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二十一章 众望所归

  没等黎盏回答,又自顾自地道:“再说了,祁王这边解决了,白府那边也不会放过你。他们都报官了,咱们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的好。”
  黎盏何尝不知,可对于她来说,即便要死,也要死在复仇的路上。逃是不可能的,此仇不报,她活了也白活。
  “淼淼,这次师父是决心要留在京城了。”
  她掀了帷下了车,抬头一看,好一座阔绰的府邸。
  金粉绘檐角,彩笔添斗拱。屋脊上坐着瓦兽,红门上是绿油兽面摆锡环。
  正上方挂着深蓝的牌匾,金澄澄的雕了“祁王府”三个字,真是气派非凡。
  但仔细一看,这府邸阔绰归阔绰,却有些年久失修,少了点人味儿。墙砖斑驳,已生出了杂草还没来得及拔,只有大门和牌匾擦得锃亮干净。
  不过也是,这府邸二十多年没住过人了。哪怕皇帝常年派了奴仆打扫,可无人监督,总归疏漏。
  祁王才刚从祁水之地归京,能腾出干净地方来住人已是不错了。
  只见祁王府门口杵着几个带刀护卫,站得跟标杆一样直,一看就是训练有素的从军之人,定是祁王从老窝里搬来的亲信。
  “许统领。”侍卫们纷纷低头。
  那金刀侍卫微微点头算是回应,随即扯着黎盏就往府里走。
  “哎你别急啊,我自己会走,你弄疼我了。”
  侍卫似乎很急,根本没听她说什么,步步生风的绕过三五长廊,直把她拉进背面的一进内院当中。
  “进去。”
  她跌跌撞撞的跨进一间正房,朝里走,一张雕有鸱吻缠莽的楠木床前围了一大群人。
  楠木床梁上悬了厚厚的幔帐,看不清里面躺着的人。
  黎盏只从人群中认出了周太医。另几个叫不出名字的,她也在太医院见过,都是宫里的御医。
  一群人低着头,丧着脸,整个房间里死气沉沉的。
  怎么了这是……
  离盏小踱了两步,地砖便发出微弱却清亮的摩擦声,太医们齐齐朝她忘来,眼里神色复杂。说是瞧不起她吧,仿佛又是在盼着她。
  周太医闻声望来,也一眼就认出了她,诧异之余,也神情激荡。“离盏,原来是你封了祁王的心脉?”
  一屋子安静得十分诡异。众人听罢,才知这女子就是今年长风药局,被周太医亲自提点的门生。
  她看着众人焦急的目光,吃不准是好是坏。再加上床里头一点动静都没有,该不会祁王已经断气了吧?
  “是……是我封的。”
  这话一说完,所有太医都朝她躬身低头,周太医也朝她揖了揖:“多亏你当机立断,王爷才能撑到今日。”
  黎盏对周太医还是颇为敬重的,当即谦虚道:“周太医谬赞,封住心脉也只是权宜之计,拖延时间而已。我算过,从封住心脉开始,他大概还有半个月的时间。”
  周太医叹了口气:“或许是老夫学艺不精,自老夫学医以来,就没听说过霜刺还有解毒之法。什么白眉蛇,归信子,都是治标不治本。眼瞅着时间过去,王爷的状况每日愈下,老夫和太医院的御医们商量出了几副方子,吃了根本没有效用,反而情况更糟,今早还咯了一口血,老夫实在不敢再下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