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十一章 称兄道弟

  韩木没和杨婷一般计较,再说薛清彦也实在是冷漠,韩木也知凑上去自找没趣,提着几袋衣服就走出了星河广场。
  还没等韩木扬手叫出租车,一辆黑色的奔驰轿车已经停在了路边。
  “韩先生,我可算等到你了!”
  孙妙手连忙打开车门,招呼着韩木上车:“你这是要去哪儿呢,我带你一程?”
  韩木没料到孙妙手居然追到了这里:“孙大师,怎么这么巧啊。”
  “哈哈,老夫逮住了送你来这里的司机,守株待兔才等到你的呢!”
  孙妙手完全没有之前的傲气,挥着手说道:“你就甭叫我孙大师了,多见外呢。
  如果不嫌弃的话,叫我一声老孙,我呢,则称你为韩老弟。
  你说如何?”
  旁边的司机听到都愣住了,孙妙手可是东海鼎鼎有名的医术大师啊,还是中医联盟的元老,居然和这黄毛小子称兄道弟?
  “你还愣住干嘛?
  还不快帮我韩老弟提行李?”
  孙妙手倒是自来熟,拉着韩木就坐上了奔驰车里。
  “韩老弟,这就是你见外了。
  虽然在唐府,我和你有小小摩擦,可我并无恶意。
  况且老夫是真的想交你这个朋友,你就和我兄弟相称吧!”
  韩木听孙妙手这么一说,笑着说道:“那好吧,不知道孙大哥急着找我,所为何事呢?”
  孙妙手在东海的各界都很有名望,就连唐有金都给几分薄面,如今孙妙手凑过来称兄道弟,韩木倒是没有什么损失。
  “那倒没啥,就想请韩老弟吃顿饭。”
  孙妙手露出笑容,缓缓说道:“老夫也是想,想请教下你的针灸原理嘛。”
  孙妙手见到韩木化腐朽为神奇,将唐老太太解救,那针法可谓妙哉。
  可他百思不得其解,这针法其中的原理。
  “孙大哥,你是中医的活化石,我才应该多多向您请教啊!”
  韩木连忙搪塞,他看清孙妙手心中的目的,想要学习韩木的治疗针法。
  可这哪有那么简单,这可是韩家天玄真人的法宝,需透视、天玄九针、八卦等结合,天底下也就韩木可以做到罢了。
  “韩老弟,你为唐老太太刺的几针,已经超了我这几十年的所学。”
  孙妙手叹气唏嘘,摇头说道:“亏我孙妙手学习中医数十载,却差点害死了唐老太太。
  唉,我不过庸医罢了。”
  孙妙手被韩木一番操作给秀到了,也难怪会自闭,亲眼见证韩木的神奇针法,直接颠覆了一生的所学。
  韩木连忙说道:“孙大哥,你可千万别妄自微薄啊,你的医术已经是很精湛的了!其实唐老太太的病情,我也是蒙中的,幸运罢了。”
  唐老太太身上黑雾缠绕,就算用高科技仪器检查,也检查不出来,也就韩木的透视眼发挥出了作用。
  “蒙中的?
  老夫也想蒙中啊!韩老弟你就别蒙骗我了,你是怕我偷师?
  老夫,我可以拜你为师啊!”
  孙妙手在车厢里就想要跪下,要是可以向韩木学到高深的医术,这辈子也都值得了。
  “别,别!孙大哥你冷静,有话好好说。”
  韩木脑子一转,沉思着说道:“我师父交代过,这可不能泄密出去。
  我师父遗言交代,一不可外泄独门秘方、二不可用来为非作歹、三更不能收徒弟啊。”
  韩木故作焦急,突然话锋一转:“不过,孙大哥看你那么诚心,若想要和我切磋交流医术,我倒是可以奉陪!”
  “切磋交流……对,咱们可以切磋交流!”
  孙妙手是个聪明人,点了点头:“韩老弟,你以后就是我们中医联盟的贵宾了!”
  他们谈笑间已经来到一家酒店门口,孙妙手带着韩木就去贵宾室好生招待了,两人如同忘年之交,倒是把酒言欢。
  韩木深知孙妙手死缠烂打的性格,故扯了个医学门派出来,让自己的医术显得不那么突兀,倒也增加了几分神秘的气息。
  就在韩木吃喝的间隙,手机叮铃铃的作响,拿起来一看,居然是杨婷打来的电话。
  “喂,是韩木吗?
  清彦叫你过来陪她吃饭,你快点来,在星河公园里。”
  韩木纳闷了:“你们不是在星河广场里吗?
  怎么跑到那么偏的星河公园了?”
  “你废什么话呢?
  反正你快来星河公园!”
  杨婷说完急忙就挂了电话,留下了一阵嘟嘟嘟的盲音。
  韩木太了解薛清彦为人了,她冰冷如雪,对自己还那么多成见,断不可能让杨婷叫他一起吃饭。
  “哼,我倒是要看看,杨婷这贱人,葫芦里卖什么药。”
  韩木随即与孙妙手辞别,并且拜托了帮忙将衣服送回薛清彦家中。
  星河公园坐落在东海的城郊,距离星河广场有一段车程,而且星河公园早已荒废萧条,倒是有不少流氓混子聚集,夜市多为撸串喝酒,薛清彦这大家闺秀,断不可能来这种地方。
  韩木如约而至,等待着他的却是几辆面包车以及几十号壮汉。
  “杨婷真有你的,一个电话就把韩木给弄了过来。”
  杨婷得意的说道:“韩木听到清彦的名字都傻了,肯定飞快的跑来送死。
  呵呵,韩木你还想清彦和你吃饭?
  做梦吧,下辈子也没你的份儿!”
  说话间,这几十个壮汉已经把韩木给围了起来,手上还拿着铁棍,杀气腾腾的模样。
  路人远远看到这个阵仗,哪里还敢进星河公园,连旁边开着的小吃店都关门大吉了。
  “韩木,今天我就替坤哥敲断你两条腿!”
  张玲满脸都是怒火,挺起她的胸脯,那抹沟壑若隐若现:“我要给坤哥出口恶气,让你这辈子也抬不起头走路。”
  “呵呵,你给我戴绿帽,不就已经让你的坤哥出了口恶气吗?
  我已经抬不起头走路啦!”
  韩木一脸不屑,倒是庆幸早日和张玲这种婊子脱清关系。
  杨婷娇声喝道:“你臭不要脸,被戴绿帽还好意思说出来,也不怕别人笑话!”
  张玲听到他们这些话,自个脸像是火辣辣的,朝着韩木喝道:“韩木啊,韩木!坤哥在东海可是一号狠角色,你居然敢招惹他,我非得替他教训你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