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四章 给大爷跪了

  我是谁?我在哪?
  快来个人喊醒我……
  秦天一脸懵逼,傻眼的看着林怀安的背影。
  这一刻,他只觉得遍体通寒,完全没有那种死里逃生的感觉,只觉得刚刚从狼窝里逃出来,现在又进了虎口,而且这虎口更大更凶残……
  原来大爷这么牛批,原来这一切都是真的,原来真的不是吹牛皮……
  那么问题来了,之前我在作死的边缘疯狂试探了那么多次,现在该怎么办?
  秦天想了想,觉得啥也不用多说,先跪为敬……
  给大爷跪了……
  一向处事不惊,哪怕刚刚直面大宗师,也敢站出来护犊子的秦画此时也是一脸诧异。
  姐弟俩的这处屋子本身就处于一个比较偏僻的位置,而且王珏此时前来不想暴露行踪,这一路上,没有什么尾巴能跟住他。
  所以现在就算这里闹出了这般大的动静,也没有人能听到,没有人能寻来,就算真的发现了这里,或许那也是许多天后的事情了。
  (。☉౪⊙。)她睁大了眼,哦着嘴……
  屋子里的气氛有些诡异的安静。
  林怀安此时正站立在原地,整个身子都在颤抖着,有一种很虚的感觉。
  刚刚打出那一拳,他用尽了浑身力道,只觉得一身灵气都被榨干了……
  也就是说,一代大宗师,牛逼轰轰的王珏,死得悄无声息,很安详地走了……
  也许来年这里草长莺飞……
  终于,他忍不住了,身子一麻,整个双腿一软,往后一躺。
  目光一直停留在林怀安身上的姐弟俩立刻踏前一步,一左一右托住了林怀安的身子,将他扶正。
  有种事后必虚的样子。
  他现在急需灵气,需要灵气来填补自己的空虚。
  因为这哪里是五五开啊,这就是十零开,秒杀大宗师啊,而且还是有伤在身的那种,若是无伤……
  简直不敢想象。
  看着林怀安一脸苍白的模样,姐弟俩才想起林怀安之前说的话,自家大爷有伤,若是无伤,可是能和大宗师五五开的存在。
  以前,他们觉得大爷是在吹牛,现在证明了大爷没有吹牛,不过他们觉得大爷还是说谎了……
  秦画此时心情已经平静了下来,她低了低头,一脸愧疚,一边的秦天听后也拉下了脑袋,也跟着道歉。
  林怀安知道姐弟俩说得是什么,不过也没有多说什么,现在的他,只想睡觉……
  特别是秦天,这一刻好想吃个瓜,然后就天天跟着自家大爷,安心做个吃瓜群众好了。
  “大爷……对不起……”
  姐弟俩一听心里一喜,大爷这算是原谅他们了吧……
  “我要睡一觉。”
  “扶我回去。”
  林怀安就说了这么一句话。
  可笑他们之前还误会了大爷,还觉得大爷是个骗子。
  “阿姐,回去后我就给大爷磕头道歉,还有这宝库钥匙也交给大爷。”秦天和秦画一起搀扶着林怀安往回走去。
  林怀安再次丢出一句话,然后双眼一闭,再也撑不住,直接昏死过去。
  秦画和秦天都是鼻间一酸,眼珠子有些泛红,大爷直接当着他们姐弟面,一点都不设防,就这么睡了,这是何等的信任。
  当时听了这话的秦天是不屑一顾的,现在他啥都不想多说,钥匙放在他这里确实不安全,这全天下,怕是没有比大爷这里更安全的了吧……
  亲姐弟各自怀着不同的复杂心情,一路搀扶林怀安,最终悄悄入了秦府。
  秦天想起了林怀安之前对他说的话。
  “小天儿,这宝库钥匙放在你那里不安全,交给大爷吧。”
  不过大宗师常年闭关,或者游戏人间,下面的事情都是交给徒子徒孙们打理,三五年不现世也都是正常不过的事情,所以说,王珏死在这里的消息只要一日没有传出去,很可能接下来三五年内天下人都不知道……
  ……
  不过离开小屋前,秦画吩咐秦天一起将小屋简单地收拾了一下,避免留下痕迹。
  秦天一根筋,想不到许多,秦画不一样,她从小聪慧,知道王珏死得消息要是传了出去会掀起多大的浪花,还有徐家被灭的消息,估计现在县里已经传开了吧。
  短短对视了几息,那双眼睛闪过惊慌,立刻移开。
  “大爷,你醒啦,身子痛吗?”
