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十六章 他怎么死了?

  白存孝痛得那叫一个急啊,刚熬好的药汤,吹都没吹,一把接过咕咚咕咚就喝了下去。
  等过了一会儿,似乎的确不痛了,起身正要付要钱,没料到刚站起来人就跟个木棒子似的直挺挺的倒了西下去。
  “公子,公子!”仆人们吓得面色铁青,连忙搀他翻了个面。只见白存孝捂着心口连咳一阵,猛地咯出一口血。
  “咳!”喷得一地都是。
  人立刻就蔫尽了,气若游丝的抬手朝离盏微微颤颤的一指:“你……你竟敢害……害……”
  话都没说全,直接眼珠子一翻,撒手彻底没声了。
  这可是白家的公子啊,白家声大势大,倘若白存孝死了,拿什么来抵?
  登时前堂里乱做一团。旁的大夫忙不迭放下手中的活计奔了过来,摸了他的脉,又探了他的鼻息,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连连摇头。
  白家家仆又怒又慌,一脚把那大夫踹翻在地:“你他吗的倒是说话啊!我家公子到底怎么了!”
  “白……白公子……没气了!”
  家仆怒不可遏,双目张煌一通,突然死死盯住黎盏,上前一把揪住她的衣襟:“你个婢养的东西,敢害死我家公子!”
  黎盏低头看着地上死尸,一言不发。不可能……怎么会突然死了呢?她明明很谨慎,药方里都是活血,止痛的常方,不可能出错。
  “他么的!来福快去告官!光天化日他们长风药局竟草菅人命!你们等着!有你们好看的!”
  一个下人踉踉跄跄的朝衙门奔去。白家世代为官,在朝根基深厚。衙门再公正,也得看他白家的脸色。一旦报官,白家便可为所欲为,想怎么报仇,就怎么报仇。
  芹嬷嬷眼珠儿一转,想起离尺事先的吩咐,直指着黎盏道:“爷,都是这个女的干的好事,不关咱们长风药局的事。你们要是想让她偿命,只管抓她走就是!我们长风药局绝不拦着。”
  家仆也没得法,长风药局的牌匾乃皇帝亲手所提,总不能说掀就掀了。
  “哼!老子先抓她回去偿命,再他妈找你们算账!”说罢家仆们摁着她双手,就要拖她出去。
  黎盏挣扎,可奈何三拳难敌四腿,身子被紧紧箍着,动弹不得!
  好家伙,她就知道这芹嬷嬷心里有鬼。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可她一个下人,怕也没这么大的胆子把白家公子给害死,多半是受了离尺的指令。
  而现下想来,当时见到白存孝的时候,她心里还在纳闷,自己初出茅庐,长风药局怎么就这么好心把如此显赫的病人放心安排给她?
  现在算是明白了,这是要借者白家的声势,送她口精钢铁打的大棺材,不给她翻身的机会。
  黎盏后悟之余,心下一片荒凉。
  鬼医啊鬼医,十年过去,你亲爹还是不肯放你一条生路,有时候真觉得你比我活得还惨,我死的时候,起码还有爹爹哥哥挂念,而你死的时候,却只有你孤零零一人。
  “你个臭婊子,死到临头还挣什么!”一个家仆狠狠给了她一肘子,黎盏吃痛,紧抿着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