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十章 阳符经(非常感谢wazlj,临街秀才两位盟主,笔芯)

  黑白神宫的藏经阁位于九宫山第四峰天藏峰。
  这是一座纯白色的山峰,通体由玉石打造,是完全的人造之山,内布三十八座机关大阵,任何闯入者都会遭遇无情痛击。
  山分五层,每层对应一个境界。
  持令牌,宁夜进入山中,触目之处,到处都是洁白石壁,上面刻满了黑色符文。
  这便是黑白神宫的修行功法了。
  所有的藏经都是以石刻方式存在的,无法携带,选经弟子在选择完成后,触动令牌,就可以得到山壁上功法的直接传功,便如当日试炼战场一般,且所有功法都被施以默言咒,只可修行,无法传功,只有到了万法境才能突破此层限制,这也是各大仙门保护秘法的方式。
  不过天下没有绝对的保密之法,实际上各大顶级门派一直都有人手相互安插,只不过越高级越难获得。如黑白神宫的基础心法,其他八大仙派多半就有,只是不合本派之道,不会修行,通常只做研究,针对。
  宁夜早有计划,所以也不浪费时间,直奔主题,径直来到一处山壁。
  这山壁上满是碑文符字,闪烁生辉,头顶三个大字:阳符经。
  下面还有一排小字:选此经者,华轮之前不得选阴符经。
  黑白神宫有许多功法都是一体两面,阴符经和阳符经就是对应的两门功法。
  此法本质是一门符道功法,讲述的是制符之术。
  其中阴符经主暗面,擅长刺杀,匿迹,潜伏,伪装,幻形,阳符经主正面,擅长强攻强守炼体等手段。
  宁夜选择阳符经,是因为符道容易隐藏实力——实力都在符上,决定实力的自然是符而非人了。
  而且符道也是最适合拿钱砸人的职业,只要有足够的符箓,越级胜敌天经地义,谁都没法说什么。
  不过符道前期是烧钱职业,没有足够的家底玩不起。
  宁夜却没有这个顾虑,因为早在天机门他就会制符了。
  如果说修为是内力,那么法术就是招式。
  只要修为起来了,曾经会的自然又都会了,充其量就是心法不合,导致威力效果有所偏差。
  当然,阳符经和杀心刀完全不是一个路子,张烈狂若是知道他的选择,怕是要气得暴跳如雷。
  这也是为什么他要跳过张烈狂自行选择的又一个原因。
  这刻选了阳符经后,一道神光落入宁夜脑海,宁夜没有离开,而是继续一个个看去。
  修行之道堂皇玄奥,仅凭看可是轻易学不会的,记也记不住。
  但宁夜要的也不是记住,而只是看到。
  他看到了,昆仑镜便看到了,也便可以记录——当初他可就是这样把天机门的法术全部学到手,然后对着各种术法钻研起来。
  那也是难得的气到辛冉子暴跳如雷的一次,提着天机棍追打了宁夜半天。
  到不是因为他盗录师门秘法,而是怕他贪多嚼不烂。事实证明他的判断也没错,因为获得的法术太多,宁夜东学一个,西学一个,旁门杂学学了一堆,什么幻术,符道,阵法,全都会些,却又都不精通。
  由于杂学太多,耽误了修行,导致辛冉子就算给他找了一堆灵丹妙药,他的修为进度都不算快,直到后来发现九死大劫之事,辛冉子也就没再逼他。
  如今回想前尘往事,眼前浮现出辛冉子的音容,只觉得师尊当年对自己的打骂都是爱,只可惜往事如烟,再难回首。
  心中不由又是一阵惆怅。
  这刻定了定心神,宁夜继续默录着。
  这番重修,他不会再走老路,却也不意味着他会全然放弃。
  所钟即所道,一来自己喜欢杂学,二来他还要重现天机门之辉煌,所以天机门的东西,不能丢。
  最重要的是,非如此,不足以应对接下来的险恶局面。
  只不过以前的宁夜丹符阵器无所不学,什么都会却什么都不精,这次宁夜则只选一种。
  机关之道。
  机关之道驳杂庞大,本身就是杂学之大成,却又有所不同。
  它有着自己的独特性,那些杂学是其根基,却也是其方向,不同的杂学擅长,代表着不同的机关特性。
  明面上的宁夜,走战体强攻之道,暗面中的他,便行机关暗杀之术。
  这也正是他在天机门中最擅长的,他布置的机关,可是连封不停都叫绝的。
  这很好。
  很符合黑白神宫阴阳两面之行事风格。
  在将黑白神宫第一重山谷的功法都记录下来后,宁夜这方离开。
  刚出谷,就看到一名背剑男子站在他身前。
  这男子宁夜认识,正是当日在试炼战场上,表现出色的一人。
  宁夜甚至还记得,他那柄剑——不是在战场上获得的。
  能够带剑入谷,本身就说明了许多问题。
  这刻那年轻男子看了他一眼,道:“你叫宁夜?”
