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三章 一拳打爆大宗师

  声音不大,但王珏的话在屋子里传开后,秦画和秦天都觉得后背一凉。
  大宗师说要杀一个人,除了同样是大宗师外,不可能有人能幸免于难。
  天下武者等级划分的很简单,从会点皮毛功夫的不入流武者到会点拳脚功夫的三流武者,再到气血雄厚的二流好手,再到骨骼如铁的一流高手,最后踏出一只脚便是入了半步宗师,在最后就是那天下武者最顶尖层次的大宗师。
  大宗师整个大楚明面上也只有九位,踏入大宗师后,可再延寿三百年,可保持容颜不老。
  王珏此人,正是江州的土皇帝。
  九位大宗师中最擅长拳脚功夫的就是他,他最近的一次出手是在五十年前,当时江州有魔教余孽踏入,由一位半步宗师领头,手下带着十三位一流高手,这些人,随便一个丢到哪里都是能开山立派的存在,结果,被王珏一个个轰杀,一拳一掌都没有接下。
  两百年前,大楚刚刚立国,这九人包括身后的家族便和大楚算是合作关系,随着大楚的征伐一步步成长,伴随着大楚夺得整个天下后,这九人也正式踏入大宗师境界,同时和大楚签订了协议,除了其中一位投靠了大楚皇族,此后便一直留守中州外,另八人分别坐镇另外八州,每年除了按照规定交一些税收外,剩下的都是他们自主分配。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至今,处于一种平衡制度,不过各州之地有一半的官员调配必须要经过大楚皇族之手,其他的,各州的大宗师便是一言九鼎的存在。
  那时候,也算是给全天下人加深了一下印象,让他们再次明白了大宗师和半步宗师的区别。
  大宗师杀半步宗师,和杀鸡杀狗一样简单。
  当时王珏直接当着无数人的面杀了这十四位邪魔歪道,众人是看得清清楚楚,王珏每次诛杀一位邪魔时都会提前告知他的死法,每次都是等说完后再动手。
  对手不管怎么防守,都接不了王珏一招,不管是先天高手还是半步宗师,结果都是一样的。
  这时,一直战战兢兢地徐麻子说话了,整个人都在打着哆嗦,目光充满了惊恐,脑海里不断回忆着之前那恐怖的画面。
  王珏听后淡淡瞄了眼徐麻子,道:“我有说过要放了你吗?”
  如今王珏出现在这里,说要杀人,那自然就是杀人。
  “大人……人已经找到了,您能不能放了我?”
  屋外,徐麻子连惨叫声都没有发出,只听到许多噗嗤声响,那是石子入体的声音。
  “之前让徐家人带路,为了保险起见,防止有人泄密,我就杀光了徐家人,只留下了徐麻子,现在人找到了,他也就没有活着的必要了。”
  听到这话,徐麻子脸色一变,二话不说,使出吃奶劲,掉头就跑。
  王珏没有露出意外,也没有多看徐麻子一样,抖了抖衣袖,手掌轻轻一挥,一股无形霸道的真气瞬间便将屋内那铺的整齐一致的石板掀起,石板在半空中被搅得粉碎,化作无数碎石子向着徐麻子逃跑的方向袭去。
  林怀安此时也皱着眉,他在回忆,回忆这个前身到底会一些什么。
  最后得出结论,这个前身学得东西倒是不少,不过都是最基础的。
  王珏目光平静的看着林怀安三人,就好像在看一群蝼蚁一样,语气平淡的说着,虽然刚刚手刃了徐家上下百口人,不过对他来说,一点不适的感觉都没有。
  秦画和秦天姐弟俩都眉头一皱,他们虽然明白弱肉强食的道理,可是也没有见过谁像王珏这样杀人如杀鸡一般淡定,而且还是如此的不讲道理。
  总之,十八般武艺差不多都尝试过了,就是全特么是基础的……
  所有的功法前面两个字都是一样的,不带其他的了……
  比如……
  基础拳法、基础掌法、基础指法、基础刀法、基础剑法、基础枪法……
  “我们和前辈无冤无仇,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秦画上前一步,将秦天和林怀安护在身后,娇小玲珑的身躯很坚强的挡住了王珏的视线,吸引了他所有的目光,眼神中藏着一丝害怕和紧张,更多的是护犊子时那股狠劲。
  只能说了除了能说会道外,其他的一无是处,至于练武天赋更是奇差无比……
  所以半辈子都一直在和基础奋斗着……
  王珏轻描淡写说出来的话,秦画一听就明白了,不管结果如何,都是死,她轻轻扭头看了眼秦天还有林怀安。
  眼神黯淡,已有死志。
  王珏诧异的看了眼秦画,随后笑道:“你这女娃娃倒是胆大,我还真有些舍不得杀你了,至于误会?就算有误会又怎样?我这次的行踪不能暴露,所以不管结果如何,你们都要死,唯一的区别就是痛快的死和痛苦的死。”
  王珏揉了揉手腕,继续道:“你们若是乖乖配合,就让你们痛快的死,若是不听话,我有很多办法会让你们听话,然后在痛苦的死去,所以,告诉我,秦战死前有没有留下什么东西或者有什么话交待给你们?”
