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七章 待到秋来九月八(一)

  工信院查奸行动正式开始了。
  刘醒从大理寺调来了几名好手着手调查这几件事情。要不说智商也分好几种,工信院的这些人智商都高。但想在大理寺专门人士手中隐藏一些小秘密就难喽。
  工信院人心惶惶。
  刘梦的目的也达到了。
  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大理寺的人还真有两把刷子,真的查出了一些刘梦都不知道的暗探。不过刘梦早有交代,查出来有问题的,也不着急动手。先调查,调查之后,把那些小门小户的奸细剔除就可以了。
  至于那些大户奸细……不能动。不仅不能动,还得安抚他们。
  没有办法,打狗还得看主人。
  现在皇帝势弱。他们又是皇帝一派,自然站在风口浪尖。一切暗地里的行动都要万分小心,明面上的事情,更是要让所有家都知道。让他们安心。
  刘梦现在算是忙了,技术,侦查两头抓。他那便宜老爸,别的不行,搞事倒是很有一手,以前刘梦一直以为他啥也不会,现在看来,他搞事是一把能手。怎么说呢,刘醒的执行能力很强,如果不是做科研,而是去战场,他一定是一代名将。
  他将大势力奸细安抚的明明白白,同时暗中将他们剔除了主要项目,来了一招明升暗将。这一招,将他们玩的明明白白。甚至连他们背后的主子,都以为刘醒是一个草包。至于那些被剔除的小门小户,从来就没有被那些人放在眼里。
  这下工信院的战场一下就干净了,没有浑水摸鱼的小角色,局势也就明朗了。
  当然这事当然也不会完全按照刘梦所想的那样发展,一些不好的言论也开始在工信院蔓延。主要的内容无非是,这次查奸行动,根本就不是为了铲除奸细,而是排除异己,为刘元(刘梦)铺路。
  工信院有人不信。
  但是大多数人是相信的。
  起初相信的人比较少,但扛不住不断有人在你耳边吹风。
  假话说多了,也就成了真话。真话说多了也成了假话。世界上的事大多如此。
  没有人关系这件事情到底是真是假,只关系自己的利益得失。
  有些人开始悄摸接近刘梦,有些人则表现了很明显的敌视。刘梦毕竟是一个后来者,论资排辈,也轮不到这样一个小辈。有些老人可是比刘醒的名头还要大,当时也是争院长的主力人员,不过陛下坚持让刘醒来当,他们才不得不,不服气的退出。
  虽然明面上,工信院是以刘醒为老大,实际上真正把持工信院的乃是工信院四部长。分别是武器部,孙明锐,建造设计部,赵亮,农具部,田志伟,以及教育艺术部,汪蓝蓝。其中势力最大的便是武器部孙明锐。
  这武器部和农具部本来是一个部门,因为部门存在严重的鄙视链,设计武器的看不起设计农具的,经常性的掐架导致工作无法正常开展,为了避免这种情况,所以就分成了两个部门。分裂的武器部俨然成了工信院的老大,毕竟武力值是一个国家最坚实的后盾以及底蕴。本来刘乘恩卸任之后,就应该是孙明锐上任的,没想到被刘醒截胡了,还将京都第一制造改名为工信院。
  这时候孙明锐就开始不爽了。
  虽然刘醒明面上是院长,但话语权最大的还是孙明锐,大事上刘醒都得听他的话,本来刘醒退任之后,孙明锐想将自己的人安排上去,没想到刘梦来了。还搞的热闹非凡,但在他看来不过是小孩子瞎胡闹,是为了造势,给刘梦镀金。
  留声机,用他的话说那就是一个样子货,没有什么实际用处。暗地他没少抱怨刘梦他们占用资源,做一些比不要的研究。但由于这是皇帝陛下亲自点名要的东西,他有气也只能忍着。本来就忍的不耐烦了,这时候还传言,下一任院长是刘梦,刘醒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刘梦铺路。
  这可惹恼了他。
  武器部一向自视清高,孙明锐更是如此,他很少去其他部门串门,怕掉价。
  为了这事,他专门来看看最近闹的沸沸扬扬的刘梦,看看他到底是长了几双眼睛,多少只手,是人是鬼。
  孙明锐偏黑,长期加班,眼睛上有着浓重的黑眼圈,和刘醒的壮硕不同,他又黑又瘦,加上一点驼背,显的比刘醒老了很多。实际也就比刘醒大了三岁而已。他背着手,踏着缓慢的步子走进了忙碌的通信部。
  走的时候,还不住的点头,摇头,一副领导视察的模样。
  晃了一会儿,见没人理他,他重重地咳嗽两声道:“刘元人呢,该不是偷懒去了吧。”
  刘梦在实验室里正忙活呢,就听见有人在外面鬼吼鬼叫的。出来就看见一个黑瘦老头,孙明锐,刘梦头疼了。他可不想和这老头有什么纠葛,刘梦早已经将这里的势力查的明明白白,这是一个他最不想招惹的主。
  要说他是大势力的走狗,刘梦还真有办法对付,偏偏对方不是,就是固执。
  “呦,什么风把您老吹来了。”
  “什么风?我想想……可能是不正之风啊。”
  刘梦心里一突还真是来者不善。
  “这个不正之风是什么风?”
  “我不知道是什么风,但我知道是你带来的。年轻人不好好做学问,天天搞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你以为这工信院是你们刘家的后花园!”
  “我不知道您老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你老子搞的那些事情你不知道?你一来我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东西,和你父亲一个德性,屁本事没有,造势倒是有一手。找一个替罪羊,放一场假火,再随便上报一个名头,给你按上一个天才的名头,顺理成章的当上院长。我告诉你,做梦,只要有我孙明锐在一天,我就要遏制住你们这股不正之风。”
  孙明锐一边说着,一遍用手点着刘梦的胸膛,劲儿大的似乎要把刘梦戳破。
  刘梦笑了,笑的无比放肆。“孙部长,我是不是天才,有没有能力,不是你说了算。我造的东西到底有没有用,是不是挂一个名头,之后你自会知晓。我们很忙,没空招呼你,你要是乐意就多待一会儿,不乐意,你就离开。”
  “你!你……”孙明锐气的不行。
  刘梦干脆没有理他,扭头就走。
  这时刘醒从门后探出脑袋,偷偷跟上已经走远的刘梦说道:“儿子,你怎么能这说人家,太不尊老了。”
  一边数落着,一边咧开嘴笑开了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