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0001 迷雾

  【雾年,秋,雨
  不知道为什么,似乎在我醒来之后便记不清了许多事。甚至连我自己应该是谁都分不清了。我应该叫做乔智?又或者乔治更顺口一些?
  但不管怎样,我的祈祷终于得到了神的回应。我不光没有死于伤口腐烂后的感染,变成僵尸。更加奇迹的是,我的伤口也愈合了。
  而且,那迷雾也似乎在一夜之间从城堡的周围散去了。
  虽然城堡墙外还是朦朦胧胧,我只能看清离城堡最近的那几个房屋,但我至少不用每天在怪物的鬼叫之中提心吊胆了...
  可是,为什么我的城堡上面多了几个字?
  ‘庇护所...’
  我确定我没有眼花,那也不是幻觉。因为我能看到的字不止这些...
  可就这已经坍塌了一半,破破烂烂的土堡,能称为庇护所?
  又庇护谁?
  我的子民已经死的死,逃的逃,父亲也不见了。这间庇护所庇护了谁?
  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这个该死又糟糕的世界...
  但我还是必须活下去,我不想死。至少不想饿死。
  最后半块发霉的黑面包已经被我吃掉了,我必须走出这个破城堡,到外面找些吃得了。
  我现在饿得连钉锤都快要拎不动了,希望不会碰到那些僵尸或者野狼。
  愿神保佑,不要让今天的日记成为了我最后的遗言...】
  乔治放下了手中的笔,挠了挠自己那油腻腻脏兮兮的头发,看向了卧室破墙外面那下得越来越大的雨,目光渐渐凝聚。
  这大雨虽然很糟糕,但至少能够掩盖一些声音和气味。而狼也应该不会在这种雨天出来觅食才对。
  希望吧...
  收回目光,他看向了脚边的武器。自己似乎对这个东西很熟悉,前几天应该还用过它才对,因为那上面还有不少凝固的血迹和白色的脑浆。
  不过当自己现在看向它的时候,上面却是多了一行备注。
  【一柄锈迹斑斑的钉锤】
  眼前突然多出这样的字,虽然显得十分的怪异,但他已经开始习惯了...
  自己醒来之后似乎继承了这幅躯体的少量记忆,但原来的却都快忘了。只是还记得自己原本应该是一个华夏人。至于他选择将自己叫做乔治,完全是因为符合这里语法的原因。
  老家有句话说得好,入乡随俗。
  再多的事情,他也没心思去想,因为他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吃东西。
  乔治摇了摇头不再多想,将桌上那最后半瓶发酸了的葡萄酒喝光。便带起皮手套,拿上自己的钉锤与圣典,走出了房间。
  城堡之中塌陷的地方很多,石梯就像是悬浮在半空中。不知道前段日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使得它变成了这副模样。
  每当他路过那些缺口的时候,眼前都会多出来一些字:【可修复】。但似乎因为缺少材料与人力●147小说app下载地址xbzs.cc●,所以那字是灰色的。
  风雨交加,大雨透过窟窿不断的吹了进来。乔治从那些字上面收回了目光,摸了一把脸上的水,走下了石梯。
  回廊中的那些家族画像都已经被水泡烂了,墙壁上还有许多黑红色的手印与抓痕。不知道他们到底经历了怎样可怕的事情。
  地上的水几乎快要没到乔治的小腿,脚下的地毯也犹如泡烂了的面包皮那样,缠绕着他的脚踝。
  ‘如果不是害怕这脏水里面携带瘟疫,我真想用这些‘面包皮’填满我的肚子。’
  乔治咽了咽口水,摸了摸自己那咕咕乱响的肚子。蹒跚的穿过了这道回廊,来到了城堡的主厅。
  淡淡的血腥与恶臭味传入了他的鼻子里,几具尸体正散落在主厅之内。
  它们的脑袋都碎掉了,应该是自己干的好事,不过他却有些记不清了。
  似乎自己还有些实力。
  看着这几具尸体,乔治双眼发绿,肚子里面的那张大鼓砰砰砰的敲动了起来。
  如果今天找不到面包之类的东西,恐怕他晚上就必须得吃肉了...
  ‘也许煮一煮真的能杀死瘟疫。’
  哗啦啦的一阵声响,主厅的侧门板被风突然吹开。乔治那饥饿的目光向门那边望去,走向了门那边的副厅。
  此时这座与城堡连接的副厅已经塌陷了一半。就像一块撕开的蛋糕一样,到处都是塌陷下来的杂物与碎石。
  穹顶之上的那个巨大的缺口,正向内泼着大雨,天上的乌云犹如漩涡一般,与那迷雾连接在了一起。
  从那些副厅缺口处,向城堡北广场那边望去,他能够看见,北侧城堡正门与城墙已经完全塌陷了下来,断壁残桓堆满了一地,直接便能看见城堡外面那无尽的迷雾。
  城堡这边的大雨落进迷雾之中,就好像被吃掉了一般。也许人进去之后,也会如此。
  只有副厅南侧那头没有被迷雾笼罩。
  南侧的校场与大墙也是一片废墟,就好像被一个巨大的坦克碾过了一般。他的目光穿过那片废墟,继续向外,便看到了紧挨城堡南侧的村镇房屋。
  看到那几间没有被迷雾笼罩的屋子,乔治不由感到谢天谢地。而且那些原本一直游荡在废墙与村落之间的‘子民’们,现在已经全都消失了。从地上那泥泞的足迹来看,似乎是随着那大雾离开了庇护所的范围。
  那几间屋子的附近虽然都没有雾,但却不知道里面会不会有什么东西,不过他现在却管不了这么多了。
  饥饿的乔治撩起了兜帽,在大雨中穿行。他磕磕绊绊中穿过了那些碎石,走过校场废墟,来到了废墙之外。
  不远处就是领地里的酒馆,而在想到酒馆之后,他突然回想起了一些事情。
  最近的事情他记不清了,但以前的许多记忆却是历历在目。
  似乎自己在以见习牧师的身份,离家前往‘圣.维尔莱克大教堂’学习之前,自己经常背着父亲偷偷去酒馆里面找‘流莺’。一枚‘银狐’(质地精良的小银币)便能舒舒服服的陪你一晚上,虽然有点贵,但却是另情窦初开的他最心跳的一段记忆。
  那里现在绝不会有漂亮的流莺,但一定会有吃的!
  想到这里,乔治不由感觉自己更加的饥饿了。
  虽然这里没有迷雾,但在那大雨之中,乔治依然看不清太远。他只能顺着自己的印象加快脚步。终于,一小会功夫之后,一个看起来有些简陋的建筑,便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眼前出现了一行灰色的字【破破烂烂,四处漏雨的酒馆】
  ‘的确很符合这个称谓。’乔治看了一样四周,发现并没有什么诡异的身影,于是便握紧了手上的钉锤,两个大步迈进了那屋子里。
  乍一看这里面并没有人,但那股淡淡的血腥味还是让乔治有些紧张了起来。而在关上门之后,里间也传来了响动的声音。这不由让他心脏一顿乱跳。
  自己现在最多能对付一个僵尸,要是碰见狼或者什么其它的怪物,他就死定了。
  酒馆在风雨飘摇中嘎吱嘎吱作响,雷电一闪,浑身僵硬的乔治向储物室的门那边一瞅,看见了一道拉长的阴影转瞬即逝。
  没有去管它,他已经快要饿疯掉了,所以,现在就算是要死,他也要做一个饱死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