  “前辈,家父身染重病,死前县上几个郎中都在,确实没有和我说什么多余的话,也没有给我什么东西。”
  秦画如实回答着。
  微微一叹……
  秦天第一次从阿姐的眼里看到了认命……
  秦天他只是随意一扫便撇过了眼神,而林怀安,他却是多看了几眼。
  这个看上去不过刚过而立之年的男人,给他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就是和正常人不一样,正常人看到他,看到大宗师,不管表现的在怎么镇定,可眼神中的畏惧是骗不了人的,而这个男人,眼神平静,还有一脸的迷茫。
  王珏听后笑了笑,摇摇头:“我见过太多嘴硬的人,不过没有关系,只要是人,那就都有弱点,他们最后肯定都会说出实情的。”
  “你的软肋应该是他们吧?”王珏歪了歪头,看了眼秦天还有林怀安。
  王珏抬起手,指了指秦天。
  大宗师的话很多时候就和圣旨一样,说到做到。
  王珏也没有多想,奇怪的人本身就多,不过面对他,最后的结果都是一样的。
  “我先废掉他一双胳膊。”
  “哼,之前就说过了,我的行踪不能暴露,况且,为了一群蝼蚁,有什么好查的,不说杀了便是。”
  王珏冷哼一声,手掌一挥,五指成拳,开始了运气。
  “前辈,我说得都是实情,您也是有身份的人,为何苦苦相逼?事情的真假,您随便出去一查便知。”
  秦画语气有些急促。
  “基础就基础吧,总比没有好……”
  林怀安此时也从回忆中清醒过来,王珏散发出来的势惊动了他。
  其实没必要运气这么麻烦,只是他想以势压人,给屋里人一种压迫感,然后逼着他们说出真话,这是他惯用的伎俩。
  秦天此时立在原地,想躲闪,却发现自己根本动弹不得,大宗师带来的威压感,压得他快喘不过气来。
  林怀安踏前一步,同时一把将秦画和秦天拉到身后。
  听到这熟悉的称呼,秦画和秦天皆是一愣,看着林怀安那单薄的身影挡在身前,长发飘摇,黑袍轻曳,身子洒满了屋外投射进来的光亮,这一刻,他们突然觉得原来自家大爷是这般的伟大……
  刚刚,林怀安简单的回忆了下这一大堆基础功夫的运用,虽然还不太熟练,不过体内一股子暴躁劲,配合起来应该也可以……
  “小画儿,小天儿,躲到我身后去。”
  “那你就先死吧!”
  王珏语气冰冷,双眼微微一眯,杀机涌现。
  对面的王珏也是一愣,有种高高在上的神明被凡人羞辱了的感觉。
  他在林怀安身上感觉不到一点武者的气息,和那些不入流的武者没有任何的区别,可是这样的蝼蚁却能无视自己的威压,和自己对峙,他自然有种颜面丢尽的感觉。
  九大宗师的招牌招式整个大楚许多人都知道,从王珏的这一拳表现出来的气势便可以猜到,这是他的独门绝技,大十三奔雷拳法。
  而林怀安,则是抬起手,不太熟练的朝着王珏的拳风一拳挥去。
  没有再去聚集所谓的势,王珏没有废话,直接一拳朝着林怀安打出。
  拳若奔雷,迅疾猛烈,拳风里好似蕴含着万雷齐鸣的声响。
  大十三奔雷拳法出拳时会有十三道拳影显现,虚虚实实,难分真假,每道拳影都蕴含霸道刚猛的雷鸣之音。
  随着一声声惊雷咆哮响起,剧烈的拳风使得整个屋内空间一阵颤动,强劲的气流撕裂了空气,所有的家具摆件全部被四溢的拳风搅得粉碎,整个屋顶也被掀开,屋子四周的门板全部碎裂成粉末。
  基础拳法……
  憋了一肚子暴躁劲的重拳出击……
  而秦画和秦天在林怀安的照顾下,在其身后,不受半点伤害。
  姐弟俩担忧的望了眼林怀安。
  一个是闻名天下的大十三奔雷拳法,一个是更加闻名的基础拳法……
  两者间本不该有交替,但这一刻却同时出现在屋内,暴躁的气流涌动着,吹散着林怀安的衣角,乌黑的发丝随风而荡,还掺杂着一些倒流的木屑。
  他们又看了看对面的王珏。
  这个男人还在。
  猛烈的罡风平息之后。
  那个大楚九大宗师之一,号称拳掌无双的王珏已经不见了……
  俩人一愣,低下头,看到了王珏停留的位置上有些白骨碎片,正紧紧的插在碎裂的地面夹缝中……
  这天下最顶尖的大宗师之一,被自家大爷一拳给打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