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24章:不是很想

  白相思看着今日最惨的两个手腕,心里也是一阵的郁闷。
  好在之前的红印已经消失了,不过都是有些隐隐作痛的。
  老张倒了水过来,白相思便有一下无一下的喝着。
  “我可以先走吗?”
  她试探着问道。
  “白小姐还是再等等吧!”
  这话说得,不是请求,也不是威胁,可是怎么感觉有点被强迫了呢?
  白相思无奈,只得点头,继续喝水。
  偶尔低头时,看去厉瑞行的沉黑色西服外套,倒是和她今天的穿搭很是相配了。
  只不过,这是什么意思呢?
  她脑袋念着,那气场强大的人却突然出现了。
  厉瑞行顿时笑面如花。
  这女人还真是直接啊。
  “那就喝杯咖啡。”
  “白小姐想要和我共进晚餐吗?”
  白相思突然听着那浑厚的声音,先是惊愕的抬头看去。
  “额,不是很想。”
  所以他这么无奈的样子,在她眼里依旧是没什么表情。
  厉瑞行甩了个眼神给老张,老张点头便离开了。
  大厅里冷清的可怕,周围也没什么多余的人了。
  “也不是很想,厉先生有什么话就在这儿直说吧!”
  白相思手里握着纸杯,倒是显得十分的从容。
  厉瑞行只是笑着,他在外界看来是喜怒无常的,不过白相思见到的多数是喜,就算是冷漠厉色,她看到的都笼统的认为是面无表情。
  毕竟能上了他的床,那自然是想着继续赖在他床上的。
  可是偏偏这个女人不一样。
  他不过是好奇,在他世界里出现的这个稀有品种人物到底有什么特别。
  白相思莫名有些害怕起来。
  “上次你做的悄无声息,不觉得应该和我解释一下吗?”
  厉瑞行是想弄白这个女人脑子里装的都是些什么想法。
  白相思不过是把温翔杰的原本面目套在了厉瑞行的身上,当然这是在被一众人欺骗之后,她得出的结论。
  她抬眼看去厉瑞行。
  “厉先生很在乎这些吗?按照厉先生的身份背景,应该身边有很多女人的吧,我这样的不过也是你见到额无数女人中的一个,不需要厉先生这个在意的。”
  白相思却是一顿。
  对于情爱无太多心得的她,虽然体会了夜里绵长的吻,可是依旧不知道什么是爱情。
  何况厉瑞行的身份和温翔杰一样。
  丈夫,温翔杰?
  白相思听着,只觉得讽刺。
  “都不是。”
  她把这看成了辩论战役,所以她在用气场压制着他。
  厉瑞行听着,又是淡然一笑。
  “明白了,所以白小姐今天来这里,是因为鲁奎的邀请,还是因为你丈夫温翔杰的指示?”
  也是,确实没有亲眼看见。
  “和你没关系。”
  她本来也不想在这场漩涡里扯着其他人了,这个答案倒是满分了。
  “那是白小姐自己代替白家来和华成谈事情的?”
  谈事情?
  厉瑞行怕是没看到鲁奎和她谈事情对她做的事情吧!
  “我可以走了吗?”
  白相思如坐针毡。
  “请便。”
  “好吧!我没问题了,白小姐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
  有也不会问啊!
  她一走,那西服下摆也跟着摇一下,倒是让厉瑞行的唇角又上扬了几分。
  ……
  白相思终于回去了。
  白相思也不多话,直接起身离开了。
  虽然还是那副一瘸一拐的样子,可是比之前好多了。
  那西服遮着她的破洞丝袜,倒是看起来保守了许多。
  “白相思,想不到你还挺有思想的,居然还想着去工作挣钱啊!”
  电话那头温翔杰的声音突然充斥在白相思的耳朵里,她顿时将手机扔去一边。
  那头的温翔杰继续说道:“你以为就凭着你的那些资历,会有人好心收留你吗?哈哈哈,我告诉你,就你这个样子,就是你送上门去,脱个精光,那身体和那些老头交换 ,那些人也不会昧着良心把你招进公司的……”
  看着被她随意的搭在沙发处的西服,她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来想这件衣服的主人。
  她换了一身舒适的衣服,正想着再看看有没有其他简历投递成功的消息,手机却是不停响动着,似乎有什么妖魔鬼怪要从那手机里跑出来一般。
  她没太在意的接听了电话。
  “哈哈哈哈,是,我是疯子,可是白相思你想过吗?当初我们一家人都对你好言好语的说,是你要犟着和我离婚的,现在你就要承担这些后果,想要找到工作,等下辈子吧!哈哈哈哈……”
  这头的温翔杰笑的肆意,他揽过荣欣儿,在她胸前摸了一把。
  “怎么样,够解气吗?不够的话,我还有好多话可以说呢!”
  温翔杰说的恶狠狠的,听着那声音,白相思都能想象到他的狰狞面孔和丑恶嘴脸。
  “你闭嘴,你这个疯子。”
  白相思也朝着那头的吼道。
  “哎呀,你真讨厌。”
  “真的讨厌我吗?”
  温翔杰轻掐她的下巴,然后指尖一路滑下,停在了她胸口前。
  “好啦,谁让你和她说那么多话了,我现在不高兴,是希望你来哄着我,我懒得管她呢!”
  “是是是,你最大方,最宽容了,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今天居然敢顶撞你来着,你一定非常需要我的安慰吧!”
  荣欣儿听着这话,顿时一个媚眼过去。
  而此刻的白相思却是坐在地毯一角,抱膝将头埋在其间。
  被挂断的电话,已经恢复如常,没有了温翔杰的声音出现。
  那手机上一则新闻推送,可是却马上被新进的电话覆盖。
  “哎呀,你真坏!”
  坏字还在嘴边,温翔杰的手已经不安分起来了。
  没等荣欣儿再多说,温翔杰便直接抱着她去了大床上,一室春光。
  白相思一阵无解,“曼曼,什么意思啊?”
  她再次接听了电话。
  “相思,那个渣男居然还能让人曝出这样没前没后的新闻,可真是够了。”
  那手机叫的欢实,白相思埋着头,都吓得一抖。
  “温氏即将大洗牌,或恐是离婚惹的祸?这写的不明不白的,温翔杰那只臭虫也不知道是给了那些媒体多少钱,居然连个前因后果都没写个所以然来。”
  白相思还是一脸的疑惑,可是她大概是知道了温翔杰又干了什么好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