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22章:谈谈收购

  “你要是敢说出去,我让你在M城过不下去!”
  “鲁总,我,我什么也不知道。”
  鲁总这才收了收情绪,展现出露了一颗金色门牙的笑容。
  “今天的面试,可有人来?”
  “刚刚去了一个。”
  “嗯,我去看看。”
  鲁窐刚刚面对厉瑞行时的猥琐模样,此时已然完全消失,剩下的只有奸诈。
  白相思按安保的话从侧门上了二楼。
  只见着一片冷清。
  她眼神在四周打量着,终于看到了一个人坐在一个咨询台的位置,冒出一个脑袋。
  高跟鞋在安静的走道上响起,那咨询台的人也站了起来。
  那人应着,很是不耐烦地样子。
  白相思想再问,那人却是甩手准备要走。
  “你好,请问这里是面试的地方吗?”
  “嗯!进去吧!”
  这什么奇怪的面试?
  比起上午荣欣儿的架势,这里就是冷清的让人怀疑。
  “那个……”
  “一会儿有人来的,进去坐着吧!”
  除开面前两个面试官的座位和面试者的座位之外 ,整个房间连装饰都没有一样。
  她坐去了面试者的位置,简历在手上,她却是感觉到自己有些紧张,紧张的手心冒汗。
  她心里升腾着疑惑,可是还是咽咽口水,进去了!
  面试的房间还算宽敞,就是太过于空旷 。
  自然是紧张的,她正在吞吐着呼吸,那门口便赫然站定了一人。
  金色门牙为鲁奎添了几分喜剧色彩,白相思倒是没什么坏的印象在脑子里产生。
  要是再出现个什么温翔杰的人,她估计不要活了。
  做白家的千金时,她自信单纯,如今她却是在经历一些从没有经历的事情。
  “你是来面试的?”
  “嗯!”
  她看着鲁奎,倒是起身问好。
  也没见着其他的面试官来,她也只好静观其变了。
  鲁奎倒是接过了简历,可是眼神却是时不时的打量着白相思的脸蛋,然后便是她那包裹完美的身材。
  如同温翔杰脑中对白相思的印象改变,此时的白相思可不是以前那稚**样。
  “简历我看看。”
  白相思沉了一口气,这才起身上前,吧简历给了鲁奎。
  通过眼镜,她投去疑问的眼神。
  鲁奎自也是突然触及她的目光,连忙一笑。
  已经经历过人事后的她,在她自己心里也十分清楚,自己已经是一个完整的女人了!
  对于鲁奎的打量,她也是有些警惕起来了。
  “你叫白相思,你是温总什么人?”
  温总?
  “眼镜摘了吧,不然这照片上的人……”
  鲁奎本想着说这照片和真人有偏差之类的话,却是突然看到了白相思的名字,顿时一惊。
  白相思听着鲁奎的问题,也发现了这其中的问题,于是摇摇头。
  “我不认识什么温总。”
  果然又是和温翔杰认识的人。
  也是,毕竟和白氏合作,温翔杰又控制着白氏集团,既然有合作,自然是该认识的。
  白相思正想着,还好没被认出来,却是听着鲁奎又问道:“知道我们招聘的这个职位是要做些什么工作吗?”
  “擦桌子,拖地?”
  鲁奎刚刚有些惊慌的样子又立马收回了。
  “哦,原来只是同名同姓啊!”
  “其实我们不是缺清洁员工,是缺一个漂亮的全能的助理人员。”
  鲁奎说着,也是将手中的简历一合,然后眼神带着一些侵犯意味的看着白相思,还挑了一下眉。
  白相思不很确定。
  鲁奎却是唇角一歪。
  便想着暂时稳一稳,然后真的在这家公司扎根下来,再来谈那些事情的。
  可是看着这个样子,怕是连扎根在这里都是很难了。
  白相思退后了一步。
  她已然确认眼前的人知道温翔杰,自然不敢再天真的说些什么温翔杰的那些恶行了。
  ……
  此时的厉瑞行和老张上了车,老张发动着引擎,然后轻声的说道:“华成企业这几年一直在走下坡路,这么着急想着合作,而不是希望瑞兴收购,怕是指望着温氏集团的人救他吧!”
  似乎每个人都是豺狼虎豹。
  “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但是我觉得我可能不太需要了,我先……啊……”
  出了停车场,老张便又继续着话题。
  “对了,说起来这个温氏集团,我倒是想起了之前那位白小姐。”
  厉瑞行没说话。
  车辆便启动了。
  那晚的事情似乎就是昨天一般,又兀自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老张似乎没有发现厉瑞行的不悦,转动了一下方向盘,继续说道:“这位白小姐正是温氏集团温总的夫人,华成集团要是想希望温翔杰的帮忙,也许可以找找这位……”
  厉瑞行的眼眸顿时一凝。
  怎么什么事情都能和她有关?
  “我们这不是正在往回去的路上走吗?”
  “回华成。”
  “老张,回去。”
  老张话没完,突然听着这话,有些发愣。
  老张叹了一口气,只得遵从厉瑞行的话,掉头回去了。
  厉瑞行却是眼神一顿。
  “可是……”
  “立刻掉头。”
  厉瑞行便下车便直接朝着侧门的方向去了。
  根本没有在乎周围那些人一脸疑惑地模样。
  刚刚那个背影,就是那个女人吧?
  车很快就再次停在了华成企业大楼下。
  那声音里带着的 颤抖,真是让人听来心惊。
  厉瑞行本有想到会在二楼的,他以为至少要再多上几楼的,可是听着此时的呼声,他朝着老张递去一个眼神。
  皮鞋撞击地板的声音越发明显。
  面试房间里的白相思也是大声喊了起来,“啊……救命啊,你放开我……”
  鲁奎也是大惊失色,回头正要斥责开门的人,却是在看到老张后,身子一滞。
  白相思此时被鲁奎逼到了墙角。
  老张点点头,便大步流星的走去他前面,朝着白相思所在的房间去了。
  门“嘭”的一声打开了。
  脖子被鲁奎掐住,下半身穿着的长筒丝袜已然被破了好几个洞。
  这都是鲁奎的“杰作”。
  白相思也没注意那门口站着的人是谁,见着鲁奎这会儿反应慢了半拍,也是赶紧脱离他的魔掌。
  于是后退一步,却是不小心扭到脚,忙不迭的跌坐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