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十四章 犯我大夏者,虽远必诛

  “大人,夏人从左边打来了。”
  “大人,夏人从右边打来了。”
  “大人,夏人把我们包围了。”
  “大人……”
  ……
  耶律封,疯了。
  在战争一直占据主导地位的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竟然会如此的被动。说被动都高估了他这段时间的表现。不知道怎么回事,这段时间,夏人一偷袭一个准,想要埋伏他们吧,反而被他们将计就计,自己死伤无数。
  这就很难受了。
  他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委屈。
  粮仓烧毁三处,人数伤亡数万。而这一切,不过是对方五天成果。若是正面突击,他丝毫不觑。说到勇猛,他们蛮国说第一没人敢说第二。正面战场上谁是他们的对手,他们的火铳队,更是所向披靡。
  可是现在,他们被打怕了。
  火铳队,只剩下三个人。
  这几天唯一的一场稍微有点优势的战斗,还是在两天前,他差点团灭一个小队,结果,突然从四面八方来了援军,将他们反包围,最后只有数十人逃了出来。
  其余的时候,他们连敌人的影子都摸不着。
  他从探子那里得知,夏人那边似乎研发了一种很厉害的设备,可以很远距离传输消息,不是烽火那种只能警报的消息,而是实实在在的对话。唯一的缺点就是通信前会有非常大的响声,而且说话声音跟正常对话差不多大。他们尤其注意,但丝毫没有发现这样的痕迹。
  这种东西耶律封不在意,在他看来,就算得到了有用消息,不能很好的组织攻击,那消息就是无用的。
  他万万没有料到他的老对手战斗风格变化那么大。
  他就很纳闷了,要知道一个人战斗风格是固定的,就算有所改变,也不会完全变成另一个样子。
  这种化整为零,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的战略风格丝毫找不到他以前的影子。
  就是因为这样,他们才在短短五天损失数万士兵的生命。而对方伤亡人数不过千人,在以往的战斗中这是不可能出现的。以少胜多,是他们的常态。饶是如此,他的胜利也是建立在巨大的牺牲上面的。可能多拼掉对方一万人,这样的胜利算的上大胜利。
  但像吴昊这种情况,他还真没见过。这几次虽然对方没有取得大胜利,但架不住不断的小胜利,每一场胜利,对手就变得更厉害,主要是意志起了很大的作用。
  必胜的意志才是军队的灵魂。
  而他们粮仓被烧,又严重睡眠不足,接连来的失败,更是让他手下的士兵已经丧失了战斗的意志。
  此消彼长,他们只能被动挨打。
  现在,他们只剩下绝望。如果再不撤回去,他们就真的全部交代在这里了,现在还活着的可都国家的精英,不能这么容易牺牲在这里,他们又更大的价值。
  要知道国家里很多人都渴望当兵,皆是因为必胜的信心。只有这样才能培育出优秀的士兵。他们的自豪感,归属感,都是他们之前一点一滴积累下来的,而今全部付之东流。
  很多刚刚当兵的新人甚至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国家的宣传中,夏人都软弱可欺的。而事实恰恰相反,是他们被打到自闭了。
  耶律封,决定暂时性谈和。
  以前他们也是这样操作的。只要露出疲态,要回去休整就谈和,顺便索要一点好处,不然就威胁夏人。这些大夏的官员,很怕死,只要稍微强势一点,他们就害怕了。
  书信过去了,送书信的人却再也没有回来。
  耶律封怒了,一边砸桌子一边怒吼:“两军交战不斩来使,你们什么意思?赢两场就膨胀了是吗!气死我了。”
  他的怒火刚发完了,吴昊打来了。完全没有准备的蛮人被一锅端,他们早就想着逃跑,已经无心恋战,就连上面都以为这次会和以前一样。却没有想到,吴昊突然变的这么恨。
  耶律封被活捉于帐前。
  吴昊坐在战马上,长枪指着对手问道:“你可曾想过今天。”
  耶律封吼道:“你不守规则,你杀了使臣,这样的胜利要了又有何用。”
  吴昊笑了:“只要将你们都杀完了,就没人知道。”
  “你……无耻。”
  “战争从来都没有无耻不无耻,只有胜利失败,你败了,你们人一个也不会活下去。”
  “你还准备杀俘虏?”
  “哪来的俘虏,都是负隅顽抗的汉子。”吴昊抬手放下,示意将活捉的蛮人杀了个一干二净。
  耶律封双目红的像络铁一般,似乎想要将吴昊烧死在他的眼神中。可惜被吴昊无视了。
  杀完所有的俘虏,吴昊对着耶律封也对着他的士兵说道:“就是因为这些蛮子发动战争,我们无数的父亲,儿子,丈夫死在这边土地上。现在他们却想要和谈。每次打赢不是索要财物,就是分割土地。却连一点抱歉的意思都没有。他们想打就打想和就和,不把我们当人看。”
  “就在今天这个跪在地上凶残的刽子手,又要和谈。又要和以前一样,这次我们赢了,难道他们说一句轻飘飘的我错了,那些死去的父亲,儿子,丈夫,兄弟就都能回来吗。”
  “不能!”
  “甚至他们的歉意都是假的,只是因为他们输了。我们凭什么就这样放过他们,他们该死。杀人偿命天经地义。”
  “我说的对不对。”
  “对……”所有人竭尽全力的嘶吼。
  突然,齐跪在地上的耶律齐大声狂笑:“哈哈哈……,你们不过是胜了一场,下一场我们就会打回来了,我们会千倍万倍的还给你们。”
  “你就做梦去吧,杀。”
  刀落,头掉。
  吴昊长枪指天,大吼道:“犯我大夏者,虽远必诛。”
  “犯我大夏者,虽远必诛。”
  ……
  陆明终于要回去了,他们赢了,这是从古至今最漂亮的一场胜仗,以数千人的代价,杀光了将近二十万的蛮人。摧毁了他们所有的主力。
  最后那场战斗他也在场,面对跪下来的数以万计的蛮人,他没有丝毫的同情。他甚至觉得那不是他,那是数万的生命啊,就这么死在他面前,他竟然还有一份快意。
  他跟随着吴昊仰天长吼,那一刻的热血,让他难忘。
  当天晚上,他也喝了很多。
  第二天,他就要随着捷报一起回去,没想到此刻他却有些不舍,尽管这里地处偏僻,尽管这里提心吊胆。
  吴昊找到了他,让他带给刘梦一句话:“谢谢,谢谢他的书。”
  “部长给了你什么书?”
  “说了你也不懂,你帮我谢谢就可以了。顺便告诉他,他娘的真是个天才。若有兴趣,来这里,我这个将军职位可以让给他。”
  陆明更加好奇了,部长到底给了这家伙什么书,但是他再三追问,也没有结果。
  陆明走后,吴昊,来到房间朝圣打开一本蓝色壳子的书,翻开第一页上面写着三个大字,游击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