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七章 进京复仇

  黎盏带着淼淼朝着京城的方向而去。
  淼淼拉着她的袖子,紧紧皱着眉头:“师父不是说,再也不回那伤心地了吗?长风药局里虽有你的兄弟姐妹,但他们对你做过什么,师父你都忘了吗?”
  淼淼说完,捞起她手袖一截,露出她手上密集交错的疤痕,像是记忆的封印被打开,血腥的画面猛然闪现在她眼前。
  “夫人,她生下来就咬着个会发光的血玉镯。为夫请道长算了,她是个祸害,是妖孽转世,留不得!”
  “老爷,盏儿只是比常人早说话,早识字,绝不是什么妖孽!”
  “红信子,断肠草,曼陀罗……离盏,你尽藏些剧毒之物做什么?你又想害谁?!”
  “这剪子又尖又长,究竟是用来做什么的?这又是什么针,什么管子?你到底从哪弄来的?”
  “爹爹,这是手术刀和针管,都是救人要用的。我……我没有想要害人……”
  “离盏!你竟剖开了病人的肚子!你脑袋里到底装了什么?你这孽障,我们长风药局的名声都要被你毁光了,今天我就要替天行道,给死者一个说法!”
  这就是鬼医的幼年吗?出了排挤和折磨,便再没有别的东西了。黎盏隐隐约约觉得,鬼医是从别的世界来的,那些冰冷而怪异的器具,也是从那个鬼医的血红镯子里变出来的。
  “她不是我离尺的女儿,道长,您做法吧!”
  “不要啊夫君……不是盏儿的错,是妾身教导无方,衙门要人抵命,那就拿妾身的命去抵吧……”
  熊熊烈火,将她生母烧得面目全非,而她从来只想着救人而已。
  黎盏看着角落里瑟瑟发抖的鬼医,双眼也跟着模糊起来。爹爹和哥哥魂断刀下,砍头之痛不知是否比这火烧更痛苦,更绝望。
  原来她和鬼医的境遇如此不堪,种种机缘,像是命中注定。
  黎府没了,她身无分文,到了京城没有个落脚之处,也许倒可以借着这一身本事回到长风药局里,先扎稳脚跟,再慢慢夺回属于她二人的一切。
  黎盏拿定了注意,低头摸了摸淼淼的脑袋,“你不是一直希望师父的名号能名扬天下吗?长风药局乃京城第一药局,登门求医的人络绎不绝,什么时候都缺人手。师父若能混进去当个诊病大夫,功成名就,就指日可待了。”
  淼淼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倒也不好阻拦了。
  京城的正中心,三进大别院子,两座二重高楼,店门外高高的悬着个金匾额。
  顾越泽幼时差点病死,就是被离尺救了回来,皇上喜极,便亲笔提的四个大字——长风药局。
  黎盏带着淼淼走了进去,店中人来人往,忙都忙不过来。
  “大爷您先回去,咱们家老堂主要主持医家问试呢,明日才得空。”
  长风药局管理甚严,得经过层层筛选才能留在药局诊病开方。凡是从长风药局出去的大夫,另立门户都很受敬重。每年只有一次,正好赶上了,就绝对不能错过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