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12章 离婚就离婚!

  “离婚就离婚。”
  陈尧从来没有感觉这么窝囊过,之前还在心里帮林清雅找过理由辩解,可是经过刚才的一幕幕,陈尧的心里已经没有了一丝侥幸了。
  “你凭什么这么说我,我没有出轨。”
  林清雅被陈尧这么毫不留情的怒吼,眼眶都急了。
  可是现在的一幕幕,让林清雅百口莫辩。
  “是,你是还没有身体出轨?
  可是精神出轨更加可恨。”
  “现在避孕药也准备好了,恐怕包里还有其他东西吧?
  这是准备让我赶紧签了字,然后你好去找你的老相好?”
  面对林清雅的无理狡辩,陈尧忍无可忍了。
  他这些年虽然一直低声下气的,而且对于林清雅的美貌也被吸引住了,可是他也有自己的骄傲。
  可是现在林清雅的美貌在陈尧眼中看来,是那么的丑陋,让人厌恶。
  外表有多漂亮,心就有多丑陋。
  “啊…不是这样的…”林清雅的泪水终于忍不住流了下来,可是陈尧根本不想听她说的,还没说完就被陈尧打断了。
  “林清雅,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样子让人反胃?
  现在被我揭穿了还不敢承认。”
  “真是下贱。”
  “把协议书给我吧,这个字,我签了。”
  “在这里呆着的每分每秒,都让我感觉恶心,感觉心里隔应,就像头顶着一片草原一样。”
  陈尧冷笑的看了一眼林清雅,拿起桌子上的笔,伸手去拿林清雅拿着的离婚协议书。
  在林家呆的每一分一秒陈尧都开始感觉到恶心。
  “你混蛋……”林清雅被陈尧越说越哭的凶,泪水哗啦啦的从眼眶里流出,止都止不住。
  “撕拉。”
  突然离婚协议书被林清雅一激动,直接拿起来撕了:“对,没错,我就是这种人。”
  “你不是感觉恶心嘛,我就不让你解脱,我就要让你恶心。”
  林清雅突然哭着哭着就笑了,笑容中充满了疯狂,眼神冷冷的盯着陈尧!“疯女人,你疯了吗?”
  “没事,你撕了就撕了,我走行了吧。”
  疯女人。
  草,真是恶心。
  陈尧冷笑一声,毫不犹豫的转身,既然已经名存实亡让人感到心寒了,那还留在这里做什么?
  陈尧不知道自己怎么出的林家,又不知道如何来到了一家酒吧。
  心中压抑的感觉消失了,但是又似乎同时丢掉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股撕心裂肺的心痛传来。
  “既来之则安之。”
  陈尧苦笑一声,竟然走到了金色阳光,反而迈步走了进去。
  现在虽然才晚上七点不到的样子,可是对于大城市的生活节奏来说,早已经进入夜生活的阶段。
  尤其是那些女白领,男白领一个个显然精心打扮了一番。
  大城市的快节奏让人感觉踹不过气来,人们总是要放松一下的。
  有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漂亮女白领,也有精心打扮,准备猎艳一下的帅哥。
  舞池中各型各色的人扭来扭去,脸上洋溢着兴奋的笑容。
  “帅哥,来一杯么?
  我请你!”
  陈尧身边不知何时,一个身穿黑色休闲风格的漂亮女子出现在了陈尧身边,左手右手都拿着一个酒杯,对着陈尧充满笑容的说道。
  “谢谢,我不……”“干……”陈尧正打算拒绝,却又不知什么原因,又拿过了酒杯,直接一口喝了下去。
  一股强烈的劲头从胃部直冲喉咙,可是陈尧却感觉还不够:“再来一杯。”
  女子显然也意外了一下,不过随即又反应过来。
  “这酒是我自己研究出来的,这里的调酒师做不出来,换个概念说,刚刚你喝的那一杯酒,独一无二,而且酒劲足够醉倒足足十名成年男子。”
  女子说完,陈尧突然一头倒在了吧台上。
  一股强大的酒劲席卷而来,本来以陈尧的意志力是可以坚持一下不至于如此轻易醉倒的,可是现在的陈尧只想安静的醉一场。
  ……等到陈尧醒来时,一股头昏脑胀的感觉席卷而来,已经是整整一天过去了。
  入目看去是一扇落地窗,远处一栋栋高楼大厦,太阳已经出来了,阳光照射在陈尧脸上。
  “你我怎么在这里?”
  突然陈尧一转头,竟然看到了杨冰云,让他无比意外。
  而杨冰云此时正从门口进来,给陈尧带了早餐。
  “陈大哥,你醒了,我给你带了早餐。”
  杨冰云看到陈尧,脸色不自然的一红,没有回答陈尧的话。
  “嗯?”
  陈尧本来打开被子准备起来,但是却发现身上的衣服竟然不见了,又赶紧准备把被子盖起来,一时间竟然让陈尧有些为难。
  “我……昨晚…没做什么不好的事情吧?”
  陈尧脑子久久不能反应过来。
  甚至心中无比懊悔,自己为什么昨晚要喝酒,差点酿成大错。
  不过奇怪的是杨冰云怎么出现在了这里,幸亏没还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否则陈尧就真的要愧疚一辈子了。
  之前的林清雅,她对自己没有什么感情,可是自己却乘人之危拿了她的第一次,虽然有一些因素的印象,可是自己现在却不能和她继续相伴走下去。
  要是紧接着现在又惹上了杨冰云,那就真的是糊涂账了。
  这让往日杀伐果断的战龙一时间不知所措。
  “没,没有。”
  “不过你为什么要瞒着我?
  从你回来的时候,我就跟着来了东林。”
  “你骗我,你骗我说你和她很幸福,可是这两天我看到的和你说的根本没有一点相关。”
  “而且在林家这些年她们一直排挤嘲讽你,而且那个女人还要和你离婚,连林家的一条狗都过得比你有尊严,你为什么不来找我?”
  看到陈尧对自己狠狠抽了几巴掌,杨冰云心疼的拥抱住陈尧哭着说道,越说越为陈尧觉得委屈。
  这两天的时间,让杨冰云对陈尧在林家的生活一清二楚。
  林家,太过分了。
  光是听着传来的信息杨冰云就忍不住为陈尧心疼,何况整整在林家被瞧不起了三年的陈尧呢,恐怕只会比信息中所说的过得更加度日如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