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六章 试炼杀场(下)

  战场之上,厮杀四起。
  亡灵士兵若无穷尽的不断涌来,浩荡长野,漫卷烟尘,黄沙共鲜血一色,哀嚎共杀声齐鸣。
  宁夜挥舞着手中锈钝战刀,冲击在对抗亡灵士兵的第一线。
  刀起,刀落,伴随着的是一个个亡灵士兵跌落尘埃。
  战场上的形式已147小说app下载地址xbzs.cc逐渐出现变化。
  获得法术的求仙者正渐渐聚在一起,尝试着联合作战,反击亡灵。借助于人多势众的力量,在如一团乱麻的战场上,竟然因此形成了一块块相对稳定的阵容,便如海潮中的礁石,任你风吹雨打,却巍然不动。
  这本也是黑白神宫期待的——放置亡灵士兵本就不是为了杀人,而是为了测试。
  “喂,那边那个,过来一起战斗!”一名全身闪烁金光的男子对宁夜喊道。
  他应该是获得了某种防御术法,可以抵御亡灵士兵的攻击。
  由于是法阵提供法力,求仙者们不需要考虑法力不济的问题,所以那男子近乎可以不断使用防御术法,再加上亡灵士兵的攻击力有限,这使他变得极为安全,说话时也是底气大增。
  宁夜却看都不看,犹自不断的冲击着。
  开什么玩笑,和你们一起战斗?
  这是试炼之赛!
  在这场试炼中,只有表现最好的人才有机会胜出!
  宁夜选择杀心刀的理由有好几条,而其中一条重要理由就是进攻总比防御更容易获得功勋!
  所以他选择一个人战斗!
  就这么肆无忌惮的冲向亡灵大军。
  黄沙漫谷的尽头,源源不断的出现着亡灵士兵,杀是杀不完的。
  宁夜就这样一个人纵横腾跃于亡灵士兵中,任由那些幻影士兵的刀锋从身上划过,杀心刀却总是能精准的找到真实目标。
  刀锋落,亡灵散。
  伴随着不断响起的骨架散落声,宁夜的耳中仿佛响起了金币掉落积分上涨般的声音。
  还真象个游戏啊,可惜杀敌不落宝。
  扑!
  一道刀锋擦过宁夜的肩膀,在他的肩头划出一道血线。
  同时有三名真实存在的亡灵士兵攻击他,宁夜避之不及,已然中刀。
  但宁夜不退。
  刀光再起,划了一个圆弧,瞬间将三名真实亡灵的脑袋全部斩落,自身也中了两刀,其中一刀划过他的腹部,拉出长长的血口,险些连肠子都划了出来。
  宁夜却无视痛楚,继续冲击。
  杀心刀,以杀为基,强横霸道,却不容许有半点胆怯退避,否则便会失了刀威,弱了刀势。
  宁夜不是勇猛作战之人,如果可以,他更愿意运筹帷幄,退而谋划。
  但不得不承认,有时勇气比智谋更容易吸引他人的注意,也更容易让人降低心防。
  为了大计,他必须表现得象一个真正的勇士。
  好在,他也的确有真勇!
  真正的勇敢不在外表之粗豪,而在于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勇气,有着不惜一切不惧生死痛楚之能。
  敢将自己投身火堆毁容散功者,不乏真勇。
  所以他冲击,他呼号!
  他浴血奋战!
  “嗷!!!”
  在又劈碎一具亡灵士兵,同时也中了对方一刀后,宁夜仰头嘶啸。
  裂风荡雨,碎裂云啸,这一刻他尽情释放身体内的所有霸气与愤怒,吸引得附近众人也纷纷围观。
  那使用水系法术的蓝衣女子看向他,微微动容:“此人虽丑,却颇有豪情。”
  那获得金甲之防的男子则道:“虽是个猛汉,却是条孤狼。”
  一名白衣飘飘的俊秀年轻男子也看向他,手中长剑不染纤尘,看起来不象是从战场上获得的,到更象自带,同样微笑道:“此人有些意思。”
  更有一目光阴鹜之男子,面带微笑:“每次出手找到的都是真正的亡灵,竟能不受幻象困扰。不错!”
