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6章 芳羽斋

  北朝国虽然不大,但在临冬大陆也算是一大势力,自然史繁华热闹,就算是北朝国的边缘小镇,集市也有别样的热闹氛围。
  元尘走进一家药铺,里面光是放置药品的柜子就有堂口的大小,“芳羽斋”是这家药铺的名字,青玉镇的芳羽斋只是分部,总部在芳羽城,芳羽城在北朝国的诸多城池中地位不算很高但也绝对不低,可以排上前十,由朝羽王与馨芳公主统领,馨芳公主是当今北朝皇帝的胞姐,而朝羽王则是一位外姓王,外姓封王在历代历朝中都是很少见的事,而朝羽王更是迎娶了皇帝的胞姐,此人定是有不同凡响的地方。芳羽斋便是他们名下的产业,因此在北朝国的分部甚广。元尘来这不是因为这里名●147小说app下载地址xbzs.cc●声响,而是芳羽斋不仅售卖一些珍贵药材,也有很多的平民的药材可供选择,如今元尘一没钱二没实力,这地方很适合自己。
  最简单的淬炼药材是五铢真灵草与三株明心花,加上一些补药便可,真灵草与明心花价格都不贵,元尘这些积蓄还能买的起,说起积蓄其实是当初元尘准备迎娶李倩的彩礼钱,是元尘自己打铁赚取的,前世的自己将这些钱用来买了一支簪子送给李倩当作最后的念想,却被陈东林当场踩碎,想想还有些唏嘘自己当时怎么这么蠢,后来经历了一番,开始踏上修炼路后,心境与年少的冲动才慢慢平缓。
  交易完成,元尘用木盒子装好药材准备离开时,从门口传来了吵闹声。随后便进来两位大汉,一脸找到猎物的表情看着元尘。
  “这不是最近被李家悔婚的元大情圣吗?怎么在这里买药啊,不是得了病吧?”
  “赵兄,什么病啊,是相思吧,李大小姐嫁给了少爷去享福,这小子在这偷偷舔伤疤吧。”
  随后两人又嘲讽了几句,元尘眉头一皱,倒不是因为两人话有多难听,而是想着麻烦还是找上门了。陈东林这种纨绔子弟怎么会允许有人在名声上玷污了他的未婚妻呢,更何况是在他眼中像元尘这样的渣渣。前世自己是去李家闹了一番,被一顿毒打,扔出了李家,后来又被许多次找麻烦,甚至还差点被杀,直到后来自己进了兵部的幕府才有所停息。
  元尘不想与之多费口舌,准备快速离开时,一位大汉粗壮的手臂挡住了元尘的去路。
  “臭小子,今天你的东西可带不走了。”那位大汉讥讽地说道,“掌柜的出来,今天店里的所有药材我家少爷以双倍的价格买下了,包括这小子手上的。”
  装柜本就在店中算账,听到又吵闹声早就出来了,虽说芳羽斋背后势力强大,可青玉镇的分店只是在这种偏僻小村,对上像陈东林这种地头蛇,也是能避则避,可毕竟芳羽斋在北朝国的地位摆在那里,他倒也不至于落得下风,十分有礼貌的回了一句“陈公子出手阔绰,以双倍价格买下所有要药材,老夫作为掌柜自然高兴。可这位小友手上的药材我们芳羽斋已经交易了,那便不是我们说的算了,还是让这位小友来做决定是否转卖给你们。”
  元尘听到掌柜的话,随即摇了下头“这药材我已经买去自然是有用的,为什么要卖给你们。”
  大汉听掌柜一脸不愿帮忙的样子,有些生气,陈家在青玉镇可谓是一手遮天,他们作为陈家少主的狗腿子自然可以蛮横跋扈,一直无往不利,这次却吃了瘪,虽然你芳羽斋家大业大,可是强龙不压地头蛇,这掌柜竟然会如此不知退让。
  “掌柜的!我老实说我家公子就是想着这小子的麻烦,你这破药房的东西凭我们陈家还看不上!”大汉一脸要动手的样子,伸手想来抢元尘手上的药材。
  元尘一个转身便让他抓了个空,大汉瞪大了眼,好像不相信元尘的速度。元尘这时候虽然还没有开始修炼,年龄尚小,可是好歹是一世天君,身法秘技自然不少,这样还能被一个凡人莽夫抓住,那这辈子还真是修炼到狗身上去了。
  可是掌柜看向元尘的眼神有些变了,好像在思考着什么。
  元尘还未停下便说道“掌柜的,看来有人看不起甚至在贬低芳羽斋的牌子,好像那陈家比芳羽斋强上很多啊!”
