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五章 谁算计谁(二)

  “你不认识,他可是你的师弟啊。”夏帝怒吼道。
  “我们虽然是师兄弟可我和他真的不熟。”
  “不熟,他之前在工部工作可都是你介绍过去的,你不熟?”
  “当时我是念及老师的面子才给他找了一份工作。”
  “那他的尸体在你家井里被发现你要做何解释。”
  “什么?这不可能,他进入工信部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联系了,请陛下明鉴。”程睿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他不明白事情为什么会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今天的主要抨击对象不是刘醒吗?
  怎么会和他扯上关系了呢。不对这是有人在害我,能做到现在这个位置他靠的可不是天真。他时刻提防着,却万万没有想到张磊变成了他软肋。要知道他们两人虽然是师兄弟,可是并不亲近。
  张磊当时仕途不顺,来找他求助,还带了一封老师的信,信中说张磊是个人才,只是在人情事故不敏感,让他帮帮他。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帮也就帮了。本来他想安排他进户部,奈何张磊实在不是这块料,倒是对奇技淫巧颇有心得,他就推荐他去了工部。他料定张磊之后不会有出息,也就和他基本断了联系。后来听说,张磊因为不会做人,在工部得罪了同事被开了,之后去了工信院。
  到工信院之后,张磊倒是去过两次他家,说是感谢他的推荐之恩。那时候程睿还感慨张磊终于会做人了。
  但也仅此而已。
  程睿扫了一眼工部尚书徐绍杰,知道这事一定和他脱不了干系。
  但实在又不明白这家伙对付他的缘由。
  难不成看上他的位置了?
  就算他下去了,他的位置也轮不到他来做。究竟是为了什么?
  刘醒站在一旁也愣住了,万万没有料到此刻在朝堂上竟然还有人比他还如坐针毡。夏帝接着道:“好一个不熟,不熟你给他推荐去户部又去工部,最后是工信院。对一个不熟的人都是如此,你可真是我的好臣子啊。”
  “陛下……”程睿只叫了一声陛下,就被打断。“这两年他可是每年都去给你拜寿,这样的人你告诉我不熟,你是不是耍我,觉得我坐在朝堂上,天天待在宫里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是吗?就可以随意欺瞒?朕还没有老糊涂呢。”
  “陛下,你听臣解释。”
  “还有什么好解释的,拿下,送往刑部受理,我倒要看看还有多少同伙。刘爱卿,虽然事出有因,但你也管理不当,一年时间没有,三个月,最多三个月如果出不来,你就下去陪他吧。”
  刘醒立马跪地:“谢主隆恩。”
  早朝散去,刘醒最后出门,刚出门就被一个老太监拦住去路。“刘院长,陛下在御书房等你呢。”
  刘醒跟着老太监来到御书房,一进门,就听见皇上的声音:“刘爱卿可是有一个好儿子。”
  “陛下……。”
  “诶,这里就不要陛下长陛下短的了,我还是喜欢你叫我非哥。”
  “臣惶恐。”
  “欸,罢了,我也不难为你。”
  夏帝,任非。
  任非是刘乘恩的学生,刘醒是他的儿子。两人年纪相仿,故小时在一起学习,算是夏帝为数不多的朋友。
  只是到了这个位置便身不由己。还未当皇帝时,便勾心斗角夺权,当了皇帝总以为天下是自己的,殊不知天下是天下人的,是这些权臣的,他还是要受制于他们。
  其实经历了那么多两人关系再好也回不到从前,一个是君一个是臣。
  按理来说以他俩的关系,真想要保刘醒,还不是他一句话的事。实际上,他很可能保不住。
  那些人不想让他培养自己的班底,哪怕只是个无关精要的四品官,哪怕这个官不参与政事。
  这些人都忘了到底谁才是皇上。
  收起眼中的戾气,对着跪在地上的刘醒说道:“起来吧。”
  刘醒起来后在夏帝的示意下两人对立而坐,夏帝递过去一杯茶水道:“你是不是怪我没有给你时间。”
  “不敢。”刘醒连忙道。
  “不敢就是有,在你看来我的地位如何?”
  “自然是万人之上,无与伦比。”
  “你错了,怪不得你小时候老是挨打,老是看不清形势。我啊,就是个傀儡,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真以为我刚登基呢。他们在底下做的那些破事真当我不知道吗。”说着,夏帝声音大了三分。
  “罢了,说了你也不知道。你儿子是个人才,比你要聪明,此间事了,带他过来见见我。”
  这话可把刘醒吓了一跳,连忙跪下道:“陛下,犬子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全是我教导无方,还望陛下见谅。”
  夏帝笑了:“现在别的不行,下跪你倒是快的很,你呀,要是有你儿子一半聪明,我就开心了。你是不是到现在还不明白为什么我要夸你儿子是吧。来,坐,我跟你好好说说。”
  刘醒坐下来,夏帝开始道:“工信院里有我的人,你以及你那些忠心的手下,还有很多类似张磊这样其他势力的人。那些人来自六部,或者各大王府。”说到这夏帝还笑了笑:“只要是朕做的,他们都要掺山一脚。这些人是除不干净的,他们怕朕,所以处处留一手,我也让他们留。如果他们什么都不知道了就会害怕,就会造反。开始他们想除掉你,这样工信院又成了他们掌控的势力,但你儿子出现了,东西也出来了,有些人知道无论如何这次也扳不倒你,别说你们已经做出来了,就是没有,我也会留你们一命。除不掉你,还不如不得罪你,但这么好的一次机会他们怎么会放过呢”
  “除不掉你,就除掉对手的势力。他们就做了一个局,一是打击你,二是除掉程睿。”
  听到这,刘醒才反应过来:“程睿是被陷害的。”
  “当然了,他再傻也不会杀掉人沉在自家井里。”
  “那陛下为何还要……”
  “顺着他们的心意才能麻痹他们,而且程睿我也早就想除掉了。他的势力太大,无人制衡,剪除一个他的手下对我来说是好事。”
  “犬子都知道了?”刘醒听的心惊胆战,问道。
  “当然,准确来说这一切都是他推动的。这么紧张决定生死的时刻,他还有心情庆功?当然是为了给那些人机会。资料他早就备好一份,趁着这次机会,除掉一批奸细,以后才能更好掌控工信院。”
  “你呀,太小看你儿子了,好好跟他学学,顺便教教他,什么是君什么是臣。”
  刘醒冷汗都下来:“是,微臣回去一定好好教他。”
  出了门,刘醒还没有缓过神来。他最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他不想掺和,但现在好像不得不掺和了。
  现在已是晌午,太阳还是那么大,只是风吹过来已经凉了。秋天到了。
  万物要进入寒冬季节了。
  这天下却似乎要热闹起来。
  夏帝登基十数载,终于要开始发力了吗?
  到时还有这安生日子吗?刘醒没有回去而是去了城东他以前和皇上最爱的那家面馆。
  点了一大碗。
  他一口气吃完,嗯,味道变了。些许是老厨子死了,新厨子技术不到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