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0003 抉择

  乔治感到了一种绝望。他想起了酒馆提示的那个‘追随者’,而第二个任务好像就是有关于此的。于是不由仔细的阅读了起来。
  【支线任务一:招募追随者】
  【说明:有3名在大雾中迷途的旅者,正在神的指引下,朝着庇护所走来。】
  【内容:这是一场神对你的小小考验你与这三人在宿命之中必定相遇。但其中有一个人却会将你杀死选择一个正确的人,并将他说服,让他能够留下来。】
  【身为一个领主,抉择与招揽伙伴的能147小说app下载地址xbzs.cc力,是最基本的素质。而在这无法看穿的迷雾之中,庇护所更需要一个这样的人你只有一次机会,希望你不要做错决定!
  当然,你如果无法抉择,也有权利选择不留下任何人来。】
  【奖励:按照你的话说,你即将接手‘庇护之神’的分公司。所以想要获得的第一笔投资,自然也应该先拉起一批骨干。】
  【神正在关注着你,但对于你这个无信者能否保住庇护所,还有些怀疑...】
  ‘我也怀疑你是不是找错人了...’看到这两个任务,乔治心中五味杂陈。
  那些红点虽然没有任何的标注,但是却都在移动。而有些聚堆的红点,移动速度很快,这说明它们很有可能便是狼群。
  也许他想些办法能够处理处理那些无脑的僵尸,但那些狡猾的狼恐怕只要一两只就能要了他的命。
  “虽然这个招募任务看起来有点坑爹,可我现在已经是穷途末路,没有什么可犹豫的了。我必须得留下一个人。”乔治摇了摇头,想到:“这第一桶金本身就是不好赚的,这白白送过来的机会,就算有危险,我也没有理由放弃!’
  不管那些人实力如何,至少多一个人便多一份希望。而乔治觉得,从这些旅者的身上,自己应该还是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来做出正确决定的。
  就在这个时候,乔治突然发现酒馆上面的时间突然转没了,变成了一个‘?’,紧接着,酒馆的大门便被轻轻的推开了。
  风雨吹过,在那篝火摇曳之中,一个高挑的身影走了进来。
  从那玲珑的曲线上能够看出,这个带着兜帽的是一名女子。在她撩开兜帽之后,露出了一头紫黑色微微弯卷的长发,与一双深蓝如海的眼眸。
  她在进来之后,先用眼角的余光冷冷的瞟了乔治一样,便一言不发的伸出了手。随后那火坑中的火便突然旺盛了起来。
  紧接着,女子便走到窗前,望着那外面的大雨一动也不动了。就好像是等到那大雨变小,然后便立即上路的样子。
  乔治定神一看,在她的身上有着这样的几行备注:
  【孤冷高傲的神秘女巫】
  【特长:插刀和翻白眼。】
  【独白:‘我怎么到了这里?’】
  【其它未知:(以庇护所现在的能力,你无法从她身上读解出更多信息)】、
  忽略掉了那个让他忍不住想要吐槽的特长,乔治思考了起来。
  ‘女巫...很多人都认为她们是邪恶的,甚至与迷雾有关...我还不了解这个世界的真正情况,不知道她是不是邪恶。但她看起来显然不太好沟通。’乔治保持着沉默,打算偷偷的打量一下这个人。但就在这个时候,门又被推开了。
  这回走进来的是一位身穿白色教袍的老者,乔治一眼便从他教袍的那种样式认出了他的身份大神官!
  “别紧张,我只是一个与你一样,在迷雾中走失方向的流浪旅者,暂借此地避避雨。”神官微微的看了乔治一眼,他比女巫显得要礼貌一些,目光也柔和温暖,似乎一看就能让人心中升起力量来。
  神官看了女巫两眼,便收回目光,一脸思虑的来到了一个角落休息了起来。
  老人头上的称呼与乔治所猜想的一致。
  【坚定虔诚的大神官】
  【特长:空手砸榴莲;】
  【独白:‘迷雾为何没有席卷这里?’】
  【其它未知:(以庇护所现在的能力,你无法从他身上读解出更多信息)】
  看到了他的那个特长之后,乔治觉得教廷的实力,也许真的是按照这个来划分的...
