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二章 沙石?沙雕

  刘梦一边看,一边点头。
  刘醒在一旁见儿子真的很认真在看,忍不住问道:“你能看的懂?”
  “嗯。”刘梦此刻正沉浸在知识的海洋里难以自拔,便敷衍了一声。
  “真的能看懂?”
  “PA的作用是什么?”
  “功率放大。”
  刘醒惊讶了,他儿子竟然真的懂,看他随意的模样,显然造诣不浅。可是明明之前什么都不会,还因为不想学被他暴揍了一顿。这好像是五天前才发生的事情。不对,难不成儿子被附体了?他能想到有如此造诣的人,只有他老爸一人。于是轻轻喊了一声:“爸。”
  声音很轻,万一不是,他就转开话题,说他们听错了。
  却没有想到刘梦嗯了一声。刘梦这一声自然不是回答刘醒,他压根就没有听清刘醒说话,故此敷衍了一句嗯。就像是老板在上面开会,你在下面开小差,为了不让老板发现,他在上面讲话你在下面轻轻点头,或者嗯。刘梦此刻就是这种状态。
  刘醒内心则是不平静了,用不平静都太轻了,简直可以用波涛汹涌来形容。要不是老婆在旁边,被附身的那个人是他儿子,他恨不得一下子扑上去,跪在地上高喊:“爸,我就知道,你不会放弃我们的。”
  刘醒无论怎么克制,终究还是忍不住一把抱住刘梦。
  刘梦正看的入迷,被刘醒一抱,吓了一跳。刘醒还好,柳如是简直是疯了,她在旁边看的一清二楚,自己的老公喊自己儿子爸,儿子竟然嗯了一声,随后老公疯了一般抱住自己的儿子。
  这是怎么了。
  是我疯了,还是世界疯了。
  柳如是,内心剧烈波动。怎么办,我该怎么办,难道也要跟自己的丈夫一样,喊自己的儿子一声爸。她可没有那么不要脸。
  还好刘梦这时候说话了:“爸,你勒的太紧了,我快喘不过气来了。”
  “好的,爸……”不对,儿子喊我什么?是我搞错了,要不是说是科研工作者,刘醒反应就是快。“爸就是太高兴了,你终于开窍了。”
  说完,刘醒长吁一口,差点就露馅了。
  松开刘梦,刘醒连忙道:“既然你说有办法,明天,我就带你去研究院。”
  柳如是暗自拍了拍胸脯,原来是自己理解错了,还好自己没有跟着喊,不然自己丢脸可就丢大发了。
  研究院因占地面积大,且研发产品具有危险性,所以放在京都较偏远的地方。好在家里有车,速度不快,但比走路还是好了很多。这时候,车子还是稀罕物品,全国拥有车子的人家也不过千家,倒不是因为车子贵,主要是是消耗过大。车子用的能量,是一种叫做能量石的物质。一块一千克的能量石需要十两。一千克能量石也不过两趟来回。要不是车费可以报销,刘醒才舍不得买车。
  刘梦更是第一次坐这种车,记忆中也是第一次,以前刘醒不让,他的原话翻译过来就是,多带一个人耗油。也得亏刘梦展现了自己的价值,才有幸坐上这种车。
  早上,天刚亮。早市未开,但炊烟袅袅。这世界科技发展迅速,但娱乐较少,中央集权,财富都在少部分人手里。大部分人钱都存了起来,以备不时之需。钱物不流通,制造就跟不上,人工需求不大,也就挣不到钱,挣不到钱也就不敢挥霍。这是一个恶行循环。
  是以,大部分娱乐项目,还停留在赌厂,青楼。能去这些地方,少说也是中产阶级。所以大部分人是没有娱乐的,晚上到点睡。睡的早,起的也就早,起早了就要吃饭。
  早点,包子铺倒是已经开始忙活了,他们是为中产阶级准备的,而那些人现在还在睡觉呢。
  像刘梦这种世家又不一样了,早上厨子早已经准备好,他们吃了早餐才出门。
  刘梦真不习惯,哪有四五点钟就吃早饭的。不过他还是硬塞了两口,中午什么时候能吃上饭还不一定呢。
  路上行人稀少,车子动起来也就快。
  车子终究是稀罕物,从人旁边经过,总是引的行人侧目。他们早早躲开,只留下羡慕,嫉妒的眼神。他们知道车子里的人他们惹不起。
  终于研究院到了。虽然地处偏僻,但工信院的大楼,豪华异常,全是大理石的地面,接近三米的青砖墙体,大门是钢铁铸造。两幢高楼,得有十来层,周围大大小小矮楼零散分布在各处。
  两幢高楼,是行政处理中心,矮楼是研发场所。当然高楼里也有研发租,专门研发通信技术。不是因为通信技术有多么重要,高大上,仅仅是因为不爆炸,无伤害。武器研究部门,要是在高楼研发,一旦发生爆炸,毒气泄漏等,人想跑都来不及。
  刘梦跟着刘醒进来,发现通信组早已经灯火通明。
  这个世界是有灯的,不过和车子一样都是需要能量石供能,相比于车子,灯的消耗要小的多,不过寻常人家依旧用不起。
  刘醒将他拉到一个穿着白色大褂的短发女子面前,说道:“这个人是通信研究组组长,栾梦雨。这个是我儿子刘元,认识一下。”
  刘梦发现还是低估了这个世界,看来除了还是君主专政以外,其余并无太大区别。刘梦伸出手说来一句:“你好。”
  栾梦雨没有和他握手,而是看着刘醒道:“这就是你那不争气的儿子?”