  林怀安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他睁开了眼,入眼是一张鹅蛋脸,小巧精致,皮肤白皙,一双明亮的眼珠子正好奇的望着自己。
  那小脸离自己很近,林怀安不由得睁大了眼,盯着那双很有神的眼睛。
  “没事了。”
  林怀安恢复淡定,摇了摇头。
  软软的声音在旁边传来,听上去弱弱地。
  林怀安起初听到这话,心里不由得一惊,有些慌,立刻下意识低头看了眼,然后松了口气……
  铜镜内是一个清秀男子正坐在床上,看上去而立之年,轮廓分明,眉宇秀气,给人一种成熟又稚嫩的矛盾感。
  林怀安随意扫了眼屋子后便尝试着下床,秦画连忙上来搀扶。
  扭过头,秦画正站在那里,穿着一身黄杉,白色下裙,腰间打着个好看的花结,青丝垂肩,头上有一些女儿家的小饰品点缀,清秀的面容上挂着一丝担忧。
  林怀安冲着秦画笑了笑,然后打量起屋子,一切既熟悉又陌生,正是他之前的房间,床沿不远处摆放着一块铜镜。
  秦画听后摇了摇头,语调柔和:“大爷,还是我亲自来吧,其他人我不放心。”
  林怀安笑了笑没在多说什么,只是双腿刚刚落地就是一麻,差点没有摔倒在地上。
  “找个丫鬟就行了。”
  林怀安随意说道。
  之前那果子的灵气一大部分都改造了这幅体质,剩下的改造了丹田的承受力,至少可以容纳大宗师之上的灵气,每次运功也都意味着他要耗费一大半的灵气,不过好在可以通过吸收来弥补,最稳妥的办法的就是每天吸收灵气来保持灵气的充足。
  这些灵气就算不使用,每天也会微微消耗一些来维持身体的运转,所以,灵石的供应不能断。
  秦画看到后连忙扶着林怀安坐下,语气担忧:“大爷,你有伤在身,还是在多歇息几天吧。”
  林怀安没有说话,立刻检查体内的情况,那装载着灵气的丹田空荡荡的,这是灵气不足的表现,他需要吸收更多的灵气来补充丹田。
  每座县城都有三座小型灵石矿,这么多年来,木阳县的三座小型灵石矿一直都由木阳县四大家族共同开采。
  四大家族凭实力说话,这些年来地位也一直很稳固,四大家族分别是秦家、徐家、李家、陈家。
  灵石的来源自然是灵石矿。
  江州底下有八府,每座府下面都有四县,木阳县属于庆安府其下的一县。
  一座小型灵石矿一年正常大概可以开采一百块灵石左右,三座就是三百块,上下浮动不大,开采的时候会专门有官府的人来轮流监督,防止藏污纳垢。
  不过每年开采出来的灵石中有九成要上交到庆安府,自己只能留一成,而庆安府拿着各县上交上来的灵石,在加上自身就有的灵石矿,这些灵石矿集合一起,他们需要上交八成到江州,自己可以留下两成。
  之前按照王珏的话来说,徐家应该已经被王珏给灭族了。
  就算徐家灭了,很快也会有别的家族来取代徐家,这些年来,盯着四大家族位置的可不再少数,一县必须有四大家族共同开采灵石矿,不能多也不能少,这是上面的规矩,整个大楚都要遵守。
  而且不管是大楚皇族还是各地的大宗师,对灵石的管控非常严格,若是有谁发现了灵石矿,私自开采不汇报上级,直接牵连九族,满门抄斩,绝不留情。
  因为灵石监管的严格,造成了修为高的人越来越高,修为低的自然是进度越来越缓慢,因为大部分灵石都集中在州郡,在大宗师手里。
  灵石到了江州后,坐镇江州的大宗师会结合江州本地的灵石,按照当年的约定,拿出一成上交给大楚皇室,其他的自行处理。
  这其中,环环相扣,层层监督,很难做半点假。
  上面对此一般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是太过贪心,基本都查不到头上来,若是哪一天上面突然追查起来,那这些自然也就成了案底。
  目前为止,各地的灵石开采量都有了一种固定式,一座小型灵石矿每年肯定会开出一百块左右,只要每年这座灵石矿上交的一百块灵石没有问题,那上面自然没人去追究下面人有没有在里面搞猫腻。
  在开采灵石的途中,若是有偷偷私藏者,也会根据罪情大小处理。
  比如木阳县,开采灵石的自然是四大家族,官府会在旁边监督,双方之间多多少少还是有些猫腻的,基本上每年都会私自藏几块灵石,不止木阳县,整个大楚各地都是如此。
  一块灵石蕴含的灵力至少可以抵得上武者修炼时三十日的量,若是天赋异禀者,对灵石有天生的亲和力,那从里面吸收的自然更多。
  也就是说,吸收一块灵石最少也可以少修三十日,等于领先了他人三十日的修为,吸收一块灵石花费的时间也不过才一个时辰而已,灵石又没有副作用,自然吸收的越多越好。
  秦家在木阳县扎根了一百多年,每年分配时,大概可以从灵石矿里获得七八块灵石左右,一百多年来,家族除了消耗的,库房内倒是还剩余五六十块左右。
  灵石宝贵,每个家族都是视若命根,大部分情况都和秦家差不多,存放在库房内,严加把守。
  市面上如今也可以用宝贝或者金钱换取灵石,不过基本都是天价。
  林怀安此时很需要灵气,他目光扫视屋内,看了一圈后也没有发现什么灵气波动,直到目光最终停留在秦画的胸前……
  家族为了能有更好的发展,族内若是没有出现一个天才,这些灵石他们大部分都会积累下去,一代传一代,若是到了哪一代,出现了一位天才子弟,那自然是将灵石全部交付与他,让他引领家族更上一层。
  那种让人惊艳的天才很难遇见,就像秦家,这一百年来也没出过一位。
  感觉到林怀安的目光,秦画有些不自在,她偷偷看了眼林怀安,想了想道:“大爷似乎很喜欢玉石一类的玩物呢。”
  林怀安看了她一眼,笑道:“为何这么说?”
  秦画道:“之前就看到大爷一直盯着小天身上的两块玉佩,还用手把玩,不过也没有找小天讨要,想必是不喜欢,我这枚青玉佩是娘亲生前给我的,质地什么的都要比小天身上的好,大爷若是喜欢,拿去便是……”
  秦画越说道后面声音越小,小脸还微微红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