  更多的人看向宁夜,却是充满羡慕嫉妒,有那胆小者更是向宁夜跑来,希望能受其庇护,奈何宁夜冲得飞快,专找那鬼卒众多之处杀去,庇护是庇护不到了,帮他挡刀到是有可能的。
  于是发现救命稻草不救命的大家,又纷纷转而痛恨与怒骂,一个个都骂宁夜刻薄无情。
  对于这些,宁夜统统不予理会,甚至满心欢迎。
  他疯狂冲击着,尽情释放自己心中所有的恨意,并将这恨转化为滔天杀意,手中战刀竟然因此隐现血色刀芒。
  刀非红色,红芒却是法力显化所成。
  初得刀诀,竟然就能有所领悟,可见此人适合杀道!
  有那暗中注意之大能之士,已将目光锁定在宁夜身上,更不乏议论。
  “此子有才,可用。”
  “惜乎太丑。”
  “是太丑,传之丢人啊。”
  “此子……我要了!”
  一个声音传来,众人皆默。
  战斗还在继续。
  宁夜也还在奋力击杀。
  只是身体已开始疲倦,臂膀若灌了铅般的沉重,难以举起。
  亡灵士兵们还在源源不断的涌来,以势不可挡的磅礴之力冲击着。
  望着那漫天风沙下的亡灵战卒,宁夜长吐一口浊气。
  杀了多少亡灵士兵了?
  他不知道。
  但他知道只要战斗还没结束,战刀就不能停!
  所以他继续挥刀,呆滞,麻木,充满死志烈意杀气的挥动。
  这很危险,因为法力虽源源不绝,体力却已油尽灯枯。
  但宁夜知道,这才是关键时刻。
  他不知道那隐藏于暗处的强者如何看他,但他知道这位强者的喜好,更知道在这关键时刻,绝不能退缩。
  面临强敌,唯死战耳!
  这位强者曾经出名的豪言,根本不需要卜算,人尽皆知。
  如何让一个面目丑陋者得入强者法眼?
  无他!
  投其所好也!
  所以宁夜选择杀心刀,所以他选择死战。
  因为他知道,这是唯一能引起对方兴趣的方式,也只有那样的人,最有可能不计容颜收他为徒!
  所以他继续戮力厮杀着。
  就在这时,身后风声大起。
  宁夜背后突然一阵剧痛。
  他大叫一声,踢开身前的亡灵士兵,回首一刀,偷袭者已如鬼魅躲开。
  回头看去,竟然是先前和他争抢杀心刀的青脸男子,手里还拿着一柄蛇锥。
  蛇锥不利劈砍,却利捅刺,被其伤处,伤口无法愈合,血流滚滚。
  他看起来也已经得到了一门法术,竟然可以隐匿潜行,于无声息处靠拢过来,偷袭了他。
  “该死!”宁夜怒视那青脸男。
  青脸男嘿嘿怪笑:“这就是抢老子机缘的下场!”
  说着已对准宁夜又是一锥刺去。
  与此同时,不远处的战场上,一名真实存在的亡灵士兵也对着宁夜扑来。
  前后夹击!
  “死吧!”那青脸男已发出得意狂啸。
  宁夜却笑了。
  丑陋脸上泛出的狰狞笑意,看得那青脸男一呆。
  宁夜道:“你根本不配杀心刀!”
  刀锋血芒暴盛。
  无视身后亡灵士兵的砍击,宁夜已一刀劈下。
  望着这简单的,朴实无华的一刀,青脸男骇然发现,自己竟然根本无法遁逃,仿佛天上地下,都无法逃过。
  “不!”
  他发出绝望的呐喊。
  扑!
  一刀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