  刘醒一下打掉刘梦的手。“干什么你还想占人家便宜?”然后和栾梦雨说道:“小雨啊,让你见笑了。确实是那个不争气的儿子。”
  刘梦纳闷了,你俩这是啥意思,强调我不争气呗。还有,这谁啊,脾气这么大,连工信院院长的面子都不放在眼里。
  刘醒显然没有解释的打算,直接和栾梦雨说,刘梦有解决办法。
  刘梦只得哈哈道,还是先看看,话不能说的太慢。
  栾梦雨显然不相信刘梦有这水平,刘承恩老爷子的水平她非常相信,刘醒的能力她也清楚,半桶水晃荡。从小道消息她可知道刘梦的能力还不如刘醒呢,这样一个人说有办法,她除了怀疑还是怀疑。
  但是院长的话,还是要听。
  栾梦雨带着刘梦来到了她的位置上,刘梦看着两张符躺在她的桌子上懵了。
  这是哪?我是谁?
  他万万没有想到,所谓已经开发的功能单元在符上,这玩笑开的。让他后悔早没去龙虎山学两年制符手段。
  栾梦雨看着刘梦呆立在那边,就知道没戏。内心又有火气,都什么时候了,还带一个什么都不懂得人过来,这不是添乱吗,所以她没好气道:“看不懂?”
  刘梦也听出了她的不客气,但现在不是置气的时候,是关乎生命啊。于是说道:“确实不太懂,我看你们研究成果的时候,没有想到你们会将功能单元以纸张作为载体。”
  “以纸为载体怎么了?不然以什么为载体。”栾梦雨气坏了,忍不住质问道。
  “当然是以半导体,错了,是二氧化硅。”
  “那是什么?我从来没有听过,你以为你随便编一个我没有听过的东西出来,就能改变你的无知。我真是太生气了,你知道如果东西没有做出来,你们家将要面临什么吗……”
  “我知道。”
  “你不知道,你才……,你知道?”
  刘梦:“是的我知道,正是因为我知道,所以我才没有胡说。纸张根本不足以支持能量的激发,你们说话的声音传不出去不是因为别的,就是因为纸张能够承受的能量太小了。”
  “所以呢,那个什么硅到底是什么?”
  “沙石。”
  “沙石?沙……哼,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吗,我看你是沙雕吧。”
  “我没有开玩笑。”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我要是把你的话传出去,你父亲一定会被人笑死。沙石做载体,亏你能想的出来,你怎么不说木头,铁呢。”栾梦雨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才会浪费时间和他多费口舌。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为什么不说木头和铁呢,这样看起来至少合理一点不是吗?”刘梦看她对自己一顿嘲讽,觉得很熟悉。当年自己学技术的时候也是懂一点皮毛,就觉得别人说的可笑。
  栾梦雨是个有头脑的人,听闻这话也没有开杠,而是认真问道:“你有几分把握?”
  “一点把握都没有。”刘梦答道。
  栾梦雨气的差点上去撕了刘梦的嘴。
  刘梦解释道:“我说我没有把握,并不是说没有把握作它能做为载体,而是没有把握我们能做出来。我说的载体并不是沙石直接用,而是以经过脱氧,高温煅烧,等制作出纯晶体之后,才能作为载体材料。只是那个太难了。”
  一个个专业名词出来,栾梦雨也不能确定刘梦说的是真是假,而是问道:“你确定吗?”
  “我确定。”
  “既然你能确定,那再难我们都要试一下。反正也没有其他办法不是了吗?”
  刘梦惊讶了,说道:“我还以为你会坚持自己的想法,坚持用纸呢。”
  栾梦雨低着头道:“其实我很清楚用纸传输不可能,但是就差一点,我们不想放弃。”
  她的一番话,让刘梦刮目相看。如果在他那个世界,这个人一定是一个合格的科学家,知错,认错,并且能够改变,愿意为结果付出努力,最重要的是脑子很好使。