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八章 脏东西附体

  “唐总…”王坤惊了一下,急忙笑道:“唐总,公司那边有点事,我来和您汇报一下…”“是谁让你这么对待韩先生的?
  你知不知道就连我,也要对韩先生毕恭毕敬?”
  唐有金厉声道。
  卧槽?
  王坤整个人都吓傻了,韩木不是一个废物吗,不是一个卑贱的上门女婿吗?
  “唐总,这家伙就是一个废物…”王坤话音未落,唐有金反手就给了他一个耳光,怒声道:“蠢货,废物,没用的东西!”
  唐有金暴跳如雷,直接一脚踹倒了王坤,随后对秘书说道:“把王恒叫来!”
  王坤这才知道自己闯了祸,他脸色无比苍白,瑟瑟发抖地哀求道:“唐、唐总,我真不知道韩木是您的贵客…您饶了我,求您别跟我爸说…”王恒是唐有金的手下,为人有些贪财,贪污了公司不少钱,已经被唐有金警告过了,要是因为自己的事,导致父亲受到牵连,王坤只觉自己回家会被打断腿!“给老子闭嘴!”
  唐有金厉声骂道,再转头对韩木说话的时候,脸上却浮现出热情的笑容:“韩先生,王坤是我手下的儿子,他的名声一直都不好,我在这先代他给您道个歉。”
  “没事的唐总,这点小事我还没放在心上。”
  韩木淡然笑道。
  片刻后,一个身穿西装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
  “唐总,什么事?”
  王恒不禁一脸焦急,唐有金突然把自己喊来,他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
  “你儿子王坤连我的贵客都敢得罪,他可真是有本事啊。”
  唐有金冷笑道,“韩先生大方不跟他计较,但这件事可没那么容易摆平。”
  “什么?”
  王恒脸上不禁浮现出惊骇的表情,见到沙发上坐着的韩木,他急忙毕恭毕敬地九十度弯腰,朗声道:“韩先生,王恒教子无方,还请您见谅。”
  说完,王恒给了自己三个响亮的耳光,权当赔罪。
  “爸…不是这样的,您听我解释…”王坤眼中不禁闪过一抹哀求。
  “解释?
  你这畜生迟早要害死我!”
  王恒一声怒喝,一个箭步向前对着王坤便是一番拳脚,打得王坤连连嚎叫。
  “畜生,老子到底造了什么孽才会生出你这逆子!”
  直到王坤快不行了,王恒这才停了下来,拽住王坤的衣领把他扔到韩木身前,顿时客客气气、小心翼翼地对韩木说道:“韩先生,回家我会好好教训王坤,还望您不和他这个小人物一般计较。”
  “王恒,金星集团没有你的容身之处了,你走吧。”
  唐有金冷声道,就连他自己也是一阵后怕。
  王坤这家伙居然还想拿开水泼韩木,要是唐有金再晚来一步后果真是不堪设想!韩木这个医术逆天的神医走到哪都受欢迎,找他治病的人多得是,这样的人可不能得罪!“唐总,别啊,求您了…”王恒顿时急了,他赌博欠了几百万,要是离开了金星集团,一时半会找不到好工作,自己可就完犊子了!然而唐有金也没给他哀求的机会,直接挥了挥手让保安把他带出去了。
  “韩先生,这个王坤你想怎么处置?”
  唐有金冷声道。
  韩木丝毫不怀疑,如果自己说要杀了王坤,唐有金都能做到,以他的权势对付一个王坤轻而易举。
  “不用了,让他走吧。”
  韩木轻笑道,他开透视看了一眼,这才一天不见,王坤的病情又加重了。
  再过不久王坤的肝癌就会发展为晚期,而他又有艾滋病,哪怕砸一千万都不能救自己。
  直接杀了王坤太仁慈了,韩木也不用动手,这几个月里王坤会忍受多种病痛的折磨,生不如死!“谢谢韩先生,谢谢唐总!”
  王坤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还以为自己捡回了一条命。
  “韩先生…”唐有金还要道歉,韩木摆了摆手笑道:“好了唐总,带我去见病人吧。”
  “韩先生,请。”
  唐有金一边带着韩木走上二楼,一边摇头叹道:“我妈其实没什么大病,都是一些小毛病,如肠胃炎、偏头痛、骨质疏松之类的。
  之前也去医院看过,医生说我妈是身体器官衰竭严重……”唐有金生怕老爷子受到刺激,还让小妹带老爷子出去游山玩水。
  二楼的一间卧室里,唐母躺在床上,她脸色憔悴而苍白,整个人瘦的皮包骨。
  “唐总。”
  这时,一位身穿中医杉的老者说道:“老太太身体器官严重衰竭,依我看,需要用针灸与药物来医治。”
  唐有金不禁眉头一皱,一旁的舅舅解释道:“有金,这位是东海中医联盟的中医大师,孙妙手。”
  “孙大师,您好!”
  唐有金也听说过孙妙手的名号,他出生于中医世家,一身了得的医术还真配得上妙手回春这个词。
  “不对,老太太的确器官严重衰竭,七十多岁的年纪,身体器官却好像百岁老人一样,但只要疗养得当还是可以正常生活。”
  韩木眉头紧皱,打开透视一看,就见一团黑雾盘旋在唐母身上。
  “额…”唐有金疑惑道:“那…我妈昏迷的原因是?”
  “被脏东西缠上了。”
  韩木淡淡的说道。
  此话一出,众皆哗然!“被鬼缠上?
  世界上真的有鬼么?”
  “这家伙是从哪冒出来的,他说话也太不靠谱了吧!”
  唐有金一脸错愕,他可是坚定的无神论者,韩木这话着实是把他给说懵了。
  孙妙手更是直接无视了韩木,说道:“如果没有问题,我就开始治疗了。”
  “且慢!”
  韩木急道:“老太太现在的体质非常虚弱,冒然治疗恐怕后果不堪设想,我有十成把握,让我来吧。”
  “笑话!”
  孙妙手眉头一挑,厉声喝道:“老夫八岁开始接触中医,精通推拿、针灸、中药,至今行医已有五十年,难不成我的经验和医术还不如你么?
  倒是你这小子,居然说唐母是被脏东西缠上了,我中医会被人批判都是你这种人搞的鬼!”
  唐有金不禁面露难色,韩木的医术他可是一点也不质疑,昨天韩木便救回了半只脚踏进棺材里的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