  摇了摇头,甩掉了那些没用的东西,乔治心中想到:‘不过这家伙的态度显然比女巫好多了,而我也能找到切入点与他谈话的。’
  这两个强大旅者的出现,让乔治的心中衍生出了极大的希望。
  而且,看起来这个神官就好像是神指引过来帮助自己的一样。似乎只要想办法,让他相信庇护之神在关注着这里,便能说服他留下来。
  可那独白却是让乔治心中生出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怪异感觉。他不知道为何会升起这样的感觉,也没有来得及多想。因为这个时候,门被狠狠的推开了。
  紧接着,一个极其高大凶恶的身影弯着腰钻进了屋子里。
  这个大光头看起来便让人有一种危险的侵略感,脸上还有着一道狰狞的刀疤。他进来之后便坐在了一个座位上面,一边狠狠的拍打着桌子,一边大声的对乔治吼了起来:“快给我弄些吃的,酒保!”
  他的声音十分粗狂,听起来很吓人,连房梁上面的灰都给震下来了。
  有几搓灰落在了女巫小姐的头发上面...她身体微微一颤,没有用她那双洁白的手去弄,就好像刚刚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努力的保持了自己那神秘的风度...
  乔治用木棍翻动着火坑里面的那些土豆,没有去理那个大光头。他现在反而希望他能出手,借此来打破僵局。而如果能引发新的‘剧情’,那么在观察到这三人在接下来的举动后,他将会了解到更多的信息。
  他一边想着,一边用余光扫了一眼那个暴躁的大光头:
  【饥饿落魄的流浪佣兵】
  【特长:特别能吃。】
  【独白:“别碰我,不然老子躺下来给你看!”】
  【其它未知。】
  备注看完之后,火坑中突然出现了一行字:
  【你只有一次开口的机会,当你选择对一个人交流之后,其他人就会离去。】
  而此时,那暴躁的大光头却没有做过激的举动。而是在发现那‘酒保’不搭理他之后,反而看向了他那故意拨弄着的土豆,流出了口水。这让乔治一阵无语,也有些失望。
  酒馆再一次安静了下来,三人都一动不动,都在自顾自的做着自己的事,只有那外面的雨依然噼啪乱想着,让酒馆不那么的安静。
  乔治用木棍插起了一只土豆,慢条斯理的吃了起来。三个人只有一个有反应那大汉悄悄的翻了翻自己那空空的口袋...
  ‘哎...正常人饿疯了,那还会在面对食物的诱惑中,去考虑钱不钱的问题?!’乔治感到有些无语,对大光头那奇葩的脑回路给出了一个评价来:‘这家伙脑子里面好像缺根弦!’
  摇了摇头,乔治思考了起来。
  这对比似乎极为鲜明,因为那神官怎么看起来也不像是一个狼人才对。反倒是那个傻子,有可能因为食物会把他弄死。
  至于那个女巫...看起来好像很难说服的样子。
  但他的眼睛还是忍不住的瞧了那女巫一眼她的头发上面,还挂着蛛网与灰尘...
  乔治心中对这个内外反差很大的女巫暗暗有些无语,觉得她与那傻子都很特别。随后便将她彻底无视她没有任何理由跟自己这个落魄的领主混!
  ‘先不管其它问题,这三人中,女巫我是没有把握说服的,所以抛出去一个,现在是2选1了虔诚的神官与大光头。答案显而易见。’
  他最终还是将目光落在了那神官的身上,想要张口,但心中却怎么样也压抑不住那种怪异的感觉。
  可能是有些饿了,神官拿起了包中的干粮,慢条斯理的吃了起来。似乎因为满腹心事,连餐前祈祷也没有做。
  ‘更没有感谢神明在暴雨之中,赐予他的这一片安宁处所...’