  “嗯?”宁夜看看他,意识到对方是冲着自己来的:“有什么事吗?”
  男子大拇指一指自己:“我叫陈长风,家师无悲上人。”
  “那与我何干?”
  男子眼中闪现出风火电芒:“陈长治是我哥。”
  陈长治?不认识啊。
  突然间宁夜想到什么,反应过来:“那个在试炼战场上被我杀掉的家伙?”
  “终于想起来了吗?”陈长风怒道:“你杀了我哥,此仇不共戴天。”
  “哦。”宁夜回答。
  哦?
  你杀了我哥,就哦一声?
  陈长风怒不可遏,气得全身直打摆子,锋芒毕现,四周草叶无风自动,隐然有了要出手的预兆。
  宁夜有些同情的看他:“既然你看得清楚,那有些道理我看来也不需要与你说了。试炼战场上,生死各安天命。你哥无能,被我宰了,你想报仇,随时欢迎。不过这里是九宫山,黑白神宫还没到允许弟子可以随意杀戮的地步吧?”
  陈长风缓缓摘剑:“杀是不能杀,打你一顿却还是可以的。忘了告诉你,我基础心法已然第二层。”
  能在三个月的时间晋升第二层,这速度可算快了。
  宁夜却不屑:“又不是靠自己。”
  就算他看不出,却猜的到,当初能够带剑入谷,这个陈长风多半是个有背景的,家中资源雄厚,修行起来自然就快。
  不稀奇。
  陈长风震怒:“你说什么?”
  ●147小说app下载地址xbzs.cc●  也不与他废话,一剑对着宁夜刺去。
  这一剑瞄准的是宁夜咽喉要害,却同时封锁他三路,只要宁夜闪躲,他的无杀剑就可以源源不断的攻过来,定要让他筋折骨裂,经脉受损,肌肤寸裂,感受一番裂体之痛,若无灵药,怕是要影响一段时间的修为,不断压制,使其痛苦,直至某天彻底终结其人命运……
  陈长风将一切都已想好,却只是没想到开头。
  因为宁夜压根没躲。
  他就那样看着那剑刺过来,一动不动。
  眼瞅着剑尖将要入喉,陈长风大惊。
  黑白神宫允许弟子对决,却绝不许随意击杀。
  这里是天藏峰,往来者众多,附近就有人看着,若是击杀宁夜,他自己怕是也死了。
  心中震骇,已强行止住剑势。
  这一止,气息运转不灵,反受其伤,更令人震惊的是宁夜竟在这时暴起发难。
  “吼!”他猛然狂吼一声,如九天雷鸣炸响于陈长风耳边。
  下一刻宁夜以手作刀,手背上灿起血色光晕,带着无边杀意劈在陈长风的胸口。
  “啊!!!”
  伴随着那一声凄厉的不敢置信的尖叫,陈长风飞身而起,然后重重跌落于尘埃之中。
  这一记手刀,斩得他筋折骨断,经脉受损,肌肤寸裂,好生一番裂体之痛,若无灵药,怕是要影响一段时间的修为了……
  “切。”宁夜不屑。
  空有二层修为,战斗经验却乏得可怜。
  摇摇头,宁夜离开。
  ————————————————
  求收藏和推荐票,现在很需要推荐票!谢谢各位看官了!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