副饥渴的样子,现在就冷冰冰的走了?
  从医的严谨让她双眸镇定而冷漠。亲卫们方才才见识了她女流氓的样子,不禁拽紧了袖子,紧低着头。
  愚昧,都把她想成什么人了……
  黎盏踱着步子走到人群中,伸手挑起亲卫的下颚。
  “滴滴滴……血液匹配成功,肝脏匹配失败。”
  “滴滴滴……血液匹配失败,肝脏匹配失败。”
  男人的下巴一个接一个的挑起来,这场面乍一看,真像风月楼里的大爷在挑小妞。许骁都看不下去了,“离姑娘,你……”
  “滴滴滴……肝脏匹配成功!”
  苍天不负有心人!终于找到一个合适的肝脏了。
  黎盏嘴角提起一抹满意的微笑,吓得那人当即捂紧了衣襟。
  她伸手点着人头:“你,你,你,还有你,你们四个留下,其他人都出去。”
  “接下来怎么办?”许骁问。
  “接下来,你也出去。”
  “我?”许骁紧紧按着刀把头,他贴身护卫祁王整整五年,莫说不会置他于危险而不顾了,平时就连只苍蝇都不会放进祁王的视线。
  现下祁王性命垂危,眼前的女人又来历不明,狡诈多端。他怎么放心让他们独处一室?
  “我就在这看着,不会打扰姑娘。”
  “看着也不行!都出去!”
  他又没见过开膛破肚,要是一惊一乍的惊扰了她,手术刀歪一寸或者深一寸的,人命还要不要了?
  祁王不想活了,她还想活着呢!
  “你不出去,人我不救了。”
  “你!”
  祁王给许骁做了眼色,许骁没办法,谁叫她有这个能耐,他只好怏怏地跨着长刀关上了门。
  偌大的寝殿中,四个亲卫跪在地上,额头微汗。虽是受过祁王的好处,心甘情愿献出自己的性命。但听说这次手术要开膛破肚的取人活肝,生而为人,哪有不怕的道理。
  反倒是祁王,颜色不改的躺着,似乎对她接下来的举动,只有好奇,并无害怕。
  黎盏背着身,抬手对着手镯低声道:“能开启手术台吗?”
  “请主人选取手术对象,进入手术室空间。”
  眼前立刻扫描出了室内的人。黎盏伸手,一一勾选。
  “请稍等。倒计时十秒,十,九,八……三,二,一,空间整合完毕,可以开始手术。”
  豁然间,移空换物!偌大的寝殿摇身一变,成了个密闭的手术室。
  手术床,氧气瓶、无影灯、心电图,设备齐全。
  黎盏张了张嘴,一种无以言表的震撼直击胸口,她心砰砰的跳着,深深吸气,一股浓重的消毒水味直就从鼻腔而入。
  这是她头一次亲历鬼医的世界,好奇中带着点不安,但很快又被一种莫名的归宿感和使命感强压了下去。
  也许这就是两个人的记忆,同住在一个肉体里的结果。相互排斥,却又相互交融。
  她正在沉醉之中,亲卫们却吓得不行,凭空变出来这些千奇百怪的东西,这女人不是妖孽是什么。
  “你你……您到底是什么人……”
  “见鬼了,妖怪,她是妖怪啊!”
  一个个张煌惊恐,大汗湿衣,拼命挣着,却发现四肢已经被牢牢的绑在了手术台上。
  黎盏倒也能理解,若她没有鬼医的记忆,凭白去经历这些,只怕已吓得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她一步一步走到祁王的手术床前。
  他倒不喊不叫,只是被无影灯射得睁不开眼。
  黎盏翻起手腕,轻轻解了他的月白色的衣襟,露出一片莹玉般的肌肤和完美的肌肉的线条。
  祁王眉梢一抖,这女人,到底在做什么?
  黎盏顾不得他脸上究竟是何表情,顺势往下抽了衣带,拉住袍子往两边一掀。
  啧啧……精窄的腰部,颀长的双腿,一览无余。
  鬼医前世做过上千台手术,而祁王这副身子真算得上她记忆里最完美的一副。
  然,再好看的躯体落在大夫眼里,也只是个病人罢了。
  黎盏带上手套,五指从刀具盘里一一划过,选了一把轻轻握在手中,另一手顺着他肚脐一直向下。
  这是要做什么?是要非礼他,还是要废了他?
  “你这妖人,你要是胆敢对殿下乱来,我们绝不饶你!”亲卫护主心切,唾着泡沫星子斥道。
  黎盏不理他们,只幽幽瞥了祁王一眼。一向四平八稳,岿然不动的祁王竟随着她不停往下移动的手,而变得不自在起来。
  “女人,你最好知道你在做什么?”他紧紧盯着黎盏的手。
  祁王话刚说完,只觉得下体一紧,黎盏已经按住他的关键东西,刀片顺着就划了下去。
  “呃……”
  “别叫,剃个毛而已又不痛的。”
  他不是痛……是从没碰过女人,该死的有了反应……
  “停手!”他恶狠狠的瞪着她,手腕上青筋凸起,像要把她活剐了似的。
  “殿下别激动。这是为了术后方便,先给你插个尿管。手术之后身子虚弱站不起来,尿管会自动把尿液引到袋子里,很干净很方便。但前提是得把毛剃了,以免引发尿路感染,否则有的你受的。”
  “本王可以自己起来,停手!”
  “滴滴滴……检测道病人情绪激动,建议先行麻醉。“
  黎盏抬头看了一眼心电图,嘶……这男人心跳跳得好快。
  身子还拼命扭动着,真影响他下刀的位置。要是一个不慎,王爷变太监就不太好了。
  “麻醉剂和生理盐水。”她命令道。
  一瓶点滴和一管麻醉剂凭空悬浮在面前。
  她取了吊针,按住祁王的手背。祁王瞧了那针头一眼,比银针要粗,中间还有小孔。
  “呲。”针头就扎进静脉,黎盏垫脚挂好了吊瓶,往点滴里缓缓推了一针麻醉剂。
  祁王正要说话,一个氧气面罩又塞到嘴上。眼看着她重新握刀,继续方才的动作。
  “女人,你究竟是……是……”
  究竟是什么人……
  他眼皮子越来越沉,黎盏的狐颜魅眼渐渐在无影灯下变成了一片黑暗。
  没有征兆,也没有痛苦。前一刻还在心底追问,下一刻便陷入了无边的空洞之中。这女人如此怪诞诡异,到底是打哪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