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五章 价值连城的石涛真迹!

  韩木冷笑道:“一会二姥爷就要来了,他可是字画这领域的行家,不如让他来评判,如果你这幅山水画更值钱,那我任你处置。
  如果我的画更值钱,那你得给我抽三个耳光。”
  此话一出,众皆哗然!薛清彦眸子里闪过一抹错愕,韩木这是在送人头么?
  他那幅作品就是倒贴怕是都没人要!“好呀,如果你输了你得给我跪下磕三个响头然后喊我爸爸,然后滚出薛家!”
  林嘉伟一脸得意的说道。
  片刻后,一位身穿中山装的老者走进包厢。
  王娟的父亲前几年去世了,这位老者名叫王先,是王娟的叔叔。
  也是倒腾古玩的,还有国家颁发的鉴定证书。
  “二姥爷。”
  薛清彦笑着打了个招呼。
  “诶。”
  王先点头回应。
  “二姥爷,您好,我是林嘉伟。”
  林嘉伟指着他送给王娟的山水画说道:“现场有个傻子硬说我这幅画是假的,您来给我评评理。”
  “哦?”
  王先一愣,随后戴上老花镜,对这幅山水画展开了仔细的鉴定。
  “不错,画功精湛有力,完美描绘出了华山的宏伟壮阔,这风格天底下除了画圣吴道子,还真没人能画的出来。”
  王先眉开眼笑,连连点头。
  “废物,还有什么好说的?”
  林嘉伟傲然地抬起头,不屑地扫了韩木一眼。
  “哈哈,我就说嘛,嘉伟这孩子怎么可能会送给我假画。”
  王娟笑容无比灿烂。
  薛清彦也是无奈地叹了口气,估计再过一会,林嘉伟就要来提亲了。
  但下一刻,王先老脸赫然浮现出几分惊恐,手中的山水画掉落在地,玻璃框浮现出蜘蛛网般的裂痕!“小叔,怎么了?”
  王娟顿时急了,吴道子的真迹可不能就这样毁了啊!“这,这幅画是假的,只是模仿得非常逼真,可,可关键是这幅画采取了放在墓穴里做旧的手段,邪气深重,如,如果放在家里会惹上脏东西!”
  王先脸上浮现出惊骇的表情,随后恶狠狠瞪了林嘉伟一眼:“你这小子到底是何居心,要用这种手段来害我侄女!”
  “我,我没有…”林嘉伟仿佛被一道雷电劈中,整个人当场傻在原地!怎么会被发现?
  “还敢狡辩?”
  王先目光凌厉地瞪了林嘉伟一眼。
  “我被人骗了!薛叔,王姨,我是被人给骗了!”
  林嘉伟急忙辩解道:“这幅画我花三百万从我的朋友手里买了下来,我真不知道啊!”
  王先还要发作,王娟却说道:“好了小叔,我相信嘉伟不是那种人。
  对了,韩木这废物也送了我一幅字画,他说价值五百万,麻烦您看看。”
  “哦?”
  王先也明显是惊了一下,拿起韩木那幅山水画看了一眼,摇头笑道:“这幅山水画可以说是不值一提,估计是某个初学者的作品,五百万?
  价值五百万冥币么?”
  韩木心中无比苦涩,王娟这么做也不过是为了给林嘉伟转移视线,看来她心中早已认定了林嘉伟这个未来女婿。
  “哈哈哈!”
  林嘉伟狂笑道:“韩木你这傻哔,还敢在我面前装逼?
  这下露馅了吧!哈哈哈!”
  “大家等一等。”
  韩木轻笑,随后手指沾了点温水,均匀的涂抹在山水画表层,就见他缓缓揭开了一角,旋即揭开表层的那张宣纸,一幅全然不同的水墨画浮现在众人眼前!这幅描绘出了一条小溪,溪流旁的花草随风摇曳,几只牛羊站在岸边垂下头喝水,这幅画作古朴泛黄,虽然没有使用什么技巧,但却透露出几分名画的气息。
  “这……”“画中画?
  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啊!”
  众人都不禁心中一惊,没想到居然还有后手。
  “哦?”
  王先眉头一皱,掏出了放大镜仔细地观赏了一阵。
  “就这水平,估计也卖不了几个钱。”
  林嘉伟嗤笑道。
  不想下一刻,王先却是倒吸一口凉气,眸子里闪过一抹惊骇:“这,这是明末清初著名画家石涛的真迹《望溪》!”
  这番话顿时对现场众人造成了不亚于十级地震一般的冲击与震撼!“什么?
  石涛的真迹?
  不可能吧,石涛也是能和吴道子起名的画圣,他的真迹非常稀有,现存石涛真迹不会超过十幅!”
  “这幅画看起来平平无奇,不像是什么名画啊。
  王老,我不是质疑您,但您会不会是看错了?”
  “没错,绝对没错…”饶是王先跟古玩古董打了一辈子的交道,此刻见到石涛真迹,也忍不住激动的浑身发抖:“石涛的个人风格非常强烈,哪怕再杰出的画家也只能模仿个皮毛而模仿不了精髓,这上面还有康熙皇帝的盖章…”说着,王先拿起食指小心翼翼地触碰了一下水墨画的一角,激动道:“瞧这宣纸的质地,没有几百年的沉淀不可能达到这种水准!至于画中画…我想是这幅画太过宝贵,为了不被人惦记,所以表层盖上了一层很粗糙的水墨画。”
  王先的鉴定能力,众人都丝毫不会质疑,他是不可能看走眼的。
  “那…小叔,这幅画大概值多少钱?”
  薛国正不可置信道。
  “六百万到八百万之间,根据现在的行情是这个价,但以后还会继续升值。”
  王先拍了拍韩木的肩膀,笑道:“好孩子,这是你祖先传下来的吧?
  这么宝贵的东西你说送就送,哈哈,你妈估计今晚开心的都睡不好觉。”
  “哈哈,本来我是想送给我妈,可是她不要,让我拿回去孝敬我爸,那我只能收走了。”
  韩木说完,便在众人错愕的目光中收回了这幅价值连城的水墨画。
  “嗯?”
  薛清彦不禁黛眉微蹙,韩木这玩的是哪一出?
  王娟气得狠狠瞪了韩木一眼,韩木大可以直接揭开表层,他特意搞这一出不就是为了打自己的脸么?
  王娟可是非常热爱收藏名画的,当她得知这是真迹的时候差点没激动的跳起来,然而韩木这么说,她要是再去要的话,那岂不是当众打自己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