  乔治突然瞪大了眼睛!
  他终于想起,为何那神官的独白会给自己怪异的感觉了。
  信民与信徒,都是那种具有强烈自我催眠性思维的人,任何东西都能跟神迹联系到一起。而他又是在迷途之中,鬼使神差的来到了这里就是一个没有信仰的人,也会开始怀疑是不是老天照顾了一下自己了!
  除非他是一个坚定的无信之人又或者信的不是庇护之神。
  ‘那他信仰的是谁?!’
  乔治看着他身上那有些老旧,但却十分干净的神袍,确定那就是庇护之神的信徒。而他也知道自己不应该只凭一个观点,便做下神官是伪信者的这种判断,但心中的那种想法却是再也收不住。
  他突然抬起头来,感到了一种慌乱。眼前的整个酒馆之中,好似突然布满了迷雾,让他的眼前一片迷茫!他极力的去眺望这雾中的三人。但每一次所看到的却都不同,怎么样也无法将他们完全看穿!
  他忍不住抓起了头发,感觉自己快要疯了。
  就在这个时候,火坑上面又出现了一行字:【雨已经快小了,你的时间不多了。】
  乔治不再犹豫,直接将火坑中的土豆丢给了那个佣兵(有些舍不得的样子):‘这家伙比姚明还要高两头,以后要真跟我抢吃的,一拳就能给老子揍死!但老子不信,我还能忽悠不住一个傻子吗!?’
  他最终还是没有猜出到底谁是神所说的那个会杀死自己的人,但他却是在最后决定,将事情的走向交给自己。
  他相信那神即使看见了什么未来,他也能将它改变!
  而假设这两个家伙如果都是坏蛋,那么改变一个强盗,怎么也比改变一个鞋教徒要来的简单!
  那大光头从地上捡起来后,也不管烫不烫,直接就丢进了嘴里吞了下去。紧接着他便瞪大了眼睛,眼巴巴的望向了乔治
  那副样子看起来竟然有些可怜。
  乔治的眉毛微微颤了颤,看着火坑里面的土豆,感觉心里面在滴血。但是他心中却是安定了不少这傻子绝不是装出来的。
  又扔过去了五六个,接连被那大光头吃掉。而那个‘快要饿死’,也变成了‘三分饱’。
  旋即他索性将所有土豆都一个个的扔给了他。大光头全部吃掉之后,这才微微打了一个小嗝。而那小字也变成了【没怎么吃饱的落魄流浪佣兵】。
  乔治的嘴角抽搐了起来。对于自己选择招募这个追随者,他开始感到有些后悔了,不过他还是说服了起来:
  “朋友,这个世界糟糕透了,我们需要依靠在一起互相取暖才能活下去。我这里吃的虽然不多,但也足够吃上一段日子。而且在我领地外面的良田中,还有许多粮食等待人去收获。你四处流浪只为了一口食物,为什么不留在这里与我共享屋檐呢?”
  乔治说得就好像领地中有很多人似的,口中的话也完全是在画大饼。至于领主与贵族这种东西,在现在这个时期,恐怕只对那些不识字的封建愚民有些作用了。
  事实上,现在就连他自己,也不清楚外面到底种了多少食物,毕竟这‘约翰内斯堡’,此前的土地,种植的都是葡萄...
  “你真是贵族?这里的领主?”看着面前这个人的样子,佣兵有些不太相信。但贵族、领主这些词,似乎对他起到了一些作用...
  乔治心中微微跳了跳,说道:“当然,冒充贵族可是死罪。我叫做乔治.威廉,这周围的其他领主都知道我和我父亲的名字。”
  “可你看起来比我还要穷酸。我感觉我跟着你的话,我会饿死。”佣兵一脸的嫌弃。
  ‘妈的,擅长插刀的是你吧?而且这也不像是脑袋不灵光的样子啊!’乔治暗暗骂了一句,同时心里面也有些郁闷。
  好像就连傻子也不愿意跟自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