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二十六章 我不想惹事

  韩木可不管那么多,拉着孙漓的小手走进了帝王大厦的大堂,而身旁也有不少挂着通行证进来的男女。
  那些成年男人看到孙漓的面容,都不由的多看几眼,你眼神像是要发光那样。
  要想进入医术交流大会的现场,必须要在安检口经过检验,确认通行证无误方可入内。
  “站住,你们的通行证呢?”
  韩木和孙漓刚想穿过安检口,就被几个身穿制服的安保人员给拦住了。
  这些安保人员身形魁梧,皮肤黝黑,还戴着一副酷酷的墨镜,散发一阵威严的气势。
  孙漓眼睛眨了眨,开口说道:“原来要通行证的啊,我们就是来看看的,既然不能进去,那我们走了。”
  几个安保人员纷纷侧过头来,没想到医术交流大会居然有这等美女光临,也算是一饱眼福。
  “走什么?
  我是来参加医术交流大会的,麻烦你们通报一声孙妙手大师。”
  韩木抓住了孙漓的胳膊,不让她离开。
  “没有通行证,就不能够进去。
  麻烦你们走开,别挡住后面要过安检的人。”
  安保人员黑着脸,挡在了韩木的面前。
  “韩木,走啦!”
  孙漓连忙拉拽着韩木,走到了一旁:“我们没通行证,是进不去的。”
  旁人见到孙漓这等大美人拉着韩木,眼神纷纷露出羡慕的目光,似乎都忘了这次来帝王大厦的目的。
  韩木拿起电话,一边说道:“那我找你爷爷,让你爷爷带我们进去。”
  “不要,韩木,不要!”
  孙漓俏脸露出不悦,大声说道:“我不想靠着爷爷的关系进医术大会,我想靠自己的实力去获得参加医术大会的名额。”
  她眼神充满坚定,那美丽的脸庞露出一丝倔强。
  “哟,这不是孙漓嘛,你居然来参加医术交流大会?”
  这时,韩木和孙漓身后传来尖锐的女声,一个穿着黑色紧身裙的金发女郎,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走了过来。
  韩木抬头看去,这金发女郎就是网红脸的面容,下巴尖到可以戳穿地板,全身一股塑胶味,看着就像是多次回笼的人造人。
  这女人风俗气太严重,虽然二十出头的样子,却把自己打扮成过于妖娆的网红模样,三分,不能再多了,这颜值比不上薛清彦和孙漓一半,而且假的吓人。
  嘿嘿,还是纯天然的好。
  “荣米儿?
  你怎么会在这里。”
  孙漓看见老熟人,显得有点惊讶。
  “你说我来这里能干嘛?
  当然是参加医术交流大会啊!”
  荣米儿开口,身上那一阵浓烈香水味,熏得韩木头皮发麻。
  “你不是连医术资格证都没有通过吗?
  怎么可以参加的呢?”
  孙漓不解,这荣米儿当初在大学根本就没把学业放在心上,倒是天天和富贵公子哥去花天酒地。
  荣米儿很是得意,故意晃动着通行证,嚣张的说道:“哎呀,我没有医术资格证又怎样?
  还不是可以参加医术交流大会,你呢,你怎么不进去?”
  这女人明知故问,她刚刚可亲眼看到孙漓进不去,这才过来嘲讽的。
  “你要进去就走啊。”
  韩木开口,挡在了孙漓的面前。
  他也看到孙漓脸上露出一丝尴尬,看得出这个叫荣米儿的绿茶就是来找茬的。
  “嘿嘿,我和老同学叙叙旧怎么了?
  你谁啊,这管你屁事!”
  荣米儿开口,显得很不耐烦。
  孙漓在大学的时候就是校花,而且医术成绩还出众,这荣米儿当年可是妒忌的的不行。
  现在有机会羞辱下孙漓,她肯定是不想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呵呵,你是来叙旧的?
  我怎么看你是来显摆的呢?
  有一张医术大会的通行证,就那么得瑟了?”
  韩木看了荣蜜儿一眼,这种俗气的花粉女人,实在是恶毒。
  荣米儿听到这话,气的掐着腰说道:“你说什么?
  我显摆,我得瑟?
  呵呵,好过有人连显摆得瑟的机会都没有。”
  “没有又怎样?
  关你屁事!滚!”
  韩木对荣米儿可是没有好印象,这女人摆手时候,还有一丝狐臭,特么连香水也遮盖不住。
  “你……你敢骂我?”
  荣米儿一阵颤动,伸手指着韩木骂道:“你是什么混蛋啊,穿的像个土包子,也敢来帝王大厦?
  还敢叫老娘滚?
  你知不知道老娘在道上认识多少人么?”
  “不是你认识多少人,是你被多少人睡过吧。”
  韩木一脸嫌弃,开启透视眼得知,这荣米儿还堕过几次胎,以后怕是都生不出孩子了。
  荣米儿被戳到痛点,扬起手朝着韩木打了过去:“你闭嘴!”
  可这扬起的手被韩木死死地抓在了半空中,就像是被钳子给夹住了那样,丝毫动弹不得。
  “我不想惹事,麻烦你也别惹我们!”
  韩木松开手,荣米儿身体失去惯性,脚底打滑,一屁股摔在了地板上。
  顿时,吸引了众人的目光,连大厦的安保人员都吸引了过来。
  “小米儿,你怎么啦,我的宝贝儿啊!”
  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跑了过来,连忙将荣米儿扶了起来,乍一看倒像是这女人的父亲。
  “王院长,您,您要替我出气啊,这个混账东西,他打我!”
  荣米儿一脸委屈,在整形医院做的翘臀差点摔坏了,愤怒的眼神瞪着韩木。
  “你是什么东西,在光天化日之下,敢打我的小宝贝儿?
  你找死吗?”
  肥胖男人开口,口水横飞。
  “伯父,这是个误会,我们没有打她。”
  孙漓连忙解释,并不想把事情闹大。
  而且,她也是见过韩木动手的样子,万一惹毛了韩木,荣米儿和这肥胖男人几条命都不够死啊。
  但这里可是帝王大厦啊,旁边的安保人员都围了过来,而且还有那么多国内外知名的医生在场,是绝对不能动手的。
  “哇,真漂亮……”肥胖男人看到孙漓的面容,双眼发光,都忘了身旁扶着的荣米儿。
  “你叫王院长什么?
  他不是我爸爸。”
  荣米儿开口,对孙漓这话很不满意,而且也发现肥胖男人正不怀好意的盯着孙漓看。
  “王院长,他们欺负我,你要为我做主啊!”
  荣米儿很是不忿,将身体靠着肥胖男人的肩膀磨蹭,发着嗲叫嚷着。
  韩木听得毛骨悚然,特么这不就是猪在发春嘛,别提多恶心了,油腻又辣眼睛。
  “你们在干什么?
  不知道会场要安静吗?
  不得闹事!”
  安保人员走过来,沉着脸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