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9章 血炎牛

  血炎牛的皮肤防御力极佳,普通的刀剑很难对其造成伤害,就像刚刚元尘掷飞出去的砺石以他如今的力道,远超一般的利器,可依然只是在其身上留了淡淡的白色印子。
  体型庞大的血炎牛出乎意料的行动十分敏捷,但是元尘的身法更快,每当血炎牛的头部或者尾巴将要扫到时,元尘总是轻微地转身闪开,同时又像一条蛟龙一般缠绕在血炎牛的身边,几乎不留一点空隙,在如此近的距离之下,元尘的双指并作剑状,不停地朝着血炎牛的下颚处刺去。
  每种生灵生来都不是完美的,定会有缺点存在,血炎牛的爆发力和防御力可以说是一级妖兽的巅峰,正对面地对抗,元尘必输无疑,但是自己可是清楚地知道血炎牛的致命点所在。血炎牛的名字得自于他体内犹如岩浆般流淌的血液,这也是它强大爆发力的来源,可是血炎牛不同于其他的妖兽,血液并不是流经心脏,而是下颚处的一颗血囊之中,元尘攻击的正是那颗血囊。
  “嗙!嗙!嗙!”
  接连不断的撞击声从林中传出,两道黑影飞快地相互撞击。
  “嗯?!”元尘眉头一皱,在数十次的交锋下,手指终于支撑不住突然崩开,血液不停地渗出。
  同样,血炎牛的状况也不怎么好,厚厚的一层皮肤已经渗出了丝丝血迹,赤红色的鲜血好像随时会爆出来一般。
  突然,元尘眼中闪过精芒,全身的气势陡然攀升,一股真气包围在元尘的双指上,猛地向即将破碎的血囊刺去。
  “血神指!”
  双指上流出的血液被真气引导,在手指处汇成一道剑锋,充满血腥而又邪性的杀气。
  “唔——”
  元尘的剑指十分狠辣,血炎牛根本没有可能躲过这一击,只能不甘地发出怒吼,遭受剧烈痛苦的猛地抽搐起来。
  血囊中元尘的双指还插在其中,血炎牛的血液温度奇高,元尘的双指好像在烈火中淬炼一般,甚是难忍。
  “很疼吧,我也是,那现在就结束吧!”元尘十分果决,将身上剩下的真气尽数灌入其中,“给我爆!”
  血炎牛的血囊在一瞬间被无数小飞剑状的真气旋涡给绞碎,而它自身也好似被一股力量定住一般,一下子横倒在地上,抽搐着没了生气。
  元尘拔出手指,默然地看了看,唏嘘道:“看来我之前高估了自己的肉身强度,指法一般要经过特殊的训练才可以发挥出强大的力量,只靠进阶淬脉的肉身完全不够,今后要多花时间来锻炼一番。”
  指法的武技很少,但是每一样使用起来都是杀伤性极大,元尘的血神指便是其中的佼佼者,指法的锻炼艰辛程度非常人能够忍受的,这也是指法大家就算在天界也是屈指可数的原因,但是每一位将指法修炼到化境的大家哪一位不是战斗力恐怖至极的大人物,前世的聂云便是指法大家,全力一指甚至可以贯穿天地,这种力量就算是元尘看了都心惊。
  只是元尘前世主修剑道,没有太多的时间去修炼**,但是在许多天才地宝的灌输之下,自身**的强度虽没有聂云那般妖孽,但也远超大多主修肉身的天君。
  刚刚踏入淬脉境,力量与**不能很好的配合,刚刚的战斗正好使两者磨合的完美。加上元尘对武道的感悟,在修为到达天君之前是没有任何瓶颈存在的。
  看了下地上躺着的血炎牛尸体,接下来怎么处理这个大家伙倒是要费些功夫了,但是元尘倒是不介意,反而十分乐意,血炎牛身为一级妖兽,可是全身都是宝,它的皮和骨头是制作武器、防具的上好材料,,肉吃了后可以增强肉身,最宝贝的血液在市场上一小瓶能卖到百金,对于一些修炼火系功法的修士可是大补之物。这一大头血炎牛怎么也能装三百瓶的血液,元尘也没有着急回家,找了一些工具将这些血液都收集起来,将尸体隐藏好,回去拿了工具再回来收拾这些战利品。
  有将近两天没有回家了,也不知道父亲会不会担心自己,毕竟是被人退婚了,作为一个正常的十五岁少年,意志消沉甚至去做出一些愚蠢的事也是情有可原。
  前世的元尘可没有现在的心境,听了消息后直接找上陈家,被陈东林的手下打的鼻青脸肿才灰溜溜的回了家,那段时光也算是少年热血的见证。
  可是回到家中的铁匠铺子,一切都是照旧,父亲还是在火炉旁挥动着铁锤,与平日没什么不同。
  好像是察觉到元尘回来,元鸿停下了手中的铁锤,转头看了一眼元尘,“回来了啊,事情处理好了吗?”
  “恩,孩儿处理好了。”
  元鸿眼中闪过一丝温和;“尘儿,李家退婚只是你今后人生路上的一个挫折而已,你做的很好,没有自暴自弃,也没有失去理智,男人应当如此,在任何挫折打击面前都应该冷静应对,冲动是无法解决任何问题的。就像父亲当初······”
  元尘见父亲想说些什么,但好像又有什么顾忌一样,欲言又止。
  “爹,孩儿觉得您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孩儿。”元尘询问的目光看着元鸿。
  元鸿顿了一下●147小说app下载地址xbzs.cc●才开口道:“尘儿,有些事还不能告诉你,等到一定的时机也许你就知道了。”
  说罢,元鸿拍了一下元尘的右肩,突然元尘感觉到有一丝轻微的真气流动从肩后传来,只是这股流动极其微妙,微妙到如果不是元尘有着天君的精神力加上重新淬脉成功甚至都不能察觉到。
  这是,父亲在我身上留下了印记,防止我出什么差错吗?元尘感到这道印记是之前就留下的,但是什么时候的便不得而知了,现在这道印记倒是消失了。
  父亲不是一个普通的凡人这点元尘倒是深信不疑,但是他竟然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在自己身上种下印记倒是出乎元尘意料,毕竟元尘可是拥有天君级别精神力的,就算没有任何修为,也不可能躲过元尘的感知。那便只有一个解释,父亲的真实修为可能到达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地步。
  这小小地拍一下肩,吃惊的可不只是元尘一人。
  “尘儿!你什么时候淬脉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