  掌柜微微一笑,他看出元尘是想利用自己来求保,但他并不捅破,加上刚刚他所猜测的,他决定帮元尘一把,“哼!陈家少主很了不起吗,敢在我芳羽斋里撒野,也不去查查,就算他陈彦也不敢在我面前这么说话!你们两个给我滚出去,否则就让你们的主子来给你们收尸吧。”
  陈彦便是陈家当代家主,青玉镇所属清水城的太守。
  大汉这时才意识到自己说话莽撞了,芳羽斋虽然一听从陈家上交的保护费,可是人家背后可是朝羽王,分分钟碾压一个小太守。加上掌柜的语气的强硬,这次可是踢到铁板了,自家主子都不一定比得过人家,自己还不是小小的炮灰。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他也只能认了。
  “掌柜,刚才言语不当,请恕罪。”大汉也是机灵,赶紧改变姿态,一副讨好的模样,随后又瞪了元尘一眼,“只是这小子不知好歹得罪了我家公子,才有这番事。”
  掌柜听了后疑惑的看了元尘一眼,元尘讥讽道:“陈东林的事我已经给他一个交代了,难道还要咄咄逼人?陈彦的势力也不能一手遮天吧,难道不怕我上皇都在北朝皇面前告他一状!”
  元尘此番话说的十分义正言辞,好像是有什么隐秘的大背景一般,元尘猜测自己刚才展露的身法让芳羽斋的掌柜对自己为什么有如此身法感兴趣,否则也不会帮自己,虽然他不怕陈彦的震怒,但也会有一些麻烦。元尘前世好歹是天庭十君之一,三皇之下第一人,一种上位者的气质本就天成,让掌柜更加感到疑惑。
  “就你也想上皇都?我家公子想取你的狗命轻而易举,小子你不要闪了舌头!”
  泥人都有三分火,前世陈东林强娶李倩后对元尘是百般羞辱,倒是成就了元尘,迫使自己走上了一条强者之路,当自己有实力后,北朝国早就覆灭在不久之后的那场大战之中,北朝国被灭国,所有人都死于那场战争之中,陈家只是附庸于太守府的势力之一,当然无法存活下来。
  当自己有实力报仇时,仇家早就死了,元尘前世倒是郁闷了很久,也许自己无法晋升剑皇便有此一番原因。可今世元尘为了复仇大业已经如此退让,陈东林还是咄咄逼人,元尘倒是不介意顺手覆灭了陈家,毕竟如今就算是整个凡界的生灵,在他看来还是渺小的可怜。
  元尘两眼露出杀意,以死在自己手上的人计算,这股杀意是极为恐怖的,大汉直接一顿,额上莫名多了几珠冷汗。
  倒是掌柜经历的更多,冷哼一声,“好了,你们再闹下去我芳羽斋还做不做生意了,你回去告诉你的主子,芳羽斋的招牌不是他一句话就能影响的。”掌柜瞟了一眼大汉,好像不想再多看他一眼。
  “掌柜打搅了,我这就回去禀报我家公子。”大汉自然看出掌柜对他的厌恶,知趣的离开转身的时候阴冷的看了元尘一眼,“小子,给我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