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五章 这个男人有点凶

  “鬼医大人,我可都说了啊。我只给白家跑腿的,不关我的事,鬼医大人开恩,开恩呐!”
  黎盏有些麻木了:“陈叔真是天真,你构陷黎家的时候,又何曾念过半分恩情?如今居然奢求我一个陌路人开恩?”
  说罢高高举起了短刀,对着他喉咙猛插下去。
  “呃……”他十指痉挛着,眼睛几乎要鼓出来。“你……你……”
  她冰冷地道:“陈叔慢去,泉下虽冷却断然不会寂寞,盏儿向你保证,会陆陆续续有人来与你作伴的。”
  见管家断了气,淼淼蹑手蹑脚的跑到黎盏身边。
  “看他慈眉善目的,不想却是个歹人。还是师父厉害,竟一眼看穿了他。只是白眉蛇死了,黎小姐怕是救不活了。师父还是回方霞山养伤吧。咱们先把尸体给烧了,免得遭别人发现了。”
  不,她不回方霞山,她要去京城重头再来。
  “大胆毒妇,偷走我家公子的白眉蛇不说,还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行凶!”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大喝。
  白眉蛇是偷来的?
  黎盏抬头,见一个随从推着个轮车从小道上走下来。轮车上坐了个翩翩少年。
  那少年郎一身靛青色的素袍,精窄的腰际栓着墨云腰带。眼射寒星,菱形唇角,肌肤似莹玉一般白皙,眉间系着一块玲珑的璞玉,有着超脱他年龄的沉稳,岿然如沉山浩海一般。
  可惜,就是少了点血色,看着有些病态。
  随从拔剑指向黎盏,动作利落,一看就是个练家子。“还不快把白眉蛇交出来!”
  黎盏不解地望向淼淼,淼淼见这架势,都快要吓哭了,扯着黎盏的衣裙,低声道:“师父你难道忘了吗,是你让徒儿去偷的……这可怎么办?”
  凌乱的片段飞快在她面前闪过,她想起来了。白眉蛇乃南疆奇蛇,中原没有。的确是原身的主人指使淼淼偷来的。
  鬼医啊鬼医,你不仅医术怪,医德也怪啊!
  “不说?那就先杀了你的小徒弟,再杀了你!”
  淼淼一抖,把手里攥着的蛇头扔了过去:“白眉蛇……还……还给你们便是……”
  随从低头,瞥了那泥沙中血淋淋的蛇头一眼,瞬时怒火滔天:“你……你们!这可是我家公子的救命解药啊!我……我杀了你们!”
  足尖一点,剑尖一递,卷起罡风猎猎从她面上呼啸而过。
  她还没能复仇,千万不能死在这里啊!
  脑袋里万千思绪飞速的闪过,更多的医理书籍灌入脑中。她搜寻着有关字据,凝目,仔细观察了少年一眼。
  他中毒了,但中的是什么毒呢?耳廓微青,眼角略紫,又要用白眉蛇解毒……莫非他中的毒是?
  她心头一紧,喊道:“别杀我,我知道如何解你家公子的毒!”
  可剑的速度极快,根本来不及收,随从皱了皱眉,眼瞧着剑心就要递入眉间,忽然一颗小药丸弹了过来,击得剑身一偏,贴着她耳廓发出,削断她三两乱发。
  少年袖子里又滑出颗小药丸子,他一边抡着,一边打量着黎盏,“让她说。”
  少年明明已经毒入五脏,只能靠轮车代步,却还目光淡然,镇定自若。就是这份从容的藐视,直逼得人有些不寒而栗。
  随从把剑捡起来,重重地架在她脖子上,倘若她说错一字,便真的留之无用,死无葬身之地了。
  黎盏从陌生的记忆中确认了一遍,才道:“公子可是中了南疆奇毒——霜刺?”
  随从面色微惊,他家公子中毒已久,遍寻名医,京中大夫无人能识,她一个小丫头竟有这样的本事?
  他把刀口往下压了压:“你刚才说